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活死人墓

第二十八章 活死人墓

        卢振宇一颗心砰砰跳起来,这是他和文讷的第一次约会,第一次单独相处,而且如此浪漫……



        不对啊,怎么还有一个人?文讷的对面,还坐着另外一个女孩子,不过那女孩留着酷酷的寸头,T恤牛仔裤打扮,怀里抱着一把吉他,此刻正盯着卢振宇,眼神冷漠。



        一个声音在卢振宇脑海里回荡起来:“咯咯咯,对了,忘记告诉你,我是拉拉。”



        他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脚下打了一下晃,差点栽倒湖里去。



        就听文讷一边划船,一边低声笑道:“你看我没说错吧?嫂子你穿这么一身,再配上这个寸头,坐我旁边,真的要把卢兄吓坏了……”



        说话间,小船已经靠到了码头边上,文讷伸桨按住岸边淤泥,笑道:“卢兄,上船吧!小心东西别打翻了,那可是咱们的晚饭!”



        卢振宇听她叫那个女孩“嫂子”,更是一头雾水,心说拉拉界难道又有了新的称呼,用嫂子来指代“T”?



        他扶着栈桥木桩,小心地踩进船里,小船骤然多了一百多斤,有些打晃,他赶紧坐下。



        那个短发女孩很不对劲,见卢振宇上船,立马像躲瘟疫一样,抓着吉他坐到了文讷身边,紧紧依偎在文讷身旁,看卢振宇的眼神中,流露出怀疑和恐惧,这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不像是“T”,倒像是“P”了,这是几个意思?



        文讷搂着她的肩膀,轻轻拍着,安抚着她,低声说道:“嫂子,这是卢大哥,他是好人……他是个很勇敢,很有正义感的好人,而且很能打架,能一个打十个,这会儿正好来保护我们,卢兄,这是我哥的未婚妻,秦琴,她可是江北师大音乐系的高材生哦。”



        卢振宇刚松了一口气,心说还好还好,真的是嫂子,忽然脑中惊雷闪过:江北师大音乐系?!



        他刚想开口,就见文讷使劲儿冲自己使眼色,便点点头,顺着说:“是啊,我是特地来保护你们的。”说着,他把两只大纸袋放在小船中间的桌子上,然后接过船桨,开始划船。



        文讷歉疚地一笑:“抱歉啊,你刚出院,就让你当壮丁划船了。我们去那边的大柳树下面。”



        离岸边一百多米的水中,有一小块土地露出水面,也就几平方,一棵宽大的垂柳弯弯的伸向湖面,茂密的柳枝和周围的芦苇,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小空间,从岸上不太能看的清。



        看样子,这不光是杯酒言欢,还真的是“江湖”相见啊。



        卢振宇一边划船,一边打量着秦琴。



        秦琴貌似比文讷大一点,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长得也很标致,但没有文讷那种混血美,而是标准的江南小家碧玉的感觉,瓜子脸,柳叶眉,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非常女性化。



        卢振宇心中纳闷:这么一个柔弱女孩,为何要剃一个寸头呢?



        他注意到了秦琴的皮肤,白,非常白,而且不是文讷那种健康的白皙,而是惨白,是那种缺乏血色、类似死人的白,隐约能看见皮肤下绿色的血管。



        这种感觉出现在活人身上,很难形容,就好像长期生活在山洞里,或者地下室里,从来没见过阳光一样,但又没有吸血鬼那种诡异渗人的感觉,反而让人有种我见犹怜之感。



        嗯,有点小龙女的感觉,刚从活死人墓里爬出来的小龙女。



        他看到小船舱底还有个KFC塑料袋,里面塞着空纸盒、纸杯什么的,难道她们午饭也是在船上吃的?就这么在湖上玩了一下午?



        卢振宇想起来中午给文讷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里很安静,没有汽车的噪音,而且还隐隐有吉他的声音,他此刻看着秦琴怀里抱着的吉他,再加上安静的湖面,于是明白了,这俩丫头就是在湖上玩了一下午。



        文讷似乎明白卢振宇心中的疑惑,轻轻说道:“嫂子刚回来,她不喜欢封闭的空间,也不喜欢太吵,所以我们就在湖上多玩了玩。”



        卢振宇点点头,他不知道秦琴刚从哪里回来,看意思是有幽闭恐惧症,而且似乎精神状态不太好,似乎受过什么重大刺激,文讷在这里陪她泛舟湖面,私语疗伤呢。



        文讷这么活泼好动的性格,硬是陪着她在这条小船里呆了一下午,看来也是闷坏了,好容易有个人打电话找她,于是二话不说就给喊来了。



        不一会儿,小船划到了那棵大柳树下,此刻夕阳已经西沉,湖面上仅剩一点残存的金光,大柳树嶙峋的树根深入水下,形成很多树洞,湖水拍打在上面,咕噜咕噜的响,不时湖风吹来,周围的芦苇花也发出“哗哗”的声音。



        文讷打开纸袋,把里面的刺身和寿司拿出来,还有各种小碟子、小碗,七七八八的辅食,一只小碟子就放豆粒大的那么一丢丢东西,一桌子摆的倒是琳琅满目,还用绿叶子摆出装饰效果,实际上一点硬菜也没有。



        两只小瓷瓶,那是梅子清酒,文讷又取出三只小杯,给大家倒上。



        一人向隅,满坐不欢,三个人索然无味的吃喝了一会儿,秦琴仍然是惨白着脸,没有一丝笑容。



        文讷跟卢振宇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笑道:“嫂子,我们还来唱歌吧,你给我伴奏。”



        秦琴点点头,抱起吉他,拨了两下,文讷嘻嘻笑道:“我给你唱个汪峰的,一起摇摆。”



        秦琴摇摇头:“我不要听摇滚。唱个凄婉的吧。就你下午唱的那首粤语的,挺好听的。”



        “噢。”文讷看了一眼卢振宇,又怜悯地看了一眼嫂子,从她怀里接过吉他,低头弹奏着,轻声唱起来:



        “飘零去,莫问前因。只见半山残照,照着一个愁人。去路茫茫,不禁悲来阵阵;前尘惘惘,惹我泪落纷纷。



        “想学投笔从戎,图发奋,却被儒冠误了,有志难伸;想学一棹五湖,同循隐,却被妖气笼遍,远无垠。



        “还说什么石烂海枯,情不泯。你看沉沉暮霭,西风紧,南飞北雁,怕向客中闻。



        “平安未报,自问心何忍,空余泪眼,望断寒昏……”



        ……



        秦琴听着听着,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听到“平安未报,自问心何忍”的时候,突然掩面而泣,继而放声大哭,文讷赶紧抱住她,轻抚她的背,低声安慰着。



        卢振宇被惊呆了,正打算开口询问,就听秦琴泣不成声说道:“那里面……还关着十几个女孩……都和我一样……只有我跑出来了,她们不知道会不会被他杀掉……警察都不相信我,他们都不相信我啊……我在里面呆一年了,天天做着畜生的事,想着怎么跑出去……现在跑出来了,我却谁都不敢见……我不敢去见爸妈,不敢去见你哥哥,不敢见他父母,你知道吗,我现在就想死……想死!想死!!想死!!!啊……”



        卢振宇惊得目瞪口呆,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是美剧里的情节吧,发生在现实中有种强烈的违和感,一时间难以消化,他想说点什么,却无从谈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本来倒是准备了几个小笑话,但这种情景下似乎派不上用场。



        而文讷,却只是轻拍着她,悄声安慰着,还冲卢振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什么都不用说,静静坐着就好。



        小船就这样在湖面静静地漂了一会儿,最后一丝夕阳也消失了,夜幕降临,月亮从另一边出来,湖面变得漆黑,开始倒映着碎银般的月光,远处几个方向的岸边,也都是一片灯火辉煌,各种饭店会所的亭台楼阁伸入水中,由霓虹灯勾勒出优美的轮廓。



        一阵凉风吹来,小船颠簸的更厉害了,秦琴依偎在文讷怀里,静静地说道:“我们回去吧。”



        ……



        红色牧马人在城市道路上默默地开着,软顶棚敞开着,抬头就能看见星光,卢振宇开车,两个女孩依偎在狭窄的后排,秦琴头靠在文讷肩膀上,已经沉沉入睡了。



        卢振宇一边开车,一边不时地从后视镜偷瞥一眼后座的情况,每一次偷瞥,都看见文讷正盯着他,这个平时开朗活泼、精灵古怪的女孩,此刻也是眼中流露着无限惆怅。



        文讷在江北的家,在市区锐银广场上面的SOHO公寓,卢振宇正要下地库,被文讷阻止:“别下去,就停在地面上,待会你把车棚收好,在星巴克等我,我把秦琴送上去就下来,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