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要账归要账,不许打人

第四十四章 要账归要账,不许打人

        卢振宇在里间装得很好奇的样子东张西望,迅速都扫了一遍,但并没发现另外的门,而且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可能挡住密道的家具。



        看到小斌跟在后面进来了,卢振宇指了一下墙上的道具,对小斌笑道:“你们这干嘛的,准备拍A片啊?还带SM的。”



        小斌神秘地一笑,说道:“哪能,拍写真,拍写真。”



        卢振宇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往外边一抬下巴,笑道:“外边那妹子长得不错啊,条子也正,哪儿找的?”



        小斌敷衍道:“艺术学院的,过来拍个写真……喏,入户接口就在这,你看看吧。”



        卢振宇蹲在那装模作样检查了一下,表示没毛病,然后把路由器电源关上,蹲在那等着,抬头说道:“这种问题,十有八九都在路由器这里,先关上路由器,过一会儿再重启一下,一般就好了。”



        他看着从路由器上分出去的几根长长的网线,随口问道:“现在都用无线路由器了,你们怎么还用有线的?”



        听他问出这个问题,小斌显得有些意外,狐疑地看着他:“防空洞里肯定都是用有线的,无线信号根本穿不过墙去,你不知道吗?”



        卢振宇心说坏了,说漏嘴了,忘了这是防空洞的茬了,这里边墙至少都是半米厚,而且都是混凝土的,里边不知加了多少钢筋,信号能穿过去才怪。



        他赶紧装得无所谓的样子,随口敷衍着:“哦,对,我忘了,我上个月还在联通干,刚进省人防,这是我第一次进防空洞干活儿。”



        说着,又把路由器打开了。



        随着路由器上面一排小灯开始闪烁,外面那个大汉吼了一声:“好了!能上了!”



        卢振宇松了一口气,站起来拍拍手:“好了吧?那就好,你们忙,我回去了。”



        他心说,这么巧,幸亏机房开网开得快,得赶紧走,不然一会儿就得露馅!



        刚走到外间,就听口袋里手机“叮咚”鸣叫起来,卢振宇下意识地掏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有一条QQ消息,还就是“玩酷子弟”发来的。



        他一下子冷汗都出来了,看了一眼旁边,那个壮汉正趴在电脑跟前,叼着烟敲键盘呢,屏幕上俨然就是QQ界面,而那个小斌,就站在旁边,眼神复杂地盯着自己。



        只见那壮汉敲完一句,一按CTRL+回车,自己手机的手机又是一声QQ提示音。



        这下不光小斌,那个壮汉和那个精瘦黑汉子也都注意他了,几个人都盯着卢振宇,表情怀疑。



        小斌伸过手,在键盘上随便敲了一下,然后按快捷键发送,果不其然,卢振宇的手机又是一声提示音。



        卢振宇脸都白了,赶紧拨了侧键静音,说了句“你们忙着”,然后低着头就往外走。



        那个大汉使了个眼色,小斌立马堵到门口,说道:“哎,你等下再走,有话问你。”



        光着膀子、一身日式刺青的黑瘦汉子过来了,这家伙脸上还有一道疤,盯着卢振宇,面无表情地说道:“把你手机拿出来。”



        卢振宇咽了口唾沫,没言语,把手机掏出来了。



        小斌一把夺过手机,按了一下,又伸到他跟前,命令道:“输密码。”



        卢振宇老老实实地解锁了屏幕,小斌拿过手机,点进QQ,一下一下地往前翻着,看完后,也没说话,把手机递给了那个秃头大汉。



        大秃头又把QQ记录看了一遍,脸色越来越难看,抬起头,盯着卢振宇,突然笑了,说道:“怎么着弟弟,闹了半天,是你要订片子?”



        卢振宇一心想着保护好腰包里的暗拍设备,千万不能暴露,只要能糊弄过去,给他们道歉认怂什么的,都没关系。



        他垂着脑袋,点点头:“那什么……我就是在网站上看到你们的片子,一时好奇,问问,其实真没想订片子,我一个当网管的,也没那么多钱……”



        “不想订?”大秃头拧着眉毛,盯着他逼问道,”不想订你打订金过来干什么?



        旁边小斌插嘴道:“大哥,问他是怎么找到这来的,我怀疑这小子不是网管,哪有那么巧的。”



        大秃头一把揪住卢振宇的领口,把他整个儿提了起来推在墙壁上,吼道:“日你麻痹,老实说!你小子干什么的!”



        卢振宇被他用胳膊肘顶着肋骨,钻心的疼,而且根本没法呼吸,下意识的抬脚挣扎,正好踢在大秃头的裆部,一声闷叫,大秃头把卢振宇扔下,抱着裆部蹲下了,表情痛苦无比。



        黑瘦汉子早就严阵以待,一把抓住卢振宇,另一条胳膊勒住他的脖子,把卢振宇勒的眼冒金星,也没多想,伸手从大裤衩袋子里摸出大剑鱼,嗖的一下甩开,照着身后就是一刀。



        “我靠!”黑瘦汉子一声惊呼,侧身躲过,差点被扎了个透心凉,把他吓得不轻,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猛,出手就是杀招。



        卢振宇一击不成,调转刀刃,对准勒着自己脖子的那条手臂就是一划……他没敢直接刺,怕万一刺偏,直接把自己喉咙刺穿了。



        身后黑瘦汉子“嘶”了一声,勒着卢振宇脖子的胳膊硬是没松开,另一只手还想去夺刀,卢振宇反手一刺,大剑鱼细长的刀锋直接穿过他那只手的手掌心,轻巧的如同穿豆腐一样。



        一声惨叫,勒着卢振宇脖子的胳膊终于松开了,卢振宇顺势一拽,把大剑鱼抽了回来,那黑瘦汉子抱着被洞穿的手掌,后退两步,满是刺青的小臂上一道深深的伤口,皮肉外翻,不住地冒血。



        只有小斌还堵在门口,卢振宇握着大剑鱼冲了上去,小斌看着血淋淋的长匕首,怪叫一声直接闪开了。



        卢振宇也不耽搁,拉开铁门,冲了出去,跑了几步,一拐弯,正好看到张洪祥守在那里,他一把拉着张洪祥就跑:“张哥,快跑,我被识破了!他们追来了!”



        张洪祥吓了一跳,也跟着跑,跑了一段,就听到前方好几个人的脚步声,还有钱主任的声音传来,他才拉着卢振宇停下,喘着粗气说道:“好了……警察来了……”突然看到卢振宇手里的刀,让他赶紧收起来,别让警察看见。



        果然是钱主任带着警察来了,而且来的人不少,足足有两个民警、六个辅警,总共八人之多,毕竟张洪祥有经验,没让文讷说黑社会非法拘禁,而是让她说有人卖淫嫖娼,而且是聚众卖淫嫖娼,所以平时最多来一辆警车、两个人的,现在一下来了两辆警车、八个人,几乎把所里能调动的机动人员全派来了。



        钱主任在前面带路,一路指引着过来了,两个民警看到张洪祥和卢振宇,还以为是嫖客跑出来了,想立马就拿下的,钱主任赶紧说道:“哎哎,他们不是,他们是自己人!”



        钱主任的意思是,张洪祥和卢振宇也是警察,但派出所的警察以为钱主任的意思是他俩也是省人防的,也就放过两人直往里冲。



        文讷和李晗跟在警察后面,这俩小妮子在上面都坐不住,一个是担心下面的父亲和哥们儿,另一个是好奇心难耐,看到警察来了,也就都跟着下来了。



        两人跟着一路跑进来,李晗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弯腰扶着膝盖,大滴的汗珠顺着下巴滴到地上,而文讷倒是脸不红心不跳,扶着李晗,拍着她后背,给她顺气。



        她抬眼看了一下卢振宇,见到他没事,面带欣慰之色。



        张洪祥也拍拍卢振宇的肩膀:“老弟,怎么回事?没事吧?”



        卢振宇压低声音说道:“张哥,可能没那么简单,里边只有一个女孩,而且没有秦琴说的那么多房间,只有一个内间,倒是和片子里的一样,那片子肯定就是在这拍的,但那些女孩可能在别的地方。”



        张洪祥和文讷面面相觑,然后就听卢振宇又来一句:“张哥,我把里边的人捅伤了。”



        张洪祥不知道他说的“捅伤了”有多严重,但他知道这里边有多麻烦,哪怕是卢振宇单枪匹马把女孩们都救出来了,只要他手持管制刀具把嫌疑人捅伤了,那都是罪过,再加上一条“冒充警察招摇撞骗”,妥妥的牢狱之灾跑不掉。



        “振宇你把腰包给我,”张洪祥沉吟一下说道,“你先出去躲一下,先别跟警察打照面,别跑远了,电话联系。”



        卢振宇点点头,解下腰包给张洪祥,看了一眼文讷,一溜烟顺着来时路跑掉了。



        不远处的隧道里,一群人已经吵吵嚷嚷闹起来了,张洪祥带着文讷和李晗跑过去看究竟。



        ……



        按照张宏祥的想法,就算里边只有一个女孩,那起码把那几个人控制住、抓回去不成问题,按这帮警察抓嫖的积极性,里边有男有女,有房间,有玩具,这就够了,怎么也得把他们都带回所里在说。



        但当他挤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带队的警察跟那两个家伙都叼上了烟,就算不是谈笑风生,也是在聊天了,完全没有警察抓坏人的意思。



        那个黑瘦汉子叼着烟,坐在沙发上,正在处理自己的伤口,倒碘酒的时候脸部抽搐一下,一声没吭,吊得一比。



        “四黑,”带队警察斜坐在办公桌上,瞅着他,笑道,“最近招惹什么人了吗?你这个自己处理不行啊,得上医院缝针。”



        被叫做“四黑”的黑瘦汉子扯了一截纱布自己缠上,说道:“没的屌事。”说话的时候,烟也不拿开,就在嘴里叼着,一颤一颤的,烟灰都不掉。



        带队警察看着角落里缩着的那个女孩,还有她脖子上露出的鞭痕,又看了一眼那个大秃头,皱眉说道:“大头,要账归要账,不许打人啊。”



        大秃头笑嘻嘻地说道:“李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从来都是按规矩来,犯法的事从来不做,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小丫头借了人家校园贷,还不上了,又借了我们的钱,这不是来谈还款的事么。”



        李警官瞥了他一眼,笑道:“大头,你们干的什么买卖,我们也都知道,别玩的太过火,别出事,一旦出事了都麻烦,差不多就行了,别逼人太甚,真弄得人家破人亡,你觉得你这钱挣的还踏实啊?”



        大头连忙笑道:“李所说的是,我们从来不干那些逼人太甚的事,我们的利率都是符合国家规定的,从来没超过标准利率的四倍,是不是小斌?呵呵,小斌是江东大学高材生,学金融的。”



        小斌干咳一声正要说话,李警官根本不理他,冷笑一声站起来,走到那个女孩面前,拍拍她肩膀:“行了,别在这呆着了,跟我走吧。”



        那女孩突然抬起头来,眼眶含泪,惊恐的说道:“我……我是自愿来的,他们没有非法拘禁……我每次来都是自愿的……都不到24小时,也不限制我打电话……”



        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李警官看了一眼大头,大头脸无所谓的表情,于是他拍拍那个女孩:“行了,走吧。”



        旁边的钱主任看到这一幕,惊得是目瞪口呆,而在门口探头张望的张洪祥、文讷和李晗,也都惊愕不已。



        张洪祥脑子里只闪过一句歌词: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