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妙手截胡

第五十章 妙手截胡

        夜里一点,省人防妙法山防空洞外的办公楼保安室内,钱主任推门进来,惊讶地发现,仅有的一个值班保安在凉席地铺上呼呼大睡。



        但是,他立刻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特殊的味道,暗叫一声:“不好,乙醚!”



        紧接着,他屏住呼吸,飞跑过去打开窗户,夜晚的凉风吹进来,保安室里的乙醚气体很快消散了。



        钱主任盯着的监视屏幕上,分别是办公楼一楼走廊、财务室、停车场、以及防空洞大门口的画面。



        走廊上一切正常,财务室内也没有失窃痕迹,停车场上没有异常,防空洞大门口,巨大的铁栅栏门关得好好的,上面的大锁完好无恙。



        钱主任皱着眉头,退出监控室,出了办公楼,径直往防空洞大门走去,距离老远就发现不对,大门上的那只巨大的挂锁不见了。



        他转身看了一圈停车场,突然发现了问题:监控画面上,停车场上至少有十来辆车,而现在,停车场上一共只有五辆车。



        他明白了,监控系统被黑客入侵了。



        钱主任掏出白线劳保手套戴上,轻轻拉开铁门,闪身进去,又悄悄把门带上。



        防空洞内亮着昏暗的灯,他没打手电,凭着记忆朝目标潜行过去。



        没错,这位不是钱主任,而是易容过的老鬼——韦生文。



        ……



        韦生文心里明白,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但他不能确定对方的目标是否和自己一样,因为张洪祥给自己介绍目标的时候,只是说那是个高利贷公司,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目标,而且听他说,这个防空洞里被租给了好多人,有的当仓库,有的当办公室,这样的话,那个同行就有可能是冲着别的单位来的。



        不过还是要小心,省人防防空洞无论是安保还是监控系统,基本都形同虚设,值班保安就一个人,还在睡大觉,几个摄像头看着吓人,都不知道有几个是好的,其实根本都没必要侵入系统什么的,直接进去就行。



        可对方宁可大费周折,先花功夫侵入监控系统,这代表两种可能:一是对方可能经验和胆识都不足,心里没底,宁可采用最稳妥的办法,第二,是对方志在必得,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失败可能。



        带着十二分的小心,韦生文一路寻过去,沿途的三道铁栅栏门都是开着的,也没看到有锁,不知道是本来就没锁,还是被打开了。



        除此之外,一路都没发现什么异常,这个地方他之前没来过,感觉真的跟迷宫一样,多亏已经记熟了那张图纸,还算顺利的找到了那个高利贷公司。



        借着逃生指示灯微弱的绿光,韦生文在防盗门上辨认出了门牌号,正是这里。



        但是他把手往锁眼的位置一摸,心立刻悬起来了,锁眼上有轻微的毛刺,被人用万能钥匙投过!



        随后他轻轻拉了一下把手,防盗门竟然是虚掩着的,门缝内,雪亮的灯光泄露出来,果然有人先来了。



        今天要来个黑吃黑了,给他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韦生文不愧是老鬼,艺高人胆大,掏出一把剃刀,展开刀刃,轻轻拉开了防盗门,闪身进入。



        办公室内灯火通明,靠墙的铁皮柜子大敞着,露出里面的中号保险箱。



        一个穿着劳保蓝大褂子的人蹲在保险箱前,用听诊器贴在上面,聚精会神地转着密码盘。



        突然,他感觉到了异样,突然朝韦生文这边转过头来,紧接着站了起来。



        这是个瘦小的家伙,最多一米七,穿着蓝色的劳保大褂子,双手戴着黑手套,头上套着黑色丝袜,大褂子的下摆下面,露出一截黑色战术裤,和高帮战斗靴。



        除了大褂子是蓝的,从头到脚全是黑的。



        韦生文装着害怕的样子慢慢后退,一边说道:“这位……这位小同志,不要乱来,有话好好说……”



        说着一抖手,寒光一闪,剃刀闪电般地飞出,冲着对方的颈动脉直切过去。



        小个子一抬手,精准无比地把剃刀抓在手里,韦生文大吃一惊,原来对方手上戴的是凯夫拉防割手套。



        小个子反手将剃刀掷过来,竟然和自己刚才一样稳狠准,手法也如出一辙。



        韦生文一抬手,食指和中指稳稳地夹住了剃刀,重新拿在手里,冲他呲牙一笑。



        那小个子没吭声,只是左右转转脖子,双手伸到大褂子下摆里,从后腰抽出了两把尼泊尔狗腿刀。



        “我靠!”韦生文瞳孔骤缩,盯着那两把狗腿刀,心说遇到狠角色了,尼泊尔狗腿刀又叫郭尔喀弯刀,一般是镜面雪亮的,但他这两把刀有黑色涂层,带着几何线条,老鬼认得,这不是尼泊尔匠人做的传统手工狗腿刀,而是著名刀具商意大利“极端武力”公司出品的最凶悍、最精良的现代冷兵器。



        老鬼不敢怠慢,摸出了一包飞鹰双面刀片,食指和拇指一捏,本来被黄油粘在一起的一叠刀片像扑克牌一样分开,然后一扬手,一大片寒光闪过,十片刀片形成一面凌厉的网,冲着那小子飞过去。



        小个子双手一扬,韦生文还没看清楚呢,就看他整个人已经挂在了上面的通风管道上,两条腿倒挂金钩,头冲下,右手一挥,一道黑影冲着自己旋转着劈了过来,韦生文知道对方把狗腿刀扔出来了,这玩意儿可不敢用手接,他连忙一矮身躲了过去,就听身后“咣”的一声,狗腿刀钉在了防盗门上,半截刀身切进了铁皮里。



        韦生文吓出了一声冷汗,刚回头,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过来,顿时把他裹在里面,原来是那件大褂子,他一把扯掉,间对方已经站到眼前,接着耳畔生风,一个大鞭腿抡在脖子上,韦生文两眼一黑,扑倒在地。



        “完了,今天栽在女人手里了……”



        韦生文喃喃的说着,在失去知觉前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对方上身穿着紧身黑T恤,胸部微微隆起,露出的胳膊和小蛮腰上,全是结实的肌肉线条。



        不知过了多久,韦生文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皮椅里,除了头痛欲裂,貌似没什么大碍。



        他立刻跳起来,办公室依旧开着灯,但已经没有人了,保险柜门大开着,里面孤零零的放着一叠钞票,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韦生文骂了一声,赶紧去检查办公室里的两台电脑——果不其然,硬盘也被拆走了。



        不光如此,以他专业眼光来看,这间办公室虽然看起来依旧整洁有序,但很多地方都被翻过,可以说,被人“洗”了一遍。



        他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凌晨四点多了,自己昏迷了将近三个小时。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走!



        韦生文想清除一下痕迹,却发现对方已经全做完了,不光把自己扔出去的刀片捡走了,而且连防盗门上被刀剁进去的那一块,也用了一张考勤表之类的东西贴在上面,看上去竟显得自然无比,好像那张纸一直就贴在那儿似的。



        他晃晃悠悠来到保险柜前,伸手拿出了那叠钞票,捏了一下厚度,差不多一万块——这也是整间办公室唯一一处没被恢复原样的地方。



        韦生文明白,对方还是很讲究的,很是照顾同行的香火情,知道这一行讲究“贼不走空”,好歹给自己留了点。



        至于她到底拿走了多少,就没法知道了。



        韦生文也没客气,把这一万块钱装进兜里,锁好保险柜和外面的文件柜门,小心带上防盗门,原路返回,撤出了防空洞。



        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韦生文一路小心避开摄像头,来到一处小巷子里,钻进一辆不起眼的白色老款捷达,开走了。



        这次栽的太大了,没脸去见张洪祥了……韦生文决定再次隐退,在江湖上消失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