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高利贷的讨债者

第五十二章 高利贷的讨债者

        目送着这三个还款人离开,老吴和女儿对视一眼,心中五味杂陈,吴楠想,自己当初要是也像她们一样,按时还款该多好,父亲想的是,现在的大学生一点社会经验没有,高利贷哪有那么简单的,一旦陷进来,别看现在笑呵呵,后头有的是你哭的时候,没准还得像我们家一样,卖房子呢。



        想着不光自己家倒霉,还会有很多人陪着自己一起倒霉,甚至更倒霉,老吴心情稍微好了些。



        小斌又陪着吴楠父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半天,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把这俩人也打发走。



        “都这会儿了,赵经理还没来,”小斌说道,“叔叔你们先坐,我打个电话问问。”



        “好好,麻烦你了。”老吴很感激地点点头。



        小斌用座机拨了赵大头的号码,按双方商定好的,装模作样说了起来:“喂,赵经理,那什么,客户来公司还款了,是您负责的那一单,您看什么时候过来?什么?您已经到公司了?不会吧,我就在公司里啊!我在哪边?我在省人防这边这个公司啊!什么,您在北岸区的公司?好好好,知道了,我赶紧通知客户,不多说了,挂了啊。”



        小斌挂掉电话,抱怨着说道:“叔叔你看这事儿弄得……赵经理早就到公司了,不过是我们公司本部,不是这边,您赶紧过去,大概还来得及。”



        老吴吓了一大跳,一下站起来:“赵经理在哪里?”



        小斌从桌上拿了一张赵大头的名片递给他:“是这个上面的地址,那是我们公司的本部,这边只是个市区办事处。”



        老吴拿这名片一看地址,差点晕过去,那地址在北岸区,从这过去要穿过大半个市区不说,而且还要过淮江,最近淮江大桥封闭施工,淮江二桥天天堵成停车场,很多人都坐轮渡过江,而轮渡半个小时一班。



        他大概算了一下,现在动身的话,两个半小时能到北岸区就不错!而且北岸区他不熟,上面的地址好找不好找还不好说!



        他看了一眼挂钟,已经十点四十了,十二点之前不能把款换上的话,利息还要翻!真应了那句话:那就不是卖一套房子的事了!



        这位父亲只觉得眼前发黑,一阵眩晕,嘴唇发麻,他知道自己血压飙高了,不过这时候顾不上了,为女儿保住另一套房子要紧!



        他也顾不得说客气话,抓着女儿就往外跑,出门拦了半天终于拦到一辆出租,奔着北岸区就去了。



        好容易穿过拥堵的市区,到了淮江轮渡码头,下车买船票,站在码头上焦急的等了足足半小时,这才开闸放人上船,轮渡慢悠悠地驶过淮江江面你,到了北岸,刚开闸门,他抓着女儿的手飞奔出去,一看表,十一点四十五了。



        北岸区还好,不那么拥堵,而且比较好打车。



        坐上一辆出租,老吴把名片递给司机:“师傅,去这个地方,越快越好!”



        说着,甩过去一张百元大钞。



        师傅拿着名片看了半天,挠挠头:“有这么条街吗?”



        老吴一听,头大了,赶紧问道:“师傅,您不认得?”



        司机师傅犹豫着:“按说北岸区我还是挺熟的,这个路名还真没听说过,可能在开发区吧?那儿都是新修的路,整天改名字,换个领导就换一遍名字,再换一遍路名牌什么的,这帮狗日的。”



        老吴对女儿说道:“给赵经理打电话!”



        吴楠连忙打电话,但提示音是“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我来打林小斌电话!”



        老吴掏出林小斌的名片,拨了过去,但提示音却是“暂时无法接通”他又感到一阵眩晕,强撑着说道:“师傅,去……去开发区转转,找那条路。”



        好容易到了开发区,一条条宽阔笔直的新修马路,两边是新栽上去的树苗和绿化带,人行道都还在铺砖,马路上面没有几辆车在跑,两边是一排排崭新的小区,看阳台,根本就没有几家入住……



        父女两个坐着出租车一条街一条街的跑,见到人就下来问路,但没有一个人听说过那条路,已经十二点半多了,按照合同,这就是逾期,要接受巨额的违约惩罚。



        这时候,当父亲的反而开始安慰女儿了:“楠楠,没关系,吃一堑长一智,你还年轻,路还长,爸爸也看开了,钱财是身外之物,只要……只要人没事就好……”



        说着说着,老吴的身子一歪,靠在车窗上,人事不省。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爸爸……爸爸……啊……爸爸,我该死啊……我该死啊……爸爸……”



        少女哭的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



        妙法山防空洞内,赵大头已经来到了公司,正坐在大班椅上,打电话,打了半天对方没人接,气得他把话筒拍在桌面上。



        “小斌!”他命令道,“你出去用你的手机给她打!日你妈程嘉嘉敢跟老子玩消失!昨天没拍完,让警察领走了,老子索性让她歇半天,妈的小丫头还来劲了,真觉得警察能罩着她是怎么的?搞烦了老子,老子把她拍的无码版在他们学校里免费发放!”



        “赵哥你消消气,我打试试。”



        小斌走出防空洞,拿着自己手机打程嘉嘉的电话,赵大头坐在那里翻通讯录,想给郑四黑打电话,让他过来拍片子。



        其实赵大头知道林小斌心里咋想的,这小子是个屌丝宅男,看了N多的片子,还没有机会实际操练一把呢,他好几次半开玩笑,话里话外的,想客串一把“男一号”,过过SM艺校女生的瘾,那些漂亮女生,以前在学校里对他都是女神般的存在,根本连边都靠不上的,现在有了这么多机会,这小子焉能不心痒难耐?



        但这小子又瘦又小,一脱衣服跟个田鸡似的,一点气势没有,自己也不行,膀大腰圆的,浑身赘肉,都没有那种日本“调教师”的风范,拍出来怕客户不喜欢,卖不上价。



        也就是四黑,这小子浑身腱子肉,还有一身日式鬼怪刺青,不开口说话,人家都以为是从日本请来的“老师”呢,这小子也有福气,跟着自己从打手混成“男一号”了。



        他正要给四黑打电话,电话突然响了,赵大头一看来电,赶紧接了,很恭敬地笑道:“蒋先生。”



        蒋先生大号蒋大鑫,是近江数得上号的社会大哥,手下一家高档洗浴中心、两家夜总会、四个酒吧、一家酒楼,还有一个车队给各大工地拉土方,早年凭着讲义气、下手狠闯出一片天地,现在本尊基本脱离了一线打打杀杀,但是手下仍然有几个猛将,各自带着一帮弟兄,充当一线打手。



        蒋大鑫原来混社会的时候人称蒋哥,现在层次上去了,觉得那是混混的叫法,他是个《古惑仔》迷,因此现在喜欢人家叫他“蒋先生”,他手下的几员大将,也都被人叫投其所好,戏称为浩南哥、山鸡哥、大飞哥、巢皮哥……不过赵大头怀疑这个蒋先生只看过第一部和第二部,他如果看过第三部的话,断不会要“蒋先生”这么晦气的雅号了。



        尽管如此,蒋先生身为近江数得着的大哥,根本不是赵大头这种低级小混混能巴结上的,也就是这几年高利贷吃香,一跃成为道上来钱最快的生意之一,赵大头通过中间人许大少引荐,搭上了这位近江大佬蒋先生,拉到了蒋先生一笔五百万的“风投”,自己公司的生意才迅速做大。



        至于许大少,本来是赵大头这种人巴结不上的,许大少是金天鹅集团第二号少东家,除了集团之外,在社会上又有自己的一摊业务,级别又不是蒋大鑫这种人能比的了。



        但说来也巧,前年有个江东音乐学院的女生陷入赵大头的高利贷魔掌,女生被逼的走投无路,几乎要自杀,赵大头这边正等着“火候”到了、逼她去“肉偿”呢,那女生不知怎么的辗转求到了许大少那里,而许大少和这个女生早年是一起练琴的师兄妹……就这样,重情义的许大少找人给赵大头打招呼,问她欠了多少钱,让赵大头过来取钱。



        赵大头哪能放过这个结交贵人的机会,本来那个女生欠的三钱不值两钱的债,他干脆就做个顺水人情,直接免掉了,还对许大少说,今后有啥用得着自己的地方,尽管吩咐。



        就这样,有许大少和蒋先生这两尊大神偶尔照顾一下,赵大头的生意这一两年是顺风顺水,财产翻着番儿的进账,蒋先生也是经常把自己生意上不急用的流动资金放在赵大头这里,而赵大头投桃报李,总是能给他比别人更高的利息。



        今天,蒋先生又打来电话,要支一笔钱,款子不多,一百万,让他准备一下,待会儿就派人来取。



        一百万确实不多,公司保险箱里就经常放着几百万流动资金,还有很多外币、金条、珠宝之类的细软,干这行收益高,风险也极高,存银行会留下记录,被有关部门监控,这一行都习惯把大钱以现金形式保存,方便来往,方便跑路。



        ……



        “小斌,”赵大头吩咐道,“把点钞机抱出来,点一百万出来。”



        小斌答应了,打开柜子抱点钞机,赵大头打开电脑,准备让小斌做账,毕竟是正规财务公司嘛,现金流出,也要在账面上反映出来的,账目定期得送呈蒋先生过目的。



        “小斌,你来看看!”赵大头指着屏幕,转头吼道,“这咋回事?”



        小斌赶紧跑过来,一看屏幕,说道:“赵哥,刚才你没来时候就这样,可能是哪儿出问题了,回头找人来弄弄,不行你先用那一台。”



        赵大头骂骂咧咧的,绕到办公桌另一边,打开了另一台电脑。



        片刻后,他又吼起来了:“小斌!这咋回事!”



        小斌赶紧跑去一看,屏幕上一模一样的问题,不进系统,满屏幕英文,好像都是硬盘什么的问题。



        两人正在挠头呢,办公室门开了,进来几条大汉。



        赵大头赶紧笑脸招呼道:“哟,山鸡哥,您还亲自过来了?”



        为首一个是三十多岁的精壮汉子,染着黄毛,戴着粗金链子,一脸江湖气,看着还真跟“山鸡”有几分相似,他拉着脸,也不笑,只是点点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悍马车钥匙往茶几一丢:“正好在这一片,接到蒋先生电话就过来了,赵老板,款子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就等山鸡哥来拿了。”



        “现金吗?”



        “现金,就在办公室里。”



        “行,”山鸡哥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那就开保险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