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联军

第五十七章 联军

        这会儿饭店里确实没什么客人了,楼下还剩一桌客人,还是一对年迈的老夫妻,饭店二楼的“大包”内,丁海面无表情地坐在中间,文讷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卢振宇站在他身后,张洪祥守着门,三个人把他看得死死的。



        文讷把开房记录推到他面前,望着他,失望地说道:“阿丁,亏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就不愿意解释一下吗?”



        丁海看都不看,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支烟,半晌菜说道:“没什么好说的,这是我的店,请你们离开。”



        卢振宇冷冷地说道:“丁海,没说清楚以前,我们不会离开,要离开也是带着你一起离开。”



        丁海抬头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小伙子,威胁我?”



        卢振宇摇摇头:“不是威胁,是实话实说。”



        丁海冷笑道:“你有什么证据?我跟你们讲,我派出所认识人,一个电话我的警察朋友就会来,我现在好好请你们离开,是看在小文的面子上。”



        文讷冷冷地说道:“不用看我的面子,我现在很后悔帮你写文章夸你的店,你打电话吧,我们不限制你打电话,你打电话叫你派出所的朋友来。”



        卢振宇说道:“小文你别跟他废话了,要不然我给晗姐打个电话,让她带刑警过来直接抓人。”



        丁海迟疑了一下,依然很光棍地说道:“没关系,你叫人抓我吧。秦琴不在我这里。”



        文讷抓住他话里的漏洞,立刻喝问道:“不在你这里?我们只是问你有没有跟秦琴开房,又没问秦琴在哪里,你说秦琴不在你这里,你这算不打自招吧?”



        丁海楞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道:“小文,咱们认识这么久了,真没必要这个样子,我知道你哥哥的势力很大,黑白两道都有关系,但我既然能开这个店,也是认识一些人的。小文,我劝你一句,他是他,你是你,你又不是他亲妹妹,没必要为他当马仔,更没必要帮他干伤天害理的事情。”



        “丁海!”文讷瞪着他,怒道,“你把话说清楚,怎么又把我哥牵扯进来了?什么我帮他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丁海叹了口气:“小文,秦琴已经不爱你哥了,你们就算把她抓回去,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又有什么意思呢?你哥身边那么多女人,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拜托,秦琴是个有血有肉的女孩子,不是一件藏品!她需要的不是锦衣玉食,不是像个金丝雀一样被关进黄金笼子,她需要的是一个全身心爱她的男人,为她抚平伤口!拜托!请转告你哥,放过她吧!”



        剧情变化得太突然,几个人相互看看,都楞了。



        卢振宇心想,这哥们儿太会演了吧!



        他掏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放到他眼前,一句话也不说,看着丁海。



        丁海低头一看,这是一张电脑播放器播放记录的照片,上面最后两条播放记录,都是DZ开头的文件名。



        丁海抬头,呆呆地望着卢振宇和文讷,面色大变,半晌,试探着问道:“你们……你们不是来帮许大少要人来的?”



        卢振宇说道:“你刚才也说了,许大少是许大少,小文是小文,我们是江北报社的记者,来近江调查事情的,秦琴是重要的证人,许大少连他妹妹都差遣不动,又怎么差遣得动我们?”



        丁海打量着他们,慢慢明白了,露出微笑:“哦……让我猜一下……你们也是为那五千万来的?”



        文讷眯着眼睛,狐疑道:“也?为什么说‘也’?”



        丁海点点头,笑道:“看来,我们想一块儿去了。”



        卢振宇冷笑道:“不对吧阿丁,刚才你不是说你爱秦琴,才把她藏起来的吗?”



        丁海微微一笑,叹道:“小兄弟,我当然爱秦琴,早在三年前,她还在时代黑胶唱片店打工的时候,我就爱上她了,只是没敢向她表白,那时候,许大少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文讷“啊”了一声,惊讶地望着他。



        丁海笑道:“你们可能会问我,是不是利用秦琴的信任,赚那五千万?呵呵,我爱秦琴,也爱五千万,不过我爱秦琴爱了三年,爱那五千万,还不到三天,如果硬逼着我二选一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秦琴,不过既然可以兼得,我为啥子不兼得呢?”



        他看了一眼文讷,又笑道:“放心,我没有睡你的好姐妹。我发现她在大街上没有地方去,带她去酒店安顿一晚而已,第二天就帮她找地方住了。至于你说的跟她在房间里呆那么久,那是我在下那个‘好名都让狗起了’那个家伙的片子而已,跟你们一样,我也怀疑那家伙就是囚禁秦琴的变态色魔……而且,我也怀疑陆傲天的案子跟他有关。”



        就在此时,丁海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笑道:“不好意思,道上朋友的电话。”



        他接起电话,戏谑笑道:“哟,这不是梵公主吗?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里,赵小燕哭得呜呜的,边哭边说:“丁大哥……呜呜呜……快来救我。”



        丁海一愣,笑道:“怎么回事?慢慢说,近江地面上,还有人敢动我们黑道公主?”



        另外三个人相互看看,心说,啥时候又出了个“黑道公主”?难道这个丁海真认识什么道上的大佬?



        电话里,赵小燕哭着说道:“呜呜呜……丁大哥,我被黑社会绑架了,他们让我打电话筹钱……呜呜呜……丁大哥,你不是说认识许大少的妹妹吗?你赶紧让许大少来救我啊……呜呜呜呜……”



        听到“黑道公主”被黑道绑架,还哭得呜呜的求救,丁海怎么都觉得充满了喜感。



        他跟这个赵小燕并没多大的交情,只是以前赵小燕以前谈的一个男朋友喜欢上这来吃饭,赵小燕也就经常来吃,正好丁海做走私牛肉生意,也算跟道上有点交集,听说赵小燕的爸爸是混社会的赵大头,就本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心态,就有意跟赵小燕搞好关系,经常给她免个单、打个折什么的,让她在“小弟”们面前挣足了面子,还半开玩笑的一口一个“梵公主”,赵小燕也就叫他一声“丁大哥”,算是半个朋友。



        丁海赶紧安抚道:“别急别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对方是什么人?”



        赵小燕呜呜哭着:“呜呜呜……他们老板是个姓蒋的……妈呀……哇……”



        赵小燕惨叫一声,估计挨了一下,赶紧哭着改口道:“是……是蒋先生……他们说我爸欠蒋先生的钱,欠了好几百万……呜呜呜……丁大哥,蒋先生是谁,有我爸厉害么?”



        丁海头都大了,心说我一个开饭店的都知道蒋先生,你个放高利贷家的小太妹,整天自称黑道公主的,连蒋先生都不知道。



        他可不想趟这趟浑水,随口敷衍了两句:“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没你爸厉害吧?你找丁大哥没用啊,丁大哥就是个开餐馆的,这事儿你该找你爸,让你爸出面平事儿啊!”



        赵小燕哭得更伤心了:“他们说我爸连……连狗屁都不是的……呜呜呜……”



        丁海心说,人家还真说对了。



        “丁大哥……你不是认识许大少的妹妹吗?呜呜呜……你赶紧……”



        “好好好,”丁海说道,“我帮你问问,不过我最多也就只能问问,我只是认识,跟人家又不熟,你爸真欠了人家几百万,那就真得还钱,找谁也没用啊……别哭了,你还是得找你爸,让他赶紧想办法。不过你别害怕,蒋先生还是比较规矩的,不会乱来的……啊,先这样吧,啊。”



        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丁海靠在椅子里,挠挠头,叹道:“所以说啊,小文,还是你这样的朋友靠谱,你说这都什么人啊!”



        文讷很好奇:“阿丁,怎么回事?又是黑道公主,又是蒋先生的。”



        丁海笑道:“小文,你知道蒋先生吧?”



        文讷捏着一柄小纸扇扇着,点点头:“知道呀。”



        丁海又笑道:“你哥跟他关系怎么样?”



        文讷想了一下:“我哥认识他吗?我也不知道诶,我只是听说蒋先生在社会上挺厉害的,至于我哥都跟什么人来往,我还真不知道。”



        丁海看了一眼文讷,心说,算了,我还是别蹚浑水了,别管小文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反正是指不上了,真应了自己刚才那句话:他是他,你是你,你又不是他亲妹妹。



        丁海指着手机,笑道:“一个小太妹,经常来我这儿吃饭的,他爸是放高利贷的,说是欠了蒋先生几百万,被逼上门了。”



        卢振宇心中一动,问道:“放高利贷的?叫什么?”



        “赵小燕。”



        文讷马上跟着一句:“姓赵啊,他爸是不是叫赵大头?”



        丁海很意外,楞了一下,瞅着他俩:“你们怎么知道?”



        卢振宇立刻说道:“丁大哥你知不知道,你下的那个视频是谁拍的?”



        “谁拍的?”



        卢振宇一字一字地说道:“赵大头。”



        丁海目瞪口呆,半晌才说:“不会吧?赵大头我见过,视频里那个人肯定不是他。”



        卢振宇说道:“那个人是不是黑黑的,精瘦的,一身鬼怪刺青?”



        “是啊,你也下载了?”



        卢振宇点点头:“那个人叫四黑,是赵大头手下的打手,昨天让我用这玩意儿给捅了。”



        说着掏出大剑鱼,拍在桌子上。



        丁海嘴巴张的老大,盯着桌上这把细长的凶器,心说用这玩意儿把人给捅了,那还能活?



        他抬起头,有些畏惧地望着卢振宇,然后又看了一眼文讷,文讷扇着纸扇,很淡定地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丁海看着文讷,心说眼前这位才是正版的黑道公主啊!连找的男朋友都是走哪里都带着家伙,一言不合就捅人的那种。



        “到底怎么回事?”丁海这会儿已经懵逼了,拉着卢振宇问道,“老弟,你给我说说。”



        于是,卢振宇和文讷左一句又一句,把大致情况说了一遍,有没说到的,张洪祥就在旁边补充一句,张洪祥看出来了,赵大头这条线估计戏不大,要不然他是不会让两个小孩这么肆无忌惮的说给丁海这个竞争者听的。



        丁海听完,摸摸额头:“啧啧啧,真没想到,绕了一圈绕到赵大头这来了,原来我只觉得赵大头是个放高利贷的,没想到,他还干这种缺德事。”



        他看了一眼张洪祥,笑道:“伯父,到底你们是专业的,看样子跑到我前面去了。”



        张洪祥笑笑,没说啥,他知道丁海也是那五千万的竞争者,虽然他单枪匹马的又没经验,威胁不大,但让他一直在误区里盯着也好。



        没想到,丁海比他想象的聪明,他看了一眼三个人,笑道:“这么一说,我们也算一个战壕里的了,竞争不如合作,大家双赢,伯父是大记者,调查事情肯定专业,小文我知道,脑子好用,智商起码一百四以上,虎父无犬女嘛,这位卢兄,既然是张伯父的高足,那肯定也是不简单的,你们是三个诸葛亮,我是一个臭皮匠,还要打理店铺,肯定争不过你们,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和我女朋友一起加入你们,如果真成了的话,那五千万你们拿大头,我跟着分点汤就行了,如何?”



        文讷一怔:“你女朋友?不会是……”



        丁海微微一笑,很幸福:“秦琴,现在是我女朋友。”



        “哦……”



        文讷和卢振宇相互看看,卢振宇觉得很欣慰,秦琴遭此大难,身心都遭受重创,现在能有一个男人不嫌弃她,还像以前那么爱她,也算是很完满了,再说,丁海条件也不错,虽然没有许大少那么有钱,但好歹也是个小老板,年轻,聪明,能干,最重要的是,只爱她一个人。



        文讷倒是有些怅然,她虽然也觉得再把秦琴塞给自己哥哥那个花花公子有点不地道,但心里一直是把她当嫂子的,好在丁海也不是外人,如果真能对秦琴好的话,那也是可以接受的了。



        张洪祥暗道,这个小伙子当真聪明,知道自己实力不行,就把秦琴和自己绑在一起增加分量,秦琴是目前唯一的目击证人,在魔窟里长期待过的,绝对是查清这起案子的最关键所在。



        丁海笑道:“您别担心,我也不贪心,只要五分之一,够我让秦琴过上好日子的就行了,将来有小孩,也能买个学区房,让小孩上好一点的学校,别的我也不图了,如何?”



        张洪祥看了一眼卢振宇,卢振宇明白他的意思,说道:“我都听您的,您做主就行。”



        张洪祥点点头,笑道:“那就让小丁加入进来吧。阿丁在近江也认识一些人,有他加入方便一些。今后大家信息共享,精诚团结,争取早日查到那个魔窟,抓到真凶,赢得这笔钱。”



        话音未落,楼下传来女服务员的惊叫:“现在没有饭了,厨师休息了……喂,你们干什么,怎么硬往里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