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刀枪不入

第五十八章 刀枪不入

        卢振宇赶紧起身来到门边,轻轻拉开门向下看去,只见下面有两个染黄毛、戴链子的小混混拿着砍刀,正搜查楼下的两个小包间,一个光头刺青大汉夹着手包,堵在店门口拿着手机打电话。



        冤家路窄,这人正是赵大头。



        卢振宇大吃一惊,悄悄关上门,回头低声道:“赵大头来了。”



        众人都是一愣,就在此时,文讷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正要接,卢振宇低声叫道:“别接!赵大头打的!”



        丁海奇道:“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卢振宇道:“肯定是找人定位了!咱能定位,人家也能定位!”



        张洪祥很紧张:“闺女,他怎么有你的号码?”



        文讷很纳闷:“没错,我是给他打了个电话,就套了一下程嘉嘉的名字,别的也没说什么,就这事犯得着定我的位?”



        张洪祥灵光一现,问丁海道:“小丁,你刚才说赵大头欠了人家几百万?”



        丁海点点头:“是啊,他女儿说的,赵大头欠了蒋先生几百万,蒋先生派人把她女儿看起来了,逼赵大头还钱。”



        张洪祥明白了,肯定是老鬼得手了,把赵大头偷了个精光,保险柜里不光是赵大头的钱,更主要是蒋先生的钱,现在都没了,蒋先生跟赵大头逼债,然后赵大头肯定把小文给他打的电话号码当线索,找人定位杀过来了。



        张洪祥暗暗咬牙切齿,老鬼啊老鬼,你也太没职业道德了吧?偷得多就私吞了玩消失,私吞就私吞,尼玛也不说一声,害得我女儿被黑社会当成目标追杀……不要被我逮到,不然饶不了你!



        但这件事只有张宏祥一个人知道,他没告诉卢振宇和文讷,眼下也来不及说了,只有问丁海:“小丁,他们是冲我们来的,楼上有什么地方能躲一下么?”



        丁海摇摇头:“楼上只有三个包间,一个厕所,根本没法藏人啊!要不,小文,你赶紧跟你哥打电话,让他跟蒋先生解释一下误会?赵大头不是蒋先生的人么?”



        文讷还没说话,张洪祥道:“不行,这里边事儿挺大,姓蒋的认为他那几百万是我们偷的,找许家豪也没用,再说根本来不及……”



        此话一出,几个人都一头雾水:怎么这么乱啊?



        卢振宇虽然不明白里边到底啥情况,但明白今天没法善了了,他抓起文讷的手机,说道:“你们在这藏好,别出声,我去把他们引开。”



        说着就要往外走,文讷一把扯住他,急道:“你疯了?你忘了你大闹赵大头的办公室了?他认识你,你一出去就会被认出来!”



        “废话!”卢振宇挣脱开,说道,“当然要他认识我,不认识我怎么把他们引开?”



        “还是我去!”文讷跳着脚抢卢振宇手里的手机,“就算被他们抓到,我是许家豪的妹妹,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卢振宇一把推开文讷:“说什么傻话!赵大头认得你是谁的妹妹!等弄明白你是谁,你早让他们给……再说,你引得开他们吗?你一下楼梯就被他们捉住了,接着他们还得上来搜!我下去还能打两下,跑几步,只要把他们从这家店里引开,你们就能出去了,到时候你再托你哥捞我就是!”



        文讷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她知道虽然卢振宇说得对,但他只要一下去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也许等不到自己托哥哥救他,卢振宇就被他们弄死弄残了。



        张洪祥也觉得卢振宇说得有道理,但他更担心女儿的安危,不愿意女儿冒哪怕一丝一毫的危险,于是老张一咬牙,厚着脸皮说道:“小文!振宇说得对,大局为重!”



        卢振宇点点头:“张哥说得对,小文,拜托了!”



        说着,拿着文讷的手机冲了下去。



        ……



        餐馆的玻璃推拉门关着,赵大头正堵在门口,拿着小弟的手机,不停拨打那个神秘女子的号码呢,就见楼梯上疯狂冲下一条黑影,裤袋里的手机不停响着,凶神恶煞地朝自己扑过来。



        赵大头盯着那条黑影,瞳孔瞬间缩小——这不就是在办公室里爆了自己蛋、把四黑手掌捅了个对眼穿的那小子吗?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赵大头红着眼睛,弯下腰,拉好架势,准备来个抱摔,先把那小子放倒的,就见那小子手里寒光一闪,握着一柄又细又长的匕首,整个人直接冲着自己就过来了,眼睛比自己的还红,头发根根都竖起来,表情狰狞可怖,还发出野兽般的怒吼。



        我操!连捅人的家伙都没换!



        赵大头头皮一炸,求生的本能占了上风,下意识的闪到一边去了。



        “咣当!哗啦啦……”



        那小子疯了一般,从自己身旁冲过,纵身一跃,整个人撞在玻璃推拉门上,瞬间无数玻璃碎片飞舞,一团血雾闪过,那小子摔在店外的人行道上,然后一骨碌爬起来,带着好几片碎玻璃,跟没事人一样,拔腿就跑!



        赵大头瞠目结舌,看呆了——我靠!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



        他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在这儿呢!追啊!”



        说着拔腿追了出去,那两个小弟也跟着冲了出来,安排在后门的三个小弟听到动静,也已经跑到了前门,一群人围追堵截,卢振宇很快被他们包围了。



        一辆金杯面包尖叫着刹车停下,车门拉开,郑四黑光着膀子冲下来,一身的腱子肉和鬼怪纹身,手上缠着绷带,握着一根镀锌钢管,二话不说冲卢振宇劈过来。



        卢振宇转身就逃,不料旁边一根甩棍正抽在他小腿迎面骨上,他腿上剧痛,大叫一声扑倒在地,紧接着郑四黑的镀锌钢管就砸过来了,一棍结结实实抡在他后脖子上,“嘭”的一声闷响。



        按说这一棍下去人就该趴下了,但卢振宇居然一骨碌爬起来,继续健步如飞,发疯一般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大剑鱼,,那些小弟倒不敢靠得太近,被他瞅个空子,窜出包围圈了。



        “我靠!”郑四黑惊叹道,“这货还真扛打!”



        卢振宇没命的跑,后面一帮人没命的追,不知不觉就进了一片城中村棚户区,到处都是私搭乱建的民房,晾衣杆上挂满花花绿绿的衣服,天空中各种输电线、网线乱的如同蜘蛛网。



        卢振宇像个兔子似的,见小巷就钻,郑四黑带着人散开追,赵大头开着金杯面包在稍宽的街道上追,好几次卢振宇都把他们甩掉了,但一拐弯,就碰到一个他们的人,又被盯上,跑几步又消失,然后钻出小巷子又被盯上……



        反复好几次,卢振宇累的像条狗,靠着墙壁呼呼喘粗气,心里说着:妈的,十面埋伏啊!今天是过不去了!



        小巷口里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电线杆上也没有治安摄像头,就算自己被弄死在这儿,都他妈没有目击证人!



        他掏出手机,想报警,但一开屏幕,傻眼了,这是文讷的手机,有锁屏密码!自己的手机还扔在饭店桌子上呢!情急之下卢振宇也懵了,竟然忘了锁屏也能拨打110,只是匆忙把手机塞进裤兜,靠着墙,先把气儿喘匀了,今天无论如何不能交代在这里,嘴里默念着:“你行,你一定行的……”



        “我操,在这儿!”



        耳边一声暴喝,把卢振宇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转头,一根甩棍劈头抽下来,结结实实砸在他肩膀上,眼前是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穿着花衬衫,脖子上戴着钛钢项链,胳膊上刺着纹身,看样子比卢振宇还小几岁,但已经是满脸戾气,一副干死人无所谓的样子。



        那小子一边喊着“四黑哥他在这儿”,一边举起甩棍,又对着卢振宇脑袋抡过来。



        卢振宇来不及躲避,抬起胳膊一档,甩棍砸在小臂上,疼得他直咬牙,反手一把抓住了甩棍。



        那小子吓了一跳,小臂被这么猛砸一下,不但没断,居然还能反手抓住棍子,这货可以啊!骨头够硬的!



        两人各自抓着甩棍一头,用力争夺,都不敢撒手,小混混另一只手挥拳打过来,卢振宇躲闪不及,眼眶上挨了一下,顿时眼冒金星,接着那小子抓着卢振宇的头发,拽着他的头往墙上撞,膝盖也顶上来,重重击在卢振宇的胃部。



        卢振宇只觉得腹中翻江倒海,呼吸困难,气力不支趴倒在地,紧接着一阵暴风骤雨的踢打,脸上、肋骨、肚子上,挨了十几下重踢,最后甩棍“呜”的一下砸下,正砸在他后脑勺上。



        这一连串动作,小混混驾轻就熟,打完之后他拎着滴血的甩棍,轻蔑的看着脚下的卢振宇,自己也喘着粗气,心说大头哥和四黑哥都治不了的小子,被我三两下放到了,看来自己江湖地位该上升了。



        卢振宇虽然也打过架,身体素质也很好,但毕竟实战经验不足,不能跟这种整天打架的小混混比,几秒钟内,连遭重创,趴在地上,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块不疼的,连呼吸都困难。



        卢振宇咳嗽两声,沙哑地说道:“你没吃饭么?”



        小混混瞪着卢振宇,很是意外:“我操,这货还能说话!”



        卢振宇一想,也是啊,胃部挨的那一下就不说了,后脑勺让甩棍猛砸一下,没让开瓢就不错了,自己怎么反而神志清醒,口齿清晰?



        他管不了这么多,深吸一口气,觉得身上不那么疼了,两手一撑,居然从地上跳起来了!



        小混混怪叫一声,往后跳了一步,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卢振宇抹了一把后脑勺,有一点血,但是都干了,想找伤口,却怎么也摸不到,再摸后背和胳膊上,刚才被碎玻璃刺伤的地方,也是连伤口都没有了,只剩下T恤衫上还有几条被玻璃划破的口子。



        顿时,在江北夜市上、医院里那一幕幕,闪现在脑海中——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



        第一次,自己被陆傲天用冰球棒打碎了脑袋,扔在江里,过了几天,又活蹦乱跳了。



        第二次,自己在夜市上被十几个地痞流氓用酒瓶、凳子、铁钎子打得血肉模糊,两小时之内,连伤口都找不到了。



        第三次,就是现在,扎了一身碎玻璃,被甩棍猛击小腿骨、小臂骨、被镀锌钢管砸后脖子、被甩棍砸后脑勺……每一下对方都是用尽全力下死手的,正常的话早就脑浆迸裂了,而现在,自己跟个没事人一样!



        而且痊愈得比前两次更快,最多只用了几分钟!



        我靠,那下一次是不是就该直接刀枪不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