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集体谋杀

第八十三章 集体谋杀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卢振宇才悠悠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天旋地转,他强撑着简洗了把脸,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大瓶果汁,明白这是小文的贴心照顾,想起昨晚自己在车里酩酊大醉,小文扶着自己一口一口喂水,心中着实暖暖的。



        卢振宇洗去一身酒气和看守所的晦气,光着膀子坐在床上,又看到枕边的大剑鱼和甩棍,心中一喜,心说付博强那小子还真有面子,自己的两把装备果真被要回来了。



        他拿起新得的甩棍把玩了一会儿,只觉得这把甩棍做工精良,通体乌黑,手柄上有几个小字:EKA,然后跟着一串编号德。



        他不知道EKA是什么牌子,有没有ASP好,冷兵器他还是懂一点的,ASP算是甩棍里的顶级品牌了,正版的话几百上千都有,关键这牌子就跟LV一样,好是好,但已经烂大街了,仿品到处是,小混混都人手一把ASP,你就算拿个真的,人家也认为是假的。



        以前社会大哥们流行玩气狗、狼狗,这一两年查的严了,又开始流行玩冷兵器,名刀,名棍,爪子,胁差,彰显身份,一掷千金毫不在意,EKA这牌子有点冷僻,不过既然是从赵大头手里抢来的,赵大头破产前好歹是个老大,他的家伙事应该不会差吧。



        玩完甩棍,检查一下微信,果然有留言,是小文的文字留言:睡醒啦?先喝果汁,然后给我打电话。



        卢振宇乖乖拧开果汁,灌了大半瓶,果然感觉浑身舒服多了,这才拨打小文的电话。



        “卢老爷,您睡醒啦?”文讷坏笑的声音传来,“果汁喝了吗?”



        “喝了。”



        “那,请您起驾下楼吧,奴婢过去接您。”



        “那什么……”卢振宇终于反应过来了,赶紧赔笑道,“小文,昨天多谢你了,你吃早饭了吗?我请你吃早饭。”



        “谢谢啊,卢老爷,这都几点了,早吃过了。”文讷依旧是一副揶揄的腔调,不过明显能听出来,开心多了。



        卢振宇嘿嘿讪笑了几声,直到对方挂了电话,他才迅速翻出一件自由兵的卡其短袖速干衬衫、一条战地吉普的军绿工装短裤穿上,把大剑鱼和甩棍都装进工装短裤的深口袋里,戴上山寨5.11速干棒球帽和山寨雷朋蛤蟆镜,对着门口穿衣镜照了一下,满意地对着镜子里比了一下手枪姿势,然后带上门,快步下楼。



        天鹅快捷酒店和纺织宿舍直线距离也就两百米,一个在御井路上,一个在路南的御井南巷,几分钟后,文讷的红色牧马人停在酒店门口,几个服务员趴在玻璃门口看传说中的许大小姐,然后目睹着卢大记者上了大小姐的车。



        ……



        “一猜你就没吃早点,”文讷递给他一个元祖的小纸盒子,“凑合吃两口吧,待会儿我们到阿丁店里吃大餐。”



        卢振宇打开小盒子,只见里面是一块精致的小蛋糕,还有塑料叉子。



        “慢点吃,”文讷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有点凉。”



        然后又摸出一盒特仑苏,递给他:“别噎着了。”



        卢振宇吃着美味的元祖小蛋糕,喝着特仑苏,突然胸膛中塞满了感动,一手蛋糕,一手牛奶,嘴里塞得满满的蛋糕和牛奶混合物,痴痴地望着文讷,只觉得喉头哽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文讷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飞瞥了他一眼,低头微笑道:“你看什么呢?”



        卢振宇又喝了一大口牛奶,努力把口中的蛋糕咽下去,感动道:“小文,你真是个好人。”



        文讷一怔,抬起头来,转眼皱眉:“嗯?……好人卡?”



        卢振宇目瞪口呆,几乎想扇自己一个嘴巴,他两只手拿着蛋糕和牛奶,下意识挥动着,口中含糊解释道:“不是……那什么,小文,你误会了……”



        文讷笑嘻嘻地擂了他一拳,笑道:“没事,咱俩这么好的哥们儿,不用解释了。”



        卢振宇脸憋得通红,想说这真的不是好人卡,但看文讷憋着一脸坏笑的样子,心说别再多说了,再多说会被她玩死的。



        车内空调开得很足,音响放着一首高冷的钢琴曲,卢振宇没话找话:“这啥曲子啊?挺好听的。”



        文讷微微一笑:“巴赫C小调托卡塔,古尔德版的。”



        “哦。”卢振宇不懂古什么德,只觉得这种性冷淡的古板曲风和古灵精怪的小文很不搭,怎么也得是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那样热情浪漫的音乐才配得上小文这个人嘛。



        文讷望着远处的路面,沉思着说道:“我们马上要去破案了……破案前听巴赫,最好不过。”



        “哦……”



        “巴赫,尤其是他的钢琴和管风琴,冷静、理性、逻辑严密,有种冰山般的感觉,似乎能洞悉一切,不知道你有没有同感,听巴赫,就像和汉尼拔?莱克特医生在交谈一样。”



        卢振宇吓了一大跳,汉尼拔?莱克特医生?那不是《沉默的羔羊》里那个吃人的变态心理医生吗?



        他一脑子瀑布汗,只是低头喝牛奶吃蛋糕,嘴里含糊的应承着,感觉巴赫的棺材板快要按不住了。



        到丁海的店里时已经十一点了,店里开始上生意了,阿丁笑嘻嘻地过来招呼他们,让他们自己上二楼大包,说马上就走菜。



        大家都是熟人了,也不必客套,两人熟门熟路地爬上陡峭木梯,进入二楼的小包间,秦琴已经坐在里面了,看到卢振宇进来,起身笑着打了招呼,然后看到文讷,两人亲密地拥抱了一下。



        昨天晚上看的不真切,现在卢振宇仔细观察秦琴,发现她的头发长了些,从原来的寸头长到了半指长,虽然还弄不了什么发型,但能看出来,已经有打理的痕迹了,而且秦琴的脸上也化了淡妆,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惨白了。



        这是好现象,说明秦琴又重新开始拥抱生活了。



        “嫂子……”文讷刚说完,就意识到口误,有些尴尬,连忙改口道,“秦琴……”



        秦琴微微一笑:“没关系,还叫嫂子吧,反正丁海比你大。”



        “对对,”文讷反应过来,拉着她的手,开心地笑道,“我就还叫你嫂子,以后也不叫他阿丁了,就叫他丁大哥。”



        然后文讷很敏感地开始夸赞秦琴的裙子,秦琴今天穿了一条水蓝色的连衣裙,看得出来,面料奢华,裁剪精致,品位极高,而且颈上配了一条铂金项链,还带一个镶蓝宝石的小吊坠。



        “哇塞……鸽子蛋诶……”文讷捂着小嘴,拿起秦琴的手,欣赏着她手上的那枚克拉钻戒,“是定情戒指吗?”



        秦琴则是带着幸福的笑,像个模特一样,任凭文讷各种“参观”。



        文讷嘻嘻笑道:“都说上海男人疼老婆吧?啧啧啧,看看,以后就是老板娘了!”



        卢振宇感叹,连小文都没穿戴得这么土豪过,看来这个丁海实力不差啊,他也很欣慰,秦琴这个受尽不幸的女孩子,如今终于苦尽甘来,享受幸福人生了。



        两个女孩又咬着耳朵说了一阵悄悄话,然后咯咯笑成一团,秦琴一边笑一边还瞥了眼卢振宇,卢振宇挠挠后脑勺,一阵尴尬,知道他们肯定是在说自己,但又不好问。



        很快,丁海也跑上来了,文讷看他对秦琴那么好,对他印象极好,一口一个“丁大哥”的甜甜的叫,丁海也是开心得不得了,揽着秦琴,享受着众人的祝福目光,就好像仰慕多年的珍宝终于到手、恨不得用镶宝石盒子将其珍藏起来的感觉。



        这时候文讷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先甜甜地叫了一声“晗姐姐”,然后跑下去了,卢振宇才知道,今天李晗也来参加。



        片刻后,和李晗手拉手上来了,李晗跟大家打了一圈招呼,丁海看人都到齐了,就下去催菜了,很快本帮菜上了一桌子,大家喝着黄酒,吃着地道的上海本帮菜,把酒言欢。



        吃过了饭,丁海让服务员把这间屋打扫干净,泡上一壶茶,开始第一次案情分析会。



        李晗今天不是以警察的身份来的,而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的,但这并没仿碍她迅速代入盼望已久的刑警角色。



        她掏出小黑皮面本子打开,然后把手机的录音打开,放在桌面上,注视着秦琴,严肃地说道:“秦琴,接下来的一系列问题,可能会触动你不好的回忆,你准备好了没有?”



        秦琴转脸望着丁海,丁海点点头,握住了她的手,文讷握住了她另一只手,点点头说道:“这是为了救更多的人。”



        秦琴感到两股温暖的力量注入体内,她深吸一口气,顿时觉得平静多了,看着李晗,说道:“我准备好了。”



        李晗点点头,问道:“你是怎么被绑架的?”



        其实这些基本问题李晗都看过卷宗,当初秦琴跑出来后就去报案,做笔录的时候警察都问过了,不过李晗觉得,当时秦琴的情绪还处在非常激动和失控中,回忆和描述肯定有很多漏洞和错误的地方,现在时隔多日,她的情绪已经完全平复,可以更冷静地回忆了。



        秦琴凝望着窗外,回忆道:“去年六月份,我们刚参加完毕业演出,我们几个女生的四重奏室内乐团表演非常成功,于是,我们四个人决定晚上去酒吧街玩玩,庆祝一下……”



        她说到这里,飞快地瞥了一眼文讷,然后低下头,黯然说道:“当时我已经跟许家豪分手一段时间了,但是那天晚上,我看到了许家豪带着他的新女友也出来喝酒……不知怎么的,我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差,喝的就猛了一些……正好当时周……周……”



        秦琴犹豫了一下,看着录音手机,问道:“我能不能不说名字?”



        李晗点点头:“可以,说代号,或者化名也行。”



        秦琴想了一下,说道:“当时,我们第二小提琴手的男朋友正好也来那家酒吧,大家碰上了,过来打了圈招呼,然后第二小提琴就过去跟她男朋友单坐了……没过多久,中提琴要去卫生间,大提琴陪她一起去,她们拜托我帮她们看着点饮料……我说好,你们去吧,然后我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喝,可不知怎么回事,就感觉头昏,特别的困,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我想,她们两个马上就来,没事的,就趴在桌上,眼睛一闭上就再也睁不开了……”



        卢振宇默默地听着,他已经猜出来接下来会怎么样了……上次薇薇安不就着了同样的道了吗?何况秦琴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呢?



        李晗却没有马上问下面发生了什么,而是低头翻了一下黑皮面的小本子,似乎在找什么,突然,她找到了,问道:“四重奏……这么说,你是第一小提琴了?”



        秦琴点点头。



        “然后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关起来了?”



        秦琴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李晗看了一眼小黑皮本,又问道:“后来你发现里面有多少女生?”



        “十五到十八个。”



        “怎么讲?”



        秦琴回忆着:“我刚去的时候,里面一共有十五个女生,加上我十六个……后来陆续又新来了三个……到我逃出来的时候,里面一共有十八个女生。”



        “十六加三,应该是十九个。”



        秦琴闭上眼睛,露出痛苦的神色,慢慢说道:“中间有一个女生被杀了。”



        在座的只有卢振宇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可怕事情,他顿时觉得后脊梁一阵发凉。



        但是李晗只是点点头,继续问道:“十八个女生里面,有多少学音乐的?”



        “至少一半。”



        “都是学什么的?”



        秦琴喝了一口茶,慢慢回忆道:“三个练小提琴的,一个练大提琴的,一个练中提琴的,两个练钢琴的,还有一个练古典吉他的。”



        李晗把这些乐器和人数记在小本子上,然后翻到前一页,对照点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没错,全是器乐。”



        文讷想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而且没有管乐。”



        李晗抬头,迷茫地看了她一眼:“什么?”



        文讷解释道:“都是弦乐和键盘乐器,没有长笛、小号、单簧管双簧管这种管乐器。”



        李晗一愣:“这说明什么?”



        文讷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啊……对了晗姐姐,你小本本上记的什么啊?”



        李晗连忙盖住,笑道:“没什么,就是……嗯,就是以前的一些笔录,对照一下,呵呵,对照一下。”



        文讷和丁海对视一眼,两人都感觉到了李晗的一丝异样,她似乎有一个提问的单子,还涉及到乐器什么的,但她自己却不太懂这些问题……



        难道她在替别人问?



        李晗合上本子,换了个话题,对秦琴问道:“对了,那个女生,她为什么被杀?”



        秦琴心想,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了……她闭着眼睛,缓缓说道:“串联其他女生,策划逃跑。”



        李晗问道:“是被那个色魔杀的吗?”



        秦琴脸色有些发白,颤抖着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



        李晗问道:“那是被谁杀的?”



        秦琴喉咙干涩的滚了滚,看了一眼那部手机。李晗点点头,伸手把录音关掉了。



        秦琴说道:“所有人。”



        卢振宇一愣:被所有人杀死的?什么意思?东方快车谋杀案?



        秦琴大口吸了好几口气,平稳了一下情绪,声音生硬地说道:“那个女生被绑住手脚,然后脖子上套一根绳索,连着天花板上的一组滑轮……其他所有的女生拉住绳子的那一头,就像……就像拔河一样,一起用力,最后把那个女生拉得离开了地面,然后……然后,很快,她就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