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撞枪口上了

第一百零五章 撞枪口上了

        昨晚上一场秋雨下过,今天碧空如洗,凉风习习,上午的欲望之街简直像是另一个地方,没有纸醉金迷,没有熙熙攘攘,只有树影婆娑,宁静祥和,偶尔会有拍婚纱照的新人和拍淘宝卖家秀的模特静悄悄的出没于各种欧式仿古建筑间。



        卢振宇打算另辟蹊径,从徐晓慧失踪入手,他记得李晗说过那家酒吧的名字,叫“糖果”,是一家生意很火爆的夜店,趁上午没营业,找酒吧经理把事发当晚的监控录像调出来,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



        还没等他走到糖果酒吧门口,就听到有人吵嚷厮打,是夹杂着东北大碴子味儿的威胁和上海普通话的声音:“有话好好讲,不需要这个样子的,大家都是文明人,我也没有要怎么样子的嘛……你再打我当心我报警了哦……”



        “干哈?还想报警?报!报你妈啊!走!再不走还削你!”



        就见一个穿黑T恤的东北大汉推搡着一个鼻青脸肿的小个子,那个小个子捂着嘴角,眼眶上一块乌青,衬衫领子也撕破了。



        卢振宇眼睛一亮,这不是丁海吗?



        他赶紧上前扶住丁海:“丁大哥,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打你?”



        丁海见来者是卢振宇,显露出尴尬的神色,揽着他的肩膀说道:“走走走,赶紧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帮人不讲道理的……”说着拉着他迅速离开酒吧,那东北汉子冲他们比划一下中指,转身回去了。



        “丁大哥,到底怎么回事?”走出十几步开外,卢振宇站定询问。



        丁海摸出面巾纸,擦擦鼻孔的血,摇头叹道:“小卢,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最近这些天,我一直在这边调查,想看能不能找到那个色魔的蛛丝马迹,我知道张老师最近很忙,你们都帮着他调查高利贷的事情,就想着自己先查一下,看有头绪了再叫你们一起来调查,今天我过来,想看一下他们过往的监控视频,花点钱也行,谁知道,他们这些人,完全不讲道理!”



        卢振宇明白了,丁海又想撇开他们单干了,一个人不声不响的一直在调查,看来还是想独吞那五千万啊!



        看着一脸精明,却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丁海,卢振宇摇摇头,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大家非亲非故,五千万的诱惑又太大,换成自己这边也一样,前几天调查那个别墅,不就是也把丁海排除在外了吗?



        这人也算是个好人,毕竟他对秦琴非常好,想独吞五千万,也是想让秦琴过上好日子吧。



        “就这家酒吧是吧?”卢振宇看了一下门头,点点头,“丁大哥你先等一下,我去跟他们谈谈。”



        丁海吓坏了,低声阻止:“你不要命了么”,一把没拦住,眼睁睁看着卢振宇大步上前,推开酒吧门进去了。



        “这可哪能办!”丁海急得团团转,担心卢振宇也和自己一样挨揍,犹豫片刻,一跺脚,硬着头皮也跟了进去。



        进了酒吧,他就发现气氛不对,刚才还横眉冷目的东北汉子正客客气气给卢振宇点烟呢,见丁海进来,赶忙给他打招呼道歉:“不好意思,哥们,你早说啊,提小卢哥的名字不就没事了么。”



        丁海不知道为什么卢振宇的名字这么好使,只能咧着嘴苦笑,说不打不相识嘛。



        经理听说小卢哥驾到,也从后面出来了,卢振宇提出调视频的要求,经理一口答应,让人去取监控记录,他亲自走进吧台拿了三个水晶方杯,倒了三杯芝华士,加了冰块,笑道:“小卢哥,不成敬意……”



        ……



        徐晓慧是八月下旬的某天失踪的,他们调到当晚的视频,很快在酒客中发现了徐晓慧的身影,徐晓慧果然不是一个人来的,同来的还有一个男的,戴副眼镜,文质彬彬,看两人亲密的样子,应该是徐晓慧的正牌男朋友。



        卢振宇没来由的心中一酸,自己曾经的女神啊,果然劈腿了,在江北有一个马军然,在近江还有一个斯文眼镜哥。



        他找了一段面孔看得比较清楚的画面,在电脑上截了几个图,用微信网页版登录自己的号,把图片发给了索总,注明图中的人和徐晓慧有关。



        片刻后,索总回了一段语音:“这人我认识,是我们的客户,邦涂士公司大中华区市场部品牌形象推广中心的,他们公司是做建筑涂料的嘛,上半年展开了一轮广告集中投放,想为秋天装修旺季扩大市场份额打基础的,怎么他跟徐晓慧搞到一起去了?”



        马上,第二条语音到了:“对了,当时这小子就是邦涂士公司的甲方代表之一,没少跑我们公司,肯定那个时候就跟徐晓慧对上眼了。”



        卢振宇问道:“你确定是他?”



        索总回道:“绝对是他。”



        卢振宇又问道:“到哪儿能找到他?”



        一分钟后,索总发来两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张名片,正面印着“张仕杰”三个大字,下面职务是:邦涂士(中国)市场部品牌形象推广中心专员,第二张照片是名片的反面,印着地址,国际大厦16层。



        拿到这个人的信息,卢振宇心中有了一点底,然后接着看监控视频,大约一小时后,两人开始激烈争吵,最后闹得挺不愉快,张仕杰很有风度地点点头,掏出一张钞票压在杯子底下,背上皮包离开了,徐晓慧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抹眼泪。



        丁海皱着眉头,低声说道:“看来跟这个张仕杰没有关系啊。”



        卢振宇也有这种感觉,但他没说,只是把进度调快了点,继续往下看,十来分钟后,一个人坐在徐晓慧身边,跟她说了句什么,以徐晓慧的肢体语言来看,并无排斥,说明两人此前就认识,男子一边安慰她,一边不停的给她买酒。



        由于角度问题,看不到这该男子的面部,此人似乎也有意躲着摄像头,从进来的方向一直到坐的位置,都保证探头拍不到他的脸,而且他穿着再普通不过的休闲T恤、休闲裤,戴着帽子,也看不出什么其他特征。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徐晓慧明显不省人事了,男人搀着徐晓慧出门了。



        经理直接调取了另一个目录里的视频,说道:“这是门口的监控。”



        门口监控也没拍到这个神秘男人的面孔,只见他扶着徐晓慧,出门转了个弯,消失在了一条小巷子里。



        卢振宇听索总说过,后来警察也调取了这一片儿的监控,可惜都没找到那名男子和徐晓慧的行踪,很可能他们是在隐蔽的地方乘车离开的。



        “经理,”卢振宇说道,“这两段视频我能拷走回去看么?”



        “没事,你把硬盘拿去都行。”经理大手一挥,“过两天来玩的时候给我送来就行了。”



        当然这是客套话,还是道了谢,只把这两段视频拷进了手机,好在这种监控视频时间虽长,但格式容量不大,手机TF卡足够装的。



        ……



        谢过经理,卢振宇和丁海走出酒吧,丁海这才有机会问他,为什么糖果酒吧这么给面子。



        卢振宇毕竟是二十多岁的小青年,说起这件事,也忍不住沾沾自喜,言简意赅地把昨晚寿宴上的事跟丁海炫耀了一番。



        “这条街都是陈浩罩着的,我跟陈浩是哥们,他们当然给我一点面子。”



        “喔唷,啧啧啧……”丁海也是一脸艳羡崇拜的神色,笑道,“看不出啊,小卢哥还真是一条汉子,怪不得道上那么受尊敬……”



        卢振宇赶紧摆摆手:“丁大哥你可别跟着起哄,他们叫我小卢哥是瞎喊着玩的,你还是叫我小卢吧。”



        丁海笑道:“对了,跟小文确定了吗?”



        卢振宇挠挠后脑勺,叹道:“别取笑我了,我一个穷屌丝,哪配得上啊,这不,昨天我喝醉了,小文生我的气,今天跟她妈妈回新疆,都没跟我说一声。”



        丁海点点头,笑道:“哦,对了,小文要回新疆过古尔邦节的……不过没关系,没几天就回来,你以前配不上不要紧,现在你已经是威震江湖的小卢哥了,有什么配不上的。”



        两人说笑几句,丁海犹豫道:“小卢,现在咱们去哪里?我觉得那个邦涂士公司的张仕杰跟这间失踪案扯不上关系,关键是后半段出现的那个人。”



        卢振宇也有点吃不准,他挠挠头道:“关键是我们不知道后半段那个人是谁啊,这段视频警察肯定也看过,连他们都找不到那个人,唉,总之我们先去找张仕杰聊聊吧,反正目前也没有什么别的线索,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再说。”



        丁海看了一下表,觉得离中午还早,他还有时间,于是点点头,掏出钥匙按了一下,路边停着的吉姆尼鸣叫一声。



        ……



        两人驱车来到邦涂士大中华区总部,这是近江有名的CBD区,高档写字楼云集,不少著名的跨国公司江东省分公司或者办事处都设在这里。



        邦涂士是美国一家著名的涂料公司,历史悠久,是世界五百强之一,进入中国的时间却并不长,目前正是它推广品牌、抢占市场的阶段,所以整天电视上、汽车广播里、还有户外,到处都是邦涂士的广告,很多广告公司都跟着它赚得盆满钵满,元朗广告就是其中之一。



        坐电梯来到16层,卢振宇跟前台说想找一下市场部的张仕杰,前台小姐很有礼貌的问他们什么事,丁海凑上前来,捂着乌青的眼眶,操着一口上海普通话说道:“我们找他有点事情,麻烦你叫一下好不啦。”



        前台小姐看他这副样子,不敢怠慢,请他们到一间小会客室坐着,帮他们倒了水,过了一会儿,张仕杰进来了。



        “你们是?”张仕杰发现这俩人完全陌生,有些纳闷。



        卢振宇赶紧站起来,跟他握握手:“你好,我们想跟您聊聊徐晓慧的事情。”



        张仕杰一愣,打量着两人,说道:“你们不是警察。”



        卢振宇和丁海对视一眼,然后丁海笑道:“是啊,我们肯定不是警察,我们是徐晓慧公司的同事,现在徐晓慧的父亲一直来我们公司讨说法嘛,我们老板没办法,只好让我们来,向张先生您请教一下……”



        张仕杰很反感,皱眉说道:“没什么好请教的,该说的我都跟警察说过了,我跟徐晓慧也只是普通朋友,工作上认识的,一起喝两杯而已,元朗广告什么时候改行做私家侦探了?麻烦你们告诉你们索总,有事去找警方,不要来找我,好不好?谢谢了。”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哎……”



        卢振宇还想说什么,就见张仕杰张仕杰快步走到前台说了句话,还指了指这边,随后前台小姐走过来,带着职业性微笑说道:“不好意思两位先生,麻烦你们离开好么。”



        看到张仕杰这么不配合,卢振宇气不打一处来,旁边丁海使了个眼色,拉着他离开了。



        来到电梯前,卢振宇脸色铁青,丁海也在托着下巴想事儿,两人都明白这一趟白跑了。



        旁边有个轻熟女白领也在等电梯,她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翻着文件夹一边说道:“……我也知道的呀,可这是Tony交代的,现在已经九月份了,十月份黄金周如果再冲不上去的话,用Tony的话讲,那就真看不出设置我们这个部门的必要性了……So  anyhow,金天鹅地产的那单Order都必须拿下来,拜托,整整一个小区的精装修耶,如果能拿下来,下半年的业绩你们随便怎么难看我都不管,可要是不行的话,我这边好说,Tony那边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卢振宇耳朵一动,心花怒放,心说原来你们也有当乙方的时候啊,撞枪口上了,我看你再拽什么拽……



        他冲丁海摆摆手示意稍等,径直走到防火通道里打电话:“喂,金天鹅集团总部是吧?麻烦你,我找陆总,哪个陆总?嗯,就是最大的那一个,陆刚,陆董事长,哦,倒是没预约,不过我姓卢,叫卢振宇,陆总说过,我有事随时都可以给他打电话……好,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