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抢亲

第一百一十五章 抢亲

        从郊外会所回到酒店之后,文讷立刻找到母亲哭诉:“妈妈,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买最近的机票回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古兰丹姆正在整理衣服,动作不停,不以为然道:“又怎么了?”



        “伊戈尔和当地人贩子集团打得火热,他们把塔吉克斯坦的女人哄骗到中东去当奴隶,这样的人太可怕了,我今天骂了他,恐怕他会不择手段的报复我们的。”



        古兰丹姆扑哧一声笑了,点着文讷的额头说:“你这孩子,想象力太丰富了吧,编故事也编的像样点,我告诉你啊,我们的行程不会有任何改变,你老老实实待着,继续和伊戈尔相处相处,你会发现他的优秀之处。”



        一计不成,文讷眼珠一转又道:“伊戈尔说这边的男人都娶好几个老婆,妈妈你不会让我在这儿给别人当姨太太吧,我宁死也不。”



        古兰丹姆放下手里的活,正色道:“文讷,伊戈尔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上流社会青年,妈妈不会随便介绍男孩子给你,如果你们相处的好,将来也会在中国或者美国生活,不会留在塔吉克斯坦,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文讷哭笑不得:“妈,我不就是和他相处的不好么,我不喜欢他,一点也不。”



        古兰丹姆不为所动:“还没正式相处,不要急着下定论,明天去城外亲戚家聚会,我也约了伊戈尔,到时候不许给人家脸色看。”



        “妈,你不信我的话会后悔的。”文讷气哼哼地说着,扭头走了。



        古兰丹姆看着女儿的背影,露出一丝笑意:“小丫头还想和妈妈斗。”



        ……



        次日,古兰丹姆一家人驾车前往郊外亲戚家庄园做客,那里距离杜尚别市区有三十公里远,绿树成荫,风景优美,成群的牛羊在山坡草地上放养,庄园的主体建筑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老房子,宽敞的院子上空攀爬着葡萄架,田园风光浓郁。



        这次聚会邀请的宾客众多,以至于庄园外面的道路上都停满了小汽车,这些车辆以老款的大众和欧宝为主,表明古兰丹姆的亲戚们都是殷实家庭,宴席丰盛,各种奶制品肉制品和水果琳琅满目,男人们穿着笔挺的西装,女人们穿着色彩艳丽的民族服装,围坐在葡萄架下,酒酣耳热之际,有那能歌善舞的就站起来表演一番。



        文讷已经参加过好多次这种无聊透顶的家庭聚会,她坐在席间百无聊赖,想玩手机又没有WiFi,正打算偷偷溜走,被古兰丹姆严厉的目光瞪了回去。



        “你准备一下,待会上去拉个曲子。”古兰丹姆低声说。



        “唉,又拉,拉哪一首?”文讷苦着脸问。



        “梁祝。”



        等一位阿姨跳完民族舞蹈后,文讷上场了,她拎着小提琴,先用汉语把梁山伯与祝英台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简单讲述了一下,下面大舅用塔吉克语翻译出来,亲朋们用掌声表达了期待之情。



        现场一片安静,文讷调整了状态,夹着小提琴,拿起了弓子,正要拉出第一个音符,“砰砰砰”一串爆豆般的声音传来,文讷听不出是什么声音,但看亲朋们面面相觑的表情就知道不对劲。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有点像装修时的电锤在工作,但比那个更加清脆,主人出去查看,亲朋们也跟了出去,文讷索性收了小提琴,也走出院落去看个究竟。



        只见大路上来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以奔驰G,路虎卫士和丰田皮卡组成的硬派越野车队大模大样的就停在路上,从车里下来大群穿着西装或者阿迪达斯运动服的粗豪男人,人手一支AK47,电锤般的声音其实是枪声,他们时而单手举枪,朝天一个长点射,打得满地都是子弹壳。



        文讷惊愕无比,这是闹哪样?看这个排场阵势和人们兴高采烈的模样,不像是打仗,倒像是娶亲,对,中国人娶媳妇也这个排场,只是把AK换成了鞭炮而已,难不成今天有个婚礼活动?妈妈没说啊。



        突然,  文讷在那群拿枪的男人中看到了伊戈尔,这小伙子今天打扮的很正式,西装里面打了领带,手里还捧着一束红玫瑰。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文讷扭头就走,可是伊戈尔已经发现了她,紧随而来,文讷加快脚步,伊戈尔走的更快,院子里到处是人,文讷避无可避,终于还是被伊戈尔追上,小伙子单腿跪地,献上玫瑰花,文讷吓得花容失色,八字没一撇呢就求婚,塔吉克人都这么直接么?



        文讷求救的目光投向亲友们,可亲戚朋友们却都是一副喜气洋洋,见怪不怪的表情,倒是古兰丹姆惊呆了,手足无措,这稍许让文讷有些安慰,妈妈没把自己卖了。



        伊戈尔用塔吉克语说了句什么,周围立刻聒噪起来,那些武装伴郎纷纷举枪朝天猛射,子弹跟不要钱一样,子弹壳抛的满地都是,走路都打滑,文讷没遇到过这种阵仗,正想着怎么虚以为蛇,把伊戈尔打发走呢,却见求爱者把玫瑰花一扔,拦腰把自己抱起来就往外走。



        原来是抢亲啊!



        古兰丹姆阵脚大乱,她只是想给女儿介绍一个合适的对象,没想到对方这么急不可耐,没认识两天就公然抢亲,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她还寻思着这可能是一种仪式吧,没想到伊戈尔抱着文讷就这么走了,走了……



        在枪声和亲友们的祝福声中,文讷拳打脚踢,却挣脱不开伊戈尔的公主抱,被强行塞进了一辆汽车的后排,持枪大汉们也都上了车,把半个身子探出车外,继续朝天鸣枪,车队开动,调头向杜尚别市区驶去。



        ……



        中国,江北市南湖皇冠假日酒店的房间内。



        卢振宇的心开始突突的猛跳,尴尬的想立刻逃走,小雯却挡住门笑道:“别傻站着啊,你坐呗。”



        但是床上铺满了性感内衣,一只椅子上放着提琴盒子,另一只椅子靠背上,搭着一双薄如蝉翼的黑色长筒丝袜,旁边还搭着一条吊袜带,总之能坐的地方都被占满了。



        卢振宇想了想,把提琴盒子放在地上,坐在了那张椅子上,局促地说道:“咱们还是看照片吧。”



        “你喝什么?”



        “什么?”卢振宇转过头,就见小雯蹲在地上,背靠自己,白裙子包出一个完美的臀型,正在拉开酒柜的透明玻璃门,里面摆放着各种洋酒的小酒版,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接着!”



        小雯一抬手,飞过来个小瓶子,卢振宇下意识双手接住,定睛一看是一小瓶绝对伏特加,小雯站起来,拿着同样的一瓶酒正往杯子里倒,眉目含情地说道:“俺们东北流行喝伏特加,以后咱俩处对象了,不知道你能喝的惯么?”



        卢振宇心中猛醒:这哪跟哪啊,怎么就处对象了?



        “啊!”



        小雯一声惊呼,杯子里的酒不知怎么的,全泼到了她自己的胸口,不知她穿的是什么料子的衣服,酒精在上面浸湿得极快,几秒钟内,整个前胸已经几乎透明,胸罩里春光无限,呼之欲出。



        “哎呀,都湿了,我要换衣服了,小卢哥你转过身,不要偷看哦。”小雯故作羞涩状,却搔首弄姿,明摆着是勾引。



        卢振宇笨拙的转过身,却面对着镜子,赶紧又换了个方向,朝向大门,惹得小雯咯咯笑。他从没经历过这种YY小说里才会有的场景,自己一个穷屌丝,人家一个又漂亮又有钱的白富美,还是皇室之后,刚见一面就对自己投怀送抱,说要跟自己处对象,就算是网络小说,但凡一个有荣誉感的作者都不会这么写的,毕竟,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



        突然一个霹雳在卢振宇脑中炸响,一下把很多东西都照亮了。



        电光火石间,他把今晚的事情都在脑中过了一遍,怎么想怎么有蹊跷……天上掉馅饼的时候,十有八九是陷阱!



        卢振宇警惕陡升,心中已有了计较。



        “小雯……”卢振宇不敢回头,结结巴巴说道,“那什么……要不……你先去洗个澡吧……”



        “你说什么?”



        卢振宇眼睛往卫生间示意了一下,红着脸说道:“你……你先去洗个澡吧……”



        “小卢哥哥你好坏哦。”小雯飞了个媚眼,千娇百媚地款款步入了卫生间,关上了门。



        卢振宇这才松了口气,立刻四下搜寻笔记本电脑,但是却没有。



        他现在已经有了戒心了,心想今晚这是不是一个局?一个圈套?如果是圈套的话,到底想要干什么呢?玩仙人跳?不可能,肯定还有更大的目的。



        虽然一时猜不透背后对手是谁,但卢振宇此时已经后脊梁凉哇哇的了,他估计所谓的笔记本电脑,根本就只是个幌子,那个什么照片也就是骗自己进房间的诱饵而已。



        浴室里传来欢快的哼唱声,浴室和房间只隔了一块大玻璃,虽然是磨砂玻璃,但仍然影影绰绰看到里面一个曼妙的身段,而且磨砂的那一面在里面,随着水不断地溅上去,磨砂玻璃渐渐变得透明起来……



        浴室里,卡佳——也就是方启雯,浑身上下只戴着那只防水的镶钻手环,正在热水和蒸汽中尽情展现着自己曼妙的身段,一边用俄语哼唱着《我的心儿不能平静》,一边故意把更多的热水泼洒到磨砂玻璃上,每泼一捧热水上去,磨砂玻璃的一小块就会瞬间变成透明的,然后又会在水蒸气下变得朦胧起来。



        方启雯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玩着这个游戏,想象着外面那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此刻被自己挑逗成了什么样子,不知道鼻血下来了没有。



        她又看了一下手环,略带惋惜地想,可惜自己还在许大少的后宫序列内,待会儿出去也不能来真的,要不然也不虚这趟江北之行了。



        但是,许大少的承诺言犹在耳,只要这次任务圆满完成,就放她自由,还会给她一大笔钱……想到这里,方启雯的心情又变好了。



        关上花洒,她用浴巾擦拭着头发,娇弱无力地喊道:“小卢哥哥,帮个忙儿,我忘了拿衣服进来。”



        喊了好几声,卢振宇也不回答,方启雯正中下怀,她心说小子还腼腆呢,这就让你看看姐的手段……然后裹着浴巾,出水芙蓉般地步出来了,同时准备来个“浴巾滑落”的经典套路。



        走出浴室,房间空空如也,哪还有卢振宇的人影,桌子上留了张便签纸,赶上面写着一行笔画刚劲有力的字:



        “我先走了,照片你还是发给我吧。”



        方启雯呆呆地坐在床上,看了一眼电视机下方的针孔摄像机,白了一眼,把浴巾裹得紧了些,叹了口气,说了一句“操”,然后翻出香烟来点上一支,抽了几口,突然一股莫名的羞愤袭来,她忍不住骂道:“卢振宇你个小瘪犊子,你嘚瑟啥啊?地球装不下你了是不?”



        她低头看了眼腕上的钻石手环,胸中一阵憋闷,顺手抄起一条睡袍往电视上一扔,正好挂在上面,把针孔摄像头挡住,接着整个人扑倒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