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千里送文讷

第一百一十七章 千里送文讷

        快中午的时候,丁海打来一个电话,请卢振宇和文讷一起过去吃顿便饭,大家好长时间没见了,聊聊。



        卢振宇觉得总去吃白食不太好意思,刚想推辞,丁海说这几天跟秦琴梳理案情,有了点心得,大家交流一下。



        卢振宇心想,估计是丁海遇到什么他一个人搞不定的困难了,否则以这家伙的作风绝对不会主动喊自己和小文过去分享的,想到这,他笑呵呵地答应了,告诉他文讷回老家过节了,自己一个人过去。



        中午,卢振宇如约来到阿丁的私房菜馆,秦琴也在,而且看来情绪还不错,已经进入老板娘的角色了,帮着丁海忙里忙外,还热情地跟自己打招呼,问你跟文讷怎么样了?



        每当有人把他和小文当做一对恋人,正儿八经询问的时候,卢振宇心底里就会泛起一阵小幸福,现在也不例外,何况秦琴还是小文最好的朋友。



        他很谦逊地说,还早着呢,秦琴和丁海相视一笑,丁海说道,加油。



        卢振宇是饭点儿来的,但这时候正是开饭店的最忙的时候,丁海让炒了几个菜,就在一楼找了张桌子,让秦琴招呼客人,丁海和卢振宇坐在那里,跟他说着最近的案件“心得”。



        “小卢,”丁海压低声音说道,“我觉得吧,那个罪犯应该是个老师。”



        “哦?”卢振宇心中一动,“为什么?”



        丁海说道:“你想啊,在里面,他规定女孩子们都必须喊他老师,而且还有一个女的,是他的心腹,他不在的时候,都是那个女的帮着管理,他给那个女的头衔就是辅导员。”



        “哦……弄得还跟真的一样。”



        丁海点点头:“对,就跟真的一样,另外女孩子们在里面只能穿校服,就是那种日式的高中生校服……而且房间也都被布置的跟女生宿舍一样,上下床,四个人一间,每一间都有独立卫生间,墙壁上还贴着各种卡哇伊的装饰画什么的,还有绒毛玩具……对了,每个宿舍还得选出一个‘老大’,就是舍长。你想想看,那些什么FBI罪案实录里面,如果就是一般的囚禁女性案,就是一个简单的地窖,简陋的都不得了,恨不得连床都没有,别说什么装饰画、绒毛玩具了,这不就是完全照着女生宿舍COSPLAY的?”



        卢振宇慢慢的点头,心说,这些细节之前可从没见你提过,今天怎么那么好,全都告诉我了?



        但他嘴上还是说道:“嗯……说明这个色魔有严重的女学生情结。”



        丁海说道:“有女学生情结的人很多,这个不新鲜,关键是这个人还喜欢当老师,他对那些女生……嗯,那什么的时候,还得让女生们叫他老师。”



        卢振宇听的一阵鸡皮疙瘩,点点头:“哦!”



        丁海观察着卢振宇的脸,发现他表情正常,于是渐渐地放下心结,说得多了起来:“你还记得秦琴说过吧,地下室有一条走廊,两边都是小房间,走廊的尽头有一间大房间的?”



        “是啊,怎么了?”



        “你知道那间大房间是干什么用的?”



        卢振宇心中砰砰跳着,不动声色的问:“干什么用的?”



        他心说,不会是干什么不可描述的奇怪用途的吧?



        丁海说道:“那间是教室。”



        卢振宇有些意外:“教室?”



        “对,”丁海点点头,“他在里面给女生们上课。”



        卢振宇目瞪口呆:“上课?上什么课?”



        丁海苦笑着:“音乐课……”



        “音乐课?”



        “是啊,音乐课,而且是那家伙自己教……那家伙不是偏好抓学音乐的女生来吗?那里面的女生大部分都是有一定基础的,但那个家伙的造诣明显高得多,他还会好几种乐器,女生原来是学什么乐器的,他就继续教什么乐器,而且秦琴说,他的水平还不低,教的还不错,好几个女生进去之后,专业水平还提高了……”



        “靠!”卢振宇愕然,这真突破了他的想象底线了。



        说真的,要不是今天丁海主动把他喊来,跟他说这么多,就凭自己跟个没头苍蝇似的乱查,再查一年估计也摸不到门道。



        丁海表情很怪异,苦笑着说道:“他似乎想在那些女生中培养出一支小乐团来,就是几个人的那种,还根据不同的乐器搭配不同的女生,反复训练……不过,好像效果并不好……秦琴在里面待了一年多,她有种感觉,她觉得那个家伙很奇怪,他当然喜欢漂亮女生,但相比较漂亮,似乎他更在乎女生的专业水平,两者很难兼得。”



        卢振宇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丁海说道:“就是说,他抓到的女生,要么是长得很漂亮,但是专业水平一般,要么是专业水平很高,但是长得一般……直到秦琴逃出来的时候,里边都没有一个长得又特别漂亮、专业水平又特别高的女生。”



        “哦……”卢振宇若有所思,“那就是说……”



        丁海顿了顿,凑得近了点,说道:“秦琴逃出来也有好几个月了,你看,能不能想办法查一下,近江最近几个月有没有新失踪的音乐女生?如果有的话,她是不是符合这两个条件?如果没有的话……那么近江只要符合这两个条件的音乐女生,都是他的潜在猎物。”



        “如果文讷在就好了,她能帮着分析案情。”卢振宇浮想联翩,思绪飞到了万里之外的塔吉克斯坦。



        ……



        十个小时前,文讷在杜尚别郊外的亲戚家被伊戈尔带人抢走,当时可把她吓坏了,她知道塔吉克斯坦人大多数信奉YSL,而且伊戈尔有涉黑背景,敢带着几十口子人拿着自动步枪强抢民女,说明人家有这个嚣张的底气,搞不好自己这回真完蛋了,沦为伊戈尔的几个妻子之一,被长期软禁,为他不停的生儿育女,悲苦的度过后半生。



        好在伊戈尔还算文明,没有动用手铐绳索等物,反而彬彬有礼的奉上矿泉水,文讷不接,质问伊戈尔到底搞什么名堂。



        “在我们塔吉克的风俗传统里,有抢亲这个节目。”伊戈尔自豪地说道,“很久以前,男人们娶妻的时候,总是邀上几十上百个部落战士,骑着骏马,带着弯刀和弓箭,到女方部落所在地,通过比武的方式战胜她的父亲和兄弟,将女人劫走,这种风俗彰显了我们塔吉克人的勇武彪悍,当然,在当今社会不可能继续骑马射箭,所以战马换成了越野车,弯刀和弓箭换成了卡拉什尼科夫步枪,文讷.古兰丹姆(这是文讷的全名),现在你是我的妻子了。”



        “你休想!”文讷一脚踹过去,同时抓住车门把手想跳车,无奈车门已经被锁死,坐在前排的粗豪大汉回头看了一眼,正是那天在酒席上那个带枪的国际人贩。



        冤家路窄,文讷暗道,镇定了一下情绪,决定先稳住对方,然后想办法自救。



        她说:“伊戈尔.拉赫莫诺夫先生,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爱,但是在我们中国的传统里,是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没有父母的祝福,婚姻会不幸福的,我希望能见到我的母亲和舅舅,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也需要给我远在中国的父亲打个电话,我想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很过分,亲爱的,恕我做不到。”伊戈尔得意洋洋的笑着,前排大汉也哈哈大笑,文讷明白计策落空,恨得牙根痒痒。



        车队浩浩荡荡经过杜尚别市区却并不入城,而是直奔南方,文讷惊问:“你们到底要把我弄到哪里去?”



        “保密。”伊戈尔狡黠的一笑。



        车队最终抵达一处铁丝网封闭着的军用机场,停机坪上有一架绿色涂装的米17直升机,机身上有塔吉克空军的徽章,旋翼已经开始旋转,伊戈尔请文讷下车,指了指飞机,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文讷心一横,拒绝伊戈尔的搀扶,爬上了米17的机舱,然后伊戈尔和那个国际人贩也上了直升机,那人贩子脱了西装,换了一件军服上衣,绿色的肩章上是两道红杠,两颗银星,文讷认识军衔,没想到人贩子的另一个身份居然是塔吉克军队的中校。



        中校拿了两顶飞行头盔和两件没军衔的派克式短大衣给伊戈尔和文讷,打着手势让他们穿戴上,事到如今文讷也没啥好怕的了,穿上大衣,带上头盔,这种头盔内有耳机和话筒,可以在旋翼的噪音下进行舱内通话。



        直升机拔地而起,不知飞向何处。



        文讷依然保持着冷静,她通过太阳的位置判断直升机飞向东方,但她也知道直升机速度航程都有限,既然对方采用直升机而非固定翼飞机,说明要去的地方不算远,而且汽车难以抵达。



        米17一路向东,机舱内干燥温暖,在单调的轰鸣声中,文讷不知不觉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帆布担架上,身上盖着军毯,伊戈尔和他的朋友也在打瞌睡,文讷悄悄起来,向舷窗外看去,远方的皑皑雪峰和脚下的苍茫高原都显示这里已经远离文明。



        她打了个寒颤,这才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数百公里外的杜尚别,古兰丹姆正忙着搭救女儿,国内的财富和人脉在异国他乡全然无助,亲戚们也帮不上太多忙,虽然联系到了伊戈尔的家里,但对方却说不清楚儿子的行为,他们也联系不上,爱莫能助。



        古兰丹姆追悔莫及,她这才相信女儿说的话,伊戈尔是个很可怕的人,不及时回国的后果很严重。



        有人建议联系中国驻塔吉克斯坦大使馆出面协调,古兰丹姆无力地摇摇头说:“没有用,也太晚了……”



        机舱内,文讷听到耳机里传来伊戈尔的声音:“这里距离杜尚别八百五十公里,海拔四千三百米,距离最近的城市七十公里。”



        文讷心中一亮,顿时从这些数据中猜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和伊戈尔的用意。



        “谢谢你,伊戈尔。”文讷真诚的说道。



        “你很聪明。”伊戈尔挤了挤眼睛道。



        直升机降落在中塔边境的卡拉苏口岸附近,伊戈尔的表兄,也就是那位文讷眼中的“国际人贩”,实际上的塔吉克国家安全委员会情报部门马苏德中校用海事卫星电话联络了中方人员,不大工夫,两国强力部门的人员在边境线上进行了会晤。



        马苏德中校是上合组织联络官,又身兼反恐情报人员,与中方反恐部门合作密切,双方有着多次良好合作基础,这次只是一桩小事,通过特殊管道移交一名中方人员而已,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文讷还在和伊戈尔话别,她知道自己误会了,伊戈尔不是坏人,马苏德也不是罪犯,恰恰相反,他是打击国际人贩,拯救塔吉克籍被拐女性的官员,伊戈尔的家庭背景显赫,发小和表兄弟们遍布强力部门,有总统卫队的,有机动部队特种旅的,有空军的,也有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想帮最小的弟弟整个大景泡妞,简直易如反掌。



        “大衣该给我了。”伊戈尔说。



        文讷恍然大悟,赶紧脱下短大衣递过去,伊戈尔变戏法一样拿出纸袋,里面装着貂皮大衣和皮靴。



        “给你的礼物,我希望你能收下。”伊戈尔收起戏谑的表情,正色道。



        “谢谢。”文讷这回毫不犹豫地收下了礼物。



        界碑两边,一侧是穿着苏式军服的塔吉克边防军人和情报军官,一侧是穿着武警制服的中方人员,塔方向中方转交了“因寻找羊群误入塔国境内的中国籍塔吉克族牧民文讷.古兰丹姆。”



        于是乎,没有护照的文讷正式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夕阳西下,界碑两侧的军人排成两列,互相敬礼,转交仪式结束,文讷跟着武警们走出几步,忍不住回望边境线另一边的伊戈尔,小伙子笑摆摆手,大声说:“和你一样,除了音乐,我也更喜欢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