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完美猎物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完美猎物

        五菱之光风驰电掣的开到了谷教授家楼下,卢振宇和文讷下车才想起来,只知道谢小曼在这里住,但不知道她家在哪栋楼,几单元几号。



        “走,去问谷教授!”文讷一把拉着卢振宇,两人跑到了谷教授家门口,开始敲门。



        但敲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开门,看样子是谷教授不在家,正好对门开了,一个退休老师模样的老阿姨拎着垃圾出来,看他们怔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们是来找谷教授的吧?谷教授这会儿在医院呢,他每周得去做两天理疗。”



        文讷甜甜地一笑:“谢谢阿姨,那阿姨您知道谢小曼家在哪住吗?我们是她同学。”



        “哦,你们问谢老师的女儿啊,她家就在……”老阿姨突然顿了一下,产生了点警惕性,问道,“你们是她同学?请问你们是哪个学校的?”



        文讷笑道:“江音舞蹈系的,但他不是。”



        卢振宇讪讪地举手笑道:“我不是。”



        文讷笑道:“他是晗姐的朋友,就是李晗,经常过来找谷教授聊天的。”



        听他们说出“江音舞蹈系”、“李晗”之后,老阿姨彻底放心了,她笑道:“两位同学,千万别多心啊,最近这不是金天鹅公司的人老来转悠么,我们这些老邻居都得多个心眼,守望相助啊,谢老师家就对面那个楼,一单元302,上去吧。”



        两人道了谢,一口气跑到三楼,敲开302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眼圈微红,脸色显得焦虑憔悴,文讷刚自我介绍是小曼的同学,那妇女立刻叫道:“小曼呢?”



        文讷和卢振宇同时问道:“怎么,小曼没回家么?”



        这妇女应该是谢小曼的妈妈,她都快哭出来了:“没有啊!她没去学校么?”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咯噔”一下,明白了:小曼不是辞职了,而是失踪了。



        文讷问道:“她不是昨天晚上还在这里么?我们听说她被地产公司找来的人打了,想过来看看她的。”



        小曼的妈妈急得掉眼泪:“唉,早知道我就不让她出去了……我回家的时候,她已经被那些畜生打了,然后我带她去医院,回家后她说想出去散散心,我想也好,就让她出去了……唉,要是把她拦在家里,哪能出这事啊!”



        卢振宇又问道:“报警了么?”



        “报了!昨晚上一夜没回家,我们都快急疯了,半夜就报警了!”



        “警察怎么说?”



        “警察问了几句,然后说他们会调查的,就让我们回来了,这不,下午又去市局报的案,刚回来。”



        文讷想了一下,问道:“小曼有没有说,去什么地方散心?”



        小曼妈妈擦了一把眼泪,摇摇头:“没说。唉,当时要多问一句就好了……”



        卢振宇问道:“小曼平时不住校吗?”



        小曼妈妈摇摇头:“不住校,我们就是本市的,在家里住还能省点住宿费。”



        两人都明白了,怪不得谢小曼刚失踪一天,家里就炸锅了。要是那种住校的外地女生,可能失踪个好几天家里还不一定知道呢。



        文讷问道:“阿姨,小曼平时除了上学,还经常到什么地方去吗?”



        小曼妈妈叹道:“她业余还打一份工……这孩子懂事,争气,专业成绩好,还知道给家里分担经济……”



        “是在唱片行打工是吧?”



        “对,唱片行。”



        “老板对她怎么样?”



        小曼妈妈叹了口气,由衷的夸道:“要说人家黄老板还真是个好人,他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挺照顾小曼的,虽然是兼职,给开的工资跟全职也差不多了……”



        文讷突然想到一件事,打断她问道:“阿姨,黄老板刚才没来看小曼吗?”



        小曼妈妈一怔:“刚才?不知道啊,我刚回来,到派出所报案去了。”



        卢振宇又插嘴问道:“立案了吗?”



        “人家说立了。”



        文讷拽了他一把,叫他别插嘴,又问道:“那小曼的手机是什么状态?关机还是什么?”



        “不是关机,”小曼妈妈摇头说道,“说是不在服务区。”



        卢振宇看了一眼文讷,心想前几天自己怎么也联系不到小文,打电话都是“不在服务区”,原来是出国了,那么小曼会不会也跑到了一个收不到信号的地方去了呢?



        就听小文又问了几句黄老板的事,但是小曼妈妈确实对这个黄老板一无所知,只知道“人不错”,“挺照顾小曼”,其他就说不出什么来了。



        小曼妈妈也看出这两个同学挺关心女儿的,拉着他们,流着泪拜托他们,说你们既然是同学,平时关系那么好,这时候得帮着多想想、多问问啊!阿姨谢谢你们了!



        两人赶紧说阿姨您放心,我们一定帮着问,回去后发动同学们一起找,您别担心,小曼一定不会有事的。



        ……



        从小曼家出来,正好看到谷教授回来,老人拄着双拐,提着一大袋子药,蹒跚走着,谷教授看到他俩很高兴,说小卢,文讷,你们来找我的吧?正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赶紧进来坐吧!



        两人忙不迭地上前,文讷扶着谷教授,卢振宇接过那一大袋子药物,开门后跑进屋推过轮椅,扶谷教授坐下,然后把他推进屋,文讷又抢先一步,去洗茶具泡茶,两人把老头感动得要命,连连致谢。



        老头看他们这个样子,心里有数,知道案子准又有变化了,他们过来请教的,连声说孩子们你们别忙了,坐下歇歇吧,咱们聊聊。



        “呵呵,说吧,”老教授心情很好,脸上每一条皱纹都荡漾着笑意,看着两个小孩,“案子上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两人相互看看,然后卢振宇有些吞吐地说道:“谷教授,谢……谢小曼失踪了。”



        谷教授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整个躯体仿佛僵住了。



        文讷温声细语地把情况简单说了下,卢振宇时不时地在旁边补充一句,好半晌,谷教授才缓过来。



        他缩在轮椅里,好像瞬间老了十岁,幽幽叹了一声:“没想到啊……谢老师家的闺女也……也……”



        文讷看了一眼卢振宇,两人都能体会老人现在的心态,谢小曼虽然不是他家的孩子,但毕竟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而且以往别管什么案子,谷教授至少能以一个专家的身份、以旁观者的超然角度来分析,现在呢,那只幕后黑手竟然伸到了自己身边,几乎摸到了隔壁!



        这种打击,真的不是一个病歪歪的花甲老人能轻易承受的。



        半晌,谷教授才默默的说道:“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文讷直接说道:“黄宗盛嫌疑最大。”



        “为什么?”



        “最显然的一个疑点:谢小曼明明昨天晚上就失踪了,黄宗盛却在今天下午对店员说,谢小曼辞职了,今后不来了,这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她妈妈昨天晚上就报警了,今天又报了一遍警,如果连警察都找不到谢小曼,那黄宗盛是怎么见到谢小曼,又是怎么接受她的辞职的?”



        谷教授点点头:“有道理,不过如果我是黄宗盛,我就会说,我并没见到谢小曼,我只是收到了她的短信,在短信中说她要辞职,收到辞职信后我就到小曼家去看她了,但是家里没人……你看,那个时间谢小曼家确实没人,谢老师在学校上课,她妈妈去报案了,没人能证明他没去。”



        卢振宇说道:“可以查摄像头!如果黄宗盛下午真过来了,摄像头绝对能拍到!”



        谷教授摇摇头:“这里正在征地,附近的摄像头早就都坏了。”



        卢振宇和文讷面面相觑。



        谷教授叹了口气道:“不过这倒不难,周围的摄像头坏了,不可能一路的都坏了吧?回头让小晗查查,从黄宗盛那边到这里沿途的摄像头,有没有拍到他的车不就行了么。”



        卢振宇说道:“对,如果他说他是收到短信辞职的,那检查他的手机不就行了?”



        文讷皱眉说道:“卢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是黄宗盛干的话,他第一件事就得拿小曼的手机给自己发个短信,说要辞职,然后还得说不要来找她。”



        “啊!”卢振宇茅塞顿开,连连点头,“不错!”



        谷教授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于是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了个号,打通后说道:“小晗啊,下班了吗?那好,现在有空到谷伯伯这儿来一趟吗?就是那个案子……唉,又有一个女生失踪了……嗯,好,过来吧,来的时候带四份盒饭,嗯,好,我们等你。”



        ……



        一刻钟后,李晗风风火火地进来了,进门先跟卢振宇和文讷打了招呼,然后急着问道:“怎么回事,又是哪所学校的女生失踪了?还是音乐女生吗?”



        卢振宇点点头:“是,是音乐女生,江东音乐学院舞蹈系的。”



        “舞蹈系的?叫什么名字?”



        “谢小曼。”



        李晗呆住了,有点不相信自己耳朵,她看了一眼谷教授,见谷教授的脸色相当难看,这才明白这是真的,喃喃说道:“谢小曼……这次居然是谢小曼失踪了?”



        卢振宇盯着她的脸:“怎么,很意外吗?”



        “谢小曼,她不是黄……”



        卢振宇点点头,很严肃地说道:“没错,就是黄老师店里的女孩,前几天她不是跟同事说她想离开时代黑胶,离开黄宗盛吗?于是,昨天就失踪了。”



        李晗呆若木鸡。



        谷教授招呼道:“来来,咱们先吃饭吧,都饿了吧。”



        李晗机械地打开包装,把四份盒饭拿出来,大家一边吃,一边把情况跟李晗说了一遍。



        介绍完情况,文讷望着李晗,轻声问道:“晗姐姐,你怎么看?”



        李晗愣了一会儿,看看另外三人,慢慢说道:“我觉得……黄宗盛……嫌疑比较大。”



        卢振宇和文讷对视一眼,都暗自长出一口气,心说还好,晗姐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够保持清醒头脑的。



        “那现在怎么办?”卢振宇问道,“能不能逮捕黄宗盛?”



        李晗和文讷都吓了一跳,异口同声道:“当然不能!”



        卢振宇问道:“为什么?”



        谷教授看了一眼文讷,点点头:“小文,你跟小卢解释一下。”



        文讷说道:“卢兄,我问你,现在有过硬的证据,证明黄宗盛就是真凶吗?”



        卢振宇想了一下,摇摇头:“还真没有。”



        文讷又问道:“连续绑架、长期囚禁、杀害多人,这种罪一旦坐实,只能是死刑,那你觉得我们连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黄宗盛会承认吗?”



        卢振宇懂了,说道:“肯定不会,就算再逼供,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得挺着,因为承认了必死无疑,不承认还有一线生机。”



        文讷说道:“不是一线生机,而是生机大大的,毕竟现在正在反对刑讯逼供,减少冤假错案,陆傲天那边连DNA的证据都有,警方都没刑讯逼供,你想他们会逼供黄宗盛吗?再加上黄老师在近江粉丝那么多,那些女孩子在朋友圈一发,这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卢振宇慢慢点头,他也明白了,现在就算把黄宗盛抓了,根本拿人家没招。



        谷教授也补充道:“最重要的是,黄宗盛手里的那些女孩子,在哪里?我们不知道。只要他不说,我们就找不到,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黄宗盛无罪释放,那些女孩全部饿死,永远也找不到了。”



        谷教授这几句话,说的在场三个年轻人不寒而栗。一想到这种恐怖的结局,三个人的后脊梁都凉飕飕的。



        ……



        卢振宇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继续侦查?”



        谷教授点点头:“只能继续侦查。不过现在情况好多了,起码锁定了一个重大嫌疑人,可以有的放矢的侦查了。接下来,你们可以盯着黄宗盛了。”



        李晗沉吟片刻,猛地抬头,坚定地说道:“我再去跟黄宗盛接触!小文,卢振宇,你们俩在暗,我在明,我们开始全方位无死角侦查黄宗盛!”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已经没有了对“黄老师”的仰慕,而是闪动着铁血女警的光芒。



        卢振宇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摇头道:“不行,昨天谢小曼和谷教授被打的时候,晗姐你不是穿着警服、坐着警车来的么?谢小曼看见你了,她已经知道你是警察了。”



        李晗一怔,犹豫道:“这个……没关系吧?谢小曼就算知道,黄宗盛不知道就行。”



        文讷一听就急了:“晗姐姐,不行,这风险不能冒!”



        谷教授也是连声阻止:“小晗,不能冒险!小曼已经落到黄宗盛手里了,你不知道她为了求生可能跟黄宗盛说什么……哪怕有百分之一的风险,你也不能去冒!”



        文讷也点头道:“对,晗姐姐,再说黄宗盛只喜欢音乐女生,你又不是音乐女生,根本不属于他的目标,你就算和他接触,他也最多把你当成其他到店里来玩的女孩一样,就是交个朋友玩玩而已,不可能把你当成完美猎物的。”



        李晗就有点不高兴,说道:“那谁是他的完美猎物?你是完美猎物?”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文讷身上了,文讷微微扬起下巴,淡定地点了点头:“对,就是我,如果他一直都有一个想抓而没抓到的‘完美猎物’的话,那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