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诡异录音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诡异录音

        卢振宇开着车进入了废弃游乐场,没多远就碰上了一道封锁线,好几辆警车停在那里,几个警察站在旁边抽烟说话,卢振宇刚到跟前就被拦下了。



        警察说这里面是案发现场,正在勘察,闲杂人员不得进入,卢振宇看远处确实有一群穿着“便衣刑警”马甲的警察在搜索,还有一条披着POLICE背心的警犬到处嗅,心中感到一阵欣慰,赶紧跟警察说你们是不是在查金天鹅集团的大小姐被绑架案?我是当事人,我是她男朋友啊,这案子我有参与,让我进去吧,我能帮上忙!



        几个警察相互对视一下,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一个领头的打量着卢振宇,看他这辆半旧的国产哈佛,还有这一身屌丝行头,警惕地问道:“你是金天鹅集团大小姐的男朋友?你叫什么?你做什么工作的?”



        卢振宇这会儿满脑子的烦心事,已经很焦躁了,无视了警察的态度,直接说我是文讷父亲的徒弟,都是北泰晚报的,我们爷儿三个从江北到近江来暗访的,然后又把文讷的情况简单说了几样,住哪里,开什么车,她妈妈是谁,她后爸是谁,她哥哥是谁,失踪前在哪儿打工……



        面前几个警察这时候完全收起了戏虐的表情,都是一脸严肃,为首的警官甚至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盯着他:“你说,这件案子你也有参与?”



        卢振宇一个劲儿点头:“是啊是啊,我是三名骨干之一。”



        警官露出欣喜的神色,但仍然叮嘱了一句:“你知道,报假案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我报什么假案啊,当然是真的!”



        警官点点头,跟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三人突然一拥而上,一个擒拿直接把卢振宇按在了车门上,然后二话不说上了背铐。



        卢振宇大声叫唤:“哎!你们干什么!”



        就听那个警官兴奋地用对讲机报告:“张队张队,嫌犯之一投案了!嫌犯之一投案了!初步交代是团伙作案,至少有三名骨干!”



        卢振宇欲哭无泪:“我靠,我说是绑架案了么?”



        ……



        十分钟后,卢振宇捧着杯热咖啡坐在警车旁,李晗陪坐在旁边,一边宽慰,一边责备道:“唉,卢振宇你也真是的,再着急也不能说话不过脑子啊,幸亏我来的快,要不然你就二进宫了,怪不得小文说你是撒手没。”



        卢振宇瞥了她一眼,一肚子窝火,心说小文还说你是萨摩耶呢。



        虽然误会澄清了,但卢振宇却不能立刻就走,旁边还有个警察给他做笔录,毕竟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他是这件事的重大参与者,平时又跟文讷走得最近,所以警方得找他问话,现在调查小组的其他几个人都已经做过笔录了,就差卢振宇的了。



        调查小组原先跟警方是“竞争关系”,现在只要小文回来,别的都不重要,所以现在的方针是跟警方无条件合作,只有这样,小文获救的几率才能最大。



        既然如此,卢振宇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把知道的全说了,还很不厚道地把路老师的事儿、还有许家豪垂涎自己妹妹的事儿,全跟警方和盘托出了。



        尤其是那个路老师,卢振宇一想起她就恨得牙痒痒,这娘们儿一身本事不干好事,除了偷画就是截胡,租个房子整天蹲在黄宗盛隔壁,现在小文真被绑架了,你在哪里?你倒是截胡啊!五千万让给你都行,你倒是把小文截下来啊!



        警察倒是没多意外,这些他们已经知道了,文讷家里警方已经去走访过了,许家豪倒是很坦然,没有避讳自己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妹妹的爱慕,警察也能理解,毕竟两人年龄只差几岁,而且没有血缘关系,产生情愫也很正常。



        对于神秘的路老师,警方对她很感兴趣,因为名画被盗案件,目前警方也正在找她。



        好容易做完笔录,卢振宇想进去参加搜索,但警方把他拦在外面,意思是你就别添乱了,心情我们理解,但还是请你相信警方吧。



        卢振宇无奈,也不在这浪费时间了,开车就走,他的目标多得很,现在就跟高考一样,一道题做不出来就赶紧绕过做下一道题,争分夺秒。



        ……



        十几分钟后,车开到北岸仓库区,来到了黄宗盛租的那个小院子。



        老远就看见院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卢振宇把车停到旁边的巷子里,凑到院门口往里一看,一个肩膀上两道拐的年轻警察正在黄宗盛租的那辆汉兰达旁,抓耳挠腮的打电话:“……对对,没有……后厢也看了,目测没什么有明显的痕迹……行车记录仪倒是有,就是没有储存卡……张队,那我是先回去,还是在这儿等技术鉴证那边的人过来?哦,那好,那我先回去。”



        只见年轻警察带上汉兰达的门,风风火火地跑出来,钻进警车,拉着警笛一路飞驰走了,连就站在院门边的卢振宇也没看到。



        卢振宇跑进院子,围着汉兰达转了两圈,大致观察了一下,昨晚太黑了,没能仔细看,然后试着拉了一下车门,居然拉开了,看来那个小警察也是够毛糙的,走的时候都忘了把门锁死。



        他把头探进去大致看了一下,很快在后座地板上发现了一根长发,他小心地捏起来,差不多正是小文头发的长度,而且这根头发是乌黑的,没有染过焗过,这也符合文讷的发质特征。



        卢振宇小心地把头发放回原地,这种证据自己用不着,还是留给警方技术鉴证人员吧。



        他又看了一下行车记录仪,储存卡果然被拔走了,看来黄宗盛做这种事也是老手,估计要不是急着跑路,他能把整辆车内部彻底清洗一遍,连这根头发都不会留下。



        卢振宇突然想到,这辆车是租来的,现在租车公司的安全措施都做得很到位,也许行车记录仪会同步备份到云端吧?就算储存卡拿走了,租车公司那里应该也有备份吧?



        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打给李晗:“晗姐,我在仓库这边,刚才警方派人来检查汉兰达,行车记录仪里面的储存卡没了,被黄宗盛取走了,我想,租车公司应该有备份吧?”



        李晗还没听明白:“什么备份?”



        “行车记录仪如果有同步到云端功能的话,那租车公司怎么也得有云端的备份吧?”



        这次李晗听明白了,她说:“倒是个办法,你等一下,我问问哈。”



        过了片刻,她再次打过来,夸奖道:“卢振宇你可以啊,都想到警方前边去了,我已经提醒他们了,他们这就派人去租车公司查云端备份,不错不错,加油!”



        李晗的鼓励并没让卢振宇心情更好一点,他仍然是满心的焦躁,哼哈两声就挂掉了。



        他盯着汉兰达车内,搜索着蛛丝马迹,心中想着:希望行车纪录仪好歹能够提供点线索吧……估计也有限,毕竟行车轨迹早就查过了,行车记录仪也就是个锦上添花的东西,除非黄宗盛一边开车一边自言自语,直接把要去哪里说出来,否则也就是聊胜于无。



        “嘟嘟嘟。”



        卢振宇一个激灵,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仔细听一下,就响了三声,然后就没有了。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错把远处的什么声音听进耳朵里了,又钻出汉兰达,仔细辨认着远处的声音,但都不像。



        他又把脑袋伸进车内,仔细搜寻了一番,仍旧是什么都没有,就在此时,又是隐约的“嘟嘟嘟”三声,这次听得清楚,确定没听错,就是车内发出来的,而且似乎就是手机快没电的时候告警的声音。



        卢振宇看到手套箱,心中一动,一下拉开,里面赫然有一部手机。



        他大喜过望,把手机拿出来,这是一部三星的大屏手机,看样子是前两年的旧款,不过屏幕够大,按了一下侧键,屏幕亮了,但是锁屏的,果然,右上角电量标志已经呈现红色,即将没电。



        有没有可能是黄宗盛的?卢振宇嘀咕着,不过看着手机的块头,电池怎么也得有好几千毫安,待机个几天不是问题,黄宗盛昨天才租车,那也有可能是上一个租车客人的。



        卢振宇找东西把卡槽捅开,发现里面没有SIM卡,只有一张32G的TF卡,他有点纳闷,心说没装SIM卡的手机带出来几个意思?又不能用。



        他看了一眼行驶记录仪,心说难道也是SIM卡上有什么秘密,被黄宗盛取走了吗?不会吧,这又不是行车纪录仪,直接把手机整个儿拿走不行吗?多此一举干嘛?还留个TF卡在这里!



        卢振宇把卡拿出来,装进了自己手机里,然后进去浏览,却发现这张卡几乎是新的,连文件夹都很少,唯一的大文件就是一段录音文件,竟然占了十几个G!



        他看了一下文件属性,录音时间是从昨天晚上七点半开始,一直到刚才才结束,时长接近21个小时!



        怪不得把个只有TF卡的手机带出来,原来就是为了录音!



        昨天晚上七点半开始录,那不用问了,黄宗盛录的!



        卢振宇心脏狂跳,点开了这段录音文件,仔细听着,激动的就跟当年第一次偷偷摸摸看毛片一样……



        录音中,杂音似乎很大,有引擎的震动声,还有颠簸的“咣当咣当”声,很明显这是放在手套箱里的原因。开始好长时间都没声音,卢振宇忍不住拖动进度条,就听见黄宗盛的声音,好像在跟谁打电话:“好,我现在已经到纺织宿舍楼下了,接下来要我干什么?好,明白了。”



        就在卢振宇开始惊悚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把他吓了一跳,一看是李晗的,骂了一声还是接起来了:“晗姐,啥事?”



        “我刚才直接跟他们到租车公司去了,”李晗说道,“你猜的没错,他们果然有行车记录仪的备份。”



        卢振宇激动起来:“怎么样?录到什么了?黄宗盛在跟谁打电话?”



        李晗奇怪道:“打什么电话?没有啊,黄宗盛这一路一个电话也没打,就是在纺织宿舍停了一下,然后在游乐场那里停了一下,最后就开到北岸区仓库了,和GPS行车轨迹显示的一样,基本上是没录到什么声音,而且这家伙反侦查意识很强,三次下车的时候都没从车前头过,记录仪也没拍到他的身影,不过你也别灰心,你能想到这个已经很不错了。”



        卢振宇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大疙瘩,心中暗道:“难道出了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