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提琴上的指纹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提琴上的指纹

        许庆良的这套别墅在紫竹林里面算比较大的一款,地下一层地上三层,一楼除了客厅、正餐厅、早餐厅、中西厨房、休闲厅之外,还有一间客卧和一间保姆房,二楼除了书房和主卧,也有两间次卧,一间是许家豪的,一间是文讷的,不过两人都不常回来住。三楼是阁楼和大露台,主要当作健身房和古兰丹姆的练功房。



        可就是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房间,文文却偏偏要在客厅睡!古兰丹姆也是一头雾水了,再三问过,文讷才低声说道:“在卧室里睡,我害怕。”



        古兰丹姆哑然失笑,过去搂着女儿,轻抚她的头顶,柔声问道:“害怕什么呀?怕鬼啊?你一个人住纺织宿舍小房子都不害怕,怎么到了妈妈这里反倒害怕了?”



        文讷嘟着嘴说道:“反正,我在小空间里睡觉就是害怕,我得在宽敞的地方睡觉……反正,你要不让我睡客厅,我就出去睡大街。”



        古兰丹姆明白了,女儿这是得了幽闭恐惧症了,害怕狭小的空间,不用问,这是在那个地下魔窟里受的刺激。



        想到这里,古兰丹姆忍不住咬牙切齿,听说那个色魔是先吞枪自杀的,真是太便宜他了,真应该让他活活烧成灰!



        既然如此,古兰丹姆只有答应女儿在客厅睡,保姆回来之后,她吩咐把榻榻米找出来,等晚上在客厅铺个宽敞舒服的床铺,现在只有先依着女儿,看过几天能好不,如果不好的话,那就真得去看心理医生了,唉,可怜的孩子。



        ……



        当天晚上,李晗叫上了几个处得比较好的同事,非要请张洪祥和卢振宇吃饭,说案子破了,得庆祝一下,开个庆功宴。



        张洪祥五千万飞了,心情不好,不想跟他们闹腾,但李晗说张叔你是主角,你不去,那我们也不去了,好说歹说,张洪祥也想探探警方那边的口风,才愿意去了。



        李晗说要不去阿丁的饭店吃上海菜吧,好多天没去了,谁知一提丁海卢振宇就来气,说这小子也太不是那么回事了,小文被绑架这两天我们都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恨不得跟《飓风营救》里边那个老爸一样,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丁海倒好,连个头也不露,抱着老婆过他的小日子,不就是看我们报警了,觉得奖金没戏了吗?世态炎凉,这种人怎么跟他做朋友。



        李晗一想,也确实是的,着实气人,说那就不去他那儿了,我们去吃潮汕牛肉火锅吧!



        喝着鲜美的牛肉汤,看着大片的雪花牛肉和牛肉丸在火锅里翻腾,蘸着潮汕特有的沙茶酱,大口喝着啤酒,卢振宇心情才好了起来,那些不快的事情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张洪祥笑道,丁海这么做是很正常的,人家操持个饭店,本来就忙的要死,原先跟咱们一起查案子,那是为了分五千万,也是硬挤时间的,现在我们都跟警方合作了,那人家还掺和啥?义务劳动啊?咱俩急,废话,小文是我闺女,是你女朋友,咱应该急的,可人家是小文什么人吗?反过来想想,要是秦琴被绑架了,丁海又报案了,五千万跟你没关系了,那时候你也少不了置身事外,最多跟着帮点小忙,那也是你没开饭店,是个闲人……所以说人啊,就这样,关键时候都会趋利避害,谁也别觉得谁比谁高尚多少,谁比谁自私多少,这就是人性,世态炎凉不炎凉,就看你怎么看了。



        一番教导,说得在座的年轻人频频点头不已,仿佛碗里盛的不是牛肉汤,而是心灵鸡汤。



        吃饭的时候,卢振宇又问道那个手机录音的事,说你们警方是怎么看的?



        李晗有些尴尬,看了几个同事一眼,摇摇头笑道:“应该是黄宗盛故意混淆警方视线的,故意杜撰出一个金老板来,增加案子复杂程度,把水搅浑……”



        卢振宇心说这不是胡扯吗,混淆视线?那有必要说“我已经到纺织宿舍楼下了”这句话吗?这不是坐实自己的罪证吗?



        他刚想再问,张洪祥在桌下踢了他一下,卢振宇会意,不吭声了,闷头吃肉。



        “对了,”李晗又兴奋起来,“卢振宇,张叔,你们还不知道吧,今天市局的走访了纺织宿舍的住户,你猜小文对门的602是谁租的?”



        “谁租的?”卢振宇和张洪祥对视一眼,“我靠,不会是黄宗盛吧?”



        李晗笑道:“就是黄宗盛!我也是刚知道,中介说租房子的人姓金,但侦查员一看扫描的身份证照片,就是黄宗盛!也就是说,他是拿的假身份证租下的这套房子!”



        卢振宇和张洪祥都是一阵毛骨悚然,我靠这太恐怖了吧,果然是精心策划,早有预谋,连隔壁的房子都租了!



        卢振宇问道:“他是什么时候租的?”



        “八号租的。”



        “这个月八号?那没几天啊!”



        “对,”李晗说道,“小文是十八号被绑架的,黄宗盛八号就在她隔壁租了房子,注意还是在他过生日之前的好几天,说明黄宗盛早就打算绑架小文了,并不是谷教授分析的那样,非得是小文说要去英国留学,他才下的决心……小文去不去留学,他都打算绑架小文了!”



        张洪祥沉吟着说道:“还有一点不对头,为什么他这次就知道用假证租房子,而租北岸区仓库、租防空洞仓库怎么就用真证呢?”



        片刻后,另一个男警察说道:“这个,具体原因,还在分析中,也许是租两处仓库的时间在前,那时候他还没弄假证吧?等到准备租纺织宿舍602了,他刚好弄了个假证,于是就用假证租了吧?还有种可能,是他不想让人把租仓库的和租纺织宿舍的名字联系起来吧?”



        尽管略微有些牵强,但一时也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只能姑且信之了。



        卢振宇很不甘心,问道:“是不是他假证上的名字姓金,所以你们才认为他和那个‘金老板’就是同一个人的?”



        那个警察笑道:“虽然不能完全这么说,不过这倒是原因之一。”



        张洪祥突然想到了,问道:“对了,三年前那个谋杀案到底是不是黄宗盛干的?”



        李晗点点头:“是他。市局技侦到黄宗盛家里提取了他的指纹和生物检材对比过了,证明他就是三年前眉笔杀人案的凶手,也就是说,那个案子也破了。”



        她笑了一下,说道:“说起来,这还得感谢路老师,要不是她孜孜不倦的窃听,怎么能捕捉到这个线索呢?哪天把她也请出来,大家坐坐吧。”



        卢振宇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连忙问道:“对了晗姐,地下室里都找遍了吧,还是没找到徐晓慧吗?”



        李晗摇摇头:“没有……已经跟其中的几个女孩做过笔录了,他们都说从来就没有过徐晓慧这个人,根本没来过。因此,我们怀疑徐晓慧失踪很可能是另案。”



        “那,有没有可能是他把徐晓慧单独关在了别的什么地方呢?”



        另一个警察笑笑:“不是没有可能,目前正在全市可能适合租来作囚禁场所的地方进行排查,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为什么要把徐晓慧单独关押呢?”



        卢振宇一愣,脱口而出:“徐晓慧漂亮啊!”



        说完就后悔了,脸皮微微发烫,赶紧喝了口汤掩饰一下。



        那个警察笑了:“伙计,你也看见了,那里边的女生哪个都是颜值担当,再加上才艺,啧啧啧,要我说,开个天上人间都不夸张……咳咳,那徐晓慧的照片我也看过,扔在里边也就中等偏下水平,而且黄宗盛还喜欢有才艺的,徐晓慧有什么才艺?啥都没有,听说在广告公司里连图都不会画,只能当个前台。”



        卢振宇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有道理。



        ……



        紫竹林别墅,许家一家人也在吃晚饭。



        自从小文接回来之后,许家豪晚上也不应酬了,这两天都回家吃晚饭,饭桌上竭力展现一个成熟睿智优质男的风度,细心呵护,谈吐幽默,用尽浑身解数哄文讷开心,这时候许庆良和古兰丹姆也都很配合,尽显慈父慈母的本色,一家人就一个任务:让小文尽快开心起来。



        而文讷也很懂事,从不在继父和哥哥面前摆脸色,该笑眯眯的时候就笑眯眯,有问必答,很配合的扮演一个乖乖女的角色。



        古兰丹姆随口笑道:“对了庆良,过阵子咱们再单独请那谷修平一次吧,好好谢谢人家,上次还掺着那么多公安局的当官的,气氛太功利了。”



        许庆良笑道:“行啊,你说请就请,毕竟是咱女儿的救命恩人,谢多少次都不多。换个地方吧,鲍翅楼如何,你说日子,我让秘书安排一下。”



        古兰丹姆笑道:“别挨得太近了,下个月吧,中下旬的样子。”



        许庆良有些意外:“下个月中下旬?那还有将近一个月呢,有必要拖那么久吗?”



        古兰丹姆笑道:“就得这样,等这件事慢慢的凉了,咱们再请,人家才觉得我们是真心的,想跟人家真心交往。”



        许家豪也有些意外,笑道:“真心交往?”



        他心说有这必要吗?就算那老头有不少学生都在公安系统当官,那毕竟还隔着一层呢,再说老头都退休那么久了,人走茶凉,酒席上人家敬你杯酒是给你面子,真找人家办事,那就难了,要不然底下那些小混混还能整天去砸玻璃泼大粪?



        文讷低头默默地吃着菜,她知道妈妈心里打的什么算盘,酒席上谷教授没少炫耀他在美国当医生、马上要开诊所的儿子,还说今年圣诞节前夕儿子就会回来,美国那边圣诞节放假,再加上自己攒的年假,大概十二月中下旬就能回来。



        唉,又要被妈妈安排相亲了……



        “对了,家豪,”古兰丹姆说道,“市局那边你有熟人吧?你打听一下,咱家那把曹树堃的琴,到底有没有找到?”



        许家豪说道:“不错,这倒是个事儿。不过,就怕里边有懂行的,知道那把琴值钱,给吞了,然后告诉咱说琴被烧了,咱不信都不行。”



        古兰丹姆点点头:“所以让你找熟人问。”



        许庆良笑道:“你们两个啊,人家好歹也是堂堂的公安局,值钱的赃物见得多了,还吞你一把琴?”



        许家豪笑道:“爸,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那些警察,一个月拿到手一两万算多了吧?那把琴价格顶一辆豪车了,真有那个机会,能不动心?”



        文讷这时候笑道:“要是真烧了,那我就没琴用了,爸爸,您能不能把咱家那把‘镇宅之宝’借给我用?”



        许庆良笑道:“问你妈,你妈咱家是领导。”



        这时候,古兰丹姆怎么可能让女儿失望,哪怕女儿说要天上的星星她也得给摘来,何况只是一把琴而已,她只是溺爱地笑骂了女儿一句“趁火打劫”,就点头答应了,许家豪立刻在旁边应景儿地配合,很夸张地表示出羡慕嫉妒恨。



        ……



        晚饭后,文讷缩在单人沙发里玩手机,悄悄地给李晗发文字微信:



        “晗姐姐,我那把小提琴烧掉没有?”



        李晗很快回了:我帮你问问。



        过了一会儿,她又回了:恭喜,不在那个起火房间,完好无损,明天给你送过去。



        文讷继续打了一段文字:保护好,最后一个拉那把琴的是那个“老师”,上面有他的指纹,比对一下,看是不是黄宗盛的指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