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全部消失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全部消失

        李晗正在吃饭,收到文讷的消息,赶紧打电话提醒办案的同事,同事语气很含糊,问她干嘛呢,李晗说我吃饭呢,同事说要不你吃过饭过来一趟吧,大家研究一下案情新进展。



        李晗知道,那个同事一直想追自己,一有机会就想跟自己接近,不过无所谓,去看看案情进展也好,现在魔窟打开没几个小时,可以说每分钟都有新发现。



        虽然这些女生失踪案一直是市局在办,但市局方面大部分都归到“陆傲天迷奸杀人案”里了,剩下少数几个因为陆傲天都有过硬的不在场证明,实在并不进去,也都列为单独的失踪案处理了。



        但自从文讷被绑架之后,这案子就成了省厅挂牌督办案件,在刑侦总队安犁天亲自过问下,重新成立了“11·18系列失踪案”专案组,李晗和几名同事代表省厅进驻了市局,现在这案子已经在省厅的监督指导下在侦办了。



        ……



        李晗和卢振宇他们吃完饭,赶紧开车到了市局,一进门就问那把琴上的指纹到底是谁的。



        同事告诉她,谁的指纹都没有。



        李晗顿时就愣了。



        同事告诉她,不光那把琴,魔窟里所有的乐器、还有可能被嫌疑犯经常使用的物品,都已经拿去物证检验了,无一例外检测不出任何指纹!



        就拿古文讷的那把小提琴来说,无论是琴身、指板、还是弓子上面,一个指纹也没有!



        不但没指纹,也提取不到任何生物检材,就连腮托这种夹在下巴下的部位,也被擦得干干净净,连一点皮屑也没有!



        李晗彻底懵了,她知道就算是新买的琴,上面至少也会有制琴师和销售人员的指纹,像现在这么干干净净,那就只能是为了掩盖证据而擦的了。



        同事还说,不光所有的乐器都被擦得干干净净,整个地下魔窟,目前能找得到的指纹,大部分都是那些女生自己的,少部分是卢振宇的和特警队员的。



        李晗怔了半晌,说道:“那就是说,嫌犯早就知道巢穴会被攻破?”



        同事点点头:“未必知道一定会被攻破,但至少是未雨绸缪,上面那么多挖掘机,他不可能不做一点准备。”



        魔窟主体部分,共有一个大房间和十二个小房间,十九个女生住着其中的五间,“辅导员”单住一间,另一间是“老师”的房间,剩下五间一间是储藏室,一间是厨房,一间是浴室兼洗衣房,剩下两间空着,文讷当时就被囚禁在其中一间。



        据女生们说,“老师”很少到她们的房间里去,如果想要“临幸”谁的话,都是把谁直接叫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用女生们的话说,叫“到办公室去”。所以女生房间里肯定只有她们自己的指纹。



        至于辅导员的房间,因为那女人刚脱离生命危弦,还没法审问,所以不知道“老师”会不会在她房间过夜,但目前还没在她房间找到其他人的指纹以及生物检材。



        至于“老师”自己的房间,不用问了,擦得干干净净,连床上的被褥都没了,地上也是干干净净,连点灰都没有,估计是用吸尘器洗过、又拖过的。



        至于厨房,大部分女生都没去过,主要是辅导员和两个受信任的女生负责做饭,其中一个就是那个被谢小曼用长笛打伤的女生。



        据女生们说,里面虽然每天只有两餐,但伙食还不错,但主要是蒸、煮,或者是微波炉和烤箱做的,绝对没有煎炒烹炸这些做法,可能是怕产生油烟,引人怀疑吧。



        她们说“老师”来的时间不固定,一般每隔几天来一次,长的话十几天来一次,这时候食物烹饪水平就会大幅提升,她们猜可能是“老师”在亲自下厨。



        李晗想,这也符合黄宗盛的特征,小文被邀参加黄宗盛生日的晚餐,黄宗盛的厨艺就很好,据小文说,赶得上饭店厨师的水平了。



        同事告诉她,厨房和储藏间是两个最有希望提取到嫌犯指纹的地方,虽然也是被擦过了,但这两个房间的物品众多,肯定会有百密一疏的地方,现在正在紧锣密鼓的检查。



        至于大教室,全烧光了。而且烧之前肯定也擦过了,因为就算墙壁上,也照例是一枚指纹也没有……



        ……



        夜里十一点多,文讷缩在客厅地铺的被窝里,玩着手机,这时候才收到李晗的消息:没有指纹!除了那些女孩的、辅导员的、你的、卢振宇的和警察的之外,再没别人的指纹!



        文讷咬着嘴唇,盯着屏幕愣了半晌,又发了一条信息:“尸体能确定是黄宗盛吗?”



        李晗回道:“没有尸体了,大部分烧成骨灰了。”



        文讷心中大骇,心脏砰砰跳起来。



        李晗很快又发来一条:“不过还剩少量骨头,正在做DNA比对,估计十二点前就能出结果了。”



        就在文讷刷着微信等结果的时候,突然听到楼梯上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有人蹑手蹑脚的正在下楼!



        文讷正紧张呢,后背汗毛都竖起来了,一下关掉屏幕,屏住呼吸,半张脸缩在被子里,瞪大眼睛看过去,只是她眼睛刚看了亮屏幕,现在一时不能适应黑暗,只听到那个脚步声慢慢的越走越近,而且身材高大,绝对不是妈妈!



        文讷紧张到了极点,索性咳嗽了一声,那个黑影站住了,呆立片刻,低声道:“小文?”



        “哥?”文讷声音有点发颤,“你……你到下面来干什么?”



        许家豪呼了一口气,小声笑道:“嗨,你把我也吓了一跳……突然看客厅睡了个大活人,还真不习惯……那什么,我那屋卫生间没纸了,下来拿包纸。”



        文讷疑惑道:“爸妈这儿的卫生间不都有智能马桶圈么?”



        “我那屋的坏了……”许家豪摇头道:“当初老爸说不差这俩钱儿,托人买的一水儿日本货,我说日本水质跟咱不同,没准得堵,而且也都是中国生产的,都一样,老头死倔,说出口和内销的标准能一样么?现在呢,堵了吧?我那儿的怎么就不堵?哼哼……”



        文讷看着许家豪念念叨叨说了一大堆,然后顺着楼梯下到地下室,听到他在储藏间翻腾了一会儿,很快拿着一包厨用抽纸上来了,对文讷小声道:“哥不打扰你了,睡觉吧。”然后蹑手蹑脚回二楼了。



        文讷惊魂未定,突然微信响了一下,把她吓了一跳,一看,是李晗发来的信息:“对比结果出来了,死者是黄宗盛。”



        听到这个消息,文讷更加惊恐了,她宁愿被烧死的那个人不是黄宗盛,黄宗盛已经暴露了,就算潜逃中也没那么可怕。



        文讷在紧张和不安中辗转反侧,翻看各种新闻,自从昨天警方打开魔窟到现在,几个小时之内,这个案子已经刷爆朋友圈了。



        目前网上疯传的信息还不多,主要还是“多名少女被色魔囚禁数年”、“色魔囚禁杀害多名女大学生”、“震惊全国的特大囚禁性奴案”、“文革工事变淫窟”这类自媒体标题,文讷大致翻看了下,还好,目前爆出来的都还是冰山一角,而且还没有女生照片被曝出来,自己的名字也还没被提到。



        不过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和照片被曝光是早晚的事,虽然她平时一个人住,很有防范意识,从不在朋友圈发自己照片,也没发过个人信息,只是发美食,但架不住自己跟闺蜜合过影,被人扒出来只是时间问题。



        在恐惧和焦虑的折磨下,文讷直到快天亮,听到保姆起来干活儿了,这才沉沉睡去。



        ……



        直到第二天下午,文讷才睡醒,醒来后发现客厅一个人也没有,拉着窗帘,光线昏暗,后面休闲厅方向隐约传来低声说笑的声音,好像还是塔吉克语,她明白了,大概是姨妈来了,正跟妈妈聊天,大家怕打扰她睡觉,都改到休闲厅活动了,而且还很体贴地为她拉上了窗帘。



        文讷感到一阵暖暖的温馨,穿好衣服,回楼上自己房间洗漱梳头,再下来的时候,保姆已经很有眼色地把地铺收拾好了。



        手机微信又响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是李晗转发给自己的一条新闻,标题是《音乐性奴案大反转——性奴自称心甘情愿,拒绝被救,被当场打死》!



        文讷一愣,这是什么节奏?



        她迅速点看,说的是里面的女生都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都跟色魔一条心,警方进入魔窟时,她们都不愿意出去,还大喊提醒色魔,有一个女生被绑架的时间短,阻止其他女生喊叫,在厮打中将一名女生打死,据悉目前涉事女生已经被刑事拘留。



        写得比较乱,文讷没看明白是谁把谁打死了,她悄悄返回楼上房间,给李晗打了个电话,李晗很激动地告诉她,打死人的女生是谢小曼!



        文讷大吃一惊,看不出谢小曼文文静静的,竟然会打死人?



        李晗很快把情况都告诉她了,包括卢振宇怎么找的图纸,怎么顺着隧道爬进魔窟,然后谢小曼为了阻止那个女生,搏斗中将她打死了,再后来卢振宇怎么跟黄宗盛搏斗,赤手空拳的把持枪的黄宗盛逼到“大教室”里,走投无路自杀了。



        文讷这才知道另一个版本,这两天卢振宇一直没联系她,她心情低落也不想主动联系别人,听到的都是官方版本:即警方攻破魔窟这一个。



        她胸中激动不已,各种情绪起伏着,她当即给卢振宇打了个电话,颤声说道:“撒手没……撒手没……”



        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了。



        “喂?小文?小文?怎么回事?”



        文讷抽了一下鼻子,哭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卢振宇那边还挺纳闷:“不告诉你什么啊?”



        “不告诉我你钻下水道的事……”



        卢振宇一愣,嘿嘿笑道:“那不是怕你嫌脏吗?”



        文讷现在顾不得哭哭啼啼,抹了把眼泪问道:“卢兄,你听说谢小曼的事了吗?”



        “听说了!晗姐刚告诉我!听说死者家里还挺牛逼的,要不然警方也不至于就刑拘。”



        文讷坚定地说道:“你现在有空出来吗?我们详细聊聊,你把当时的情况都告诉我,我整理一下,用我的公众号发。”



        “啊?这个……”



        文讷接着说道:“对了,还有我爸那边,我再写篇纸媒版的,用我爸的名义发北泰晚报。”



        “不是,小文……晗姐说了,你知道就行了,让咱别乱来,要相信警方……”



        “是吗?那我现在还在魔窟里拉琴呢,”文讷冷笑一声,低声说道,“我现在就相信你,还有我爸,除了你们,别人谁也不信!”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文讷想了一下,说道:“我想去见见谷教授,我……我有些事情拿不准,想向他请教。”



        “你不是说除了你爸和我,谁也不信么?”



        “那就再加一个谷教授,”文讷笑道,“本宫有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