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诱杀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诱杀


                谷修齐又恢复了那种苍老但和蔼可亲的声音,呵呵笑道:“哦,是小文妈妈是吧,我是谷修平啊。”

        对面古兰丹姆明显有些意外,然后声音变得客气热情:“哦,谷教授啊,你好你好,那个……文讷跟您在一起吗?”

        “小文啊,唉,别提了,她去卫生间洗鸡蛋去了……”

        古兰丹姆没听明白:“什么?洗鸡蛋?”

        谷修齐无奈地摇头念叨着:“唉……要不说现在人这素质啊,刚才有个买鸡蛋的老太太从旁边过,小文就碰了她一下,她就拽着小文不让走,非说她那一袋子鸡蛋是小文撞碎的,还把整袋子鸡蛋往小文脚底下摔,弄得她满脚鸡蛋黄,要不是李晗亮出了警官证,还不知道被她怎么讹上呢……现在小文进去洗脚了……”

        古兰丹姆听着老头颠三倒四的唠叨,这会儿才算听明白,放心了,笑道:“哦,你们这会儿在家乐福超市里是吧?”

        “是啊。”谷教授呵呵笑道,“晚上吃饭的时候两个小丫头过来看我了,小文还跟我们家润田视频来着,唉,你还别说,两个孩子还真聊得来……呵呵呵……”

        他一边说,一边快步走回客厅,二话不说,先把手环给文讷戴上了,文讷都听见了,眼瞅着妈妈就要被这老家伙骗过,绝望地使劲儿哭喊着,但声音大部分都被毛巾堵住了,谷修齐看了她一眼,微笑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捂着手机话筒,又回到了卧室,关上了门。

        古兰丹姆一听,自己女儿和谷教授的儿子视频了,还很聊得来,顿时心花怒放,又听到手机里传来一声提示音,知道女儿洗完脚,又把手环戴上了,彻底放心了。

        她眉开眼笑:“是吗?呵呵呵,我就说过,我们家文文性格开朗,朋友多,跟谁都能聊得来,咳咳,不过,她的朋友都是女孩嘛,我们文文还从来没跟男孩子交往过,能跟润田聊的这么开心,也是这两个小孩有缘嘛。”

        谷修齐也笑道:“是啊,润田也是木讷性格,从来不敢跟女孩子讲话的,能跟小文聊的这么投缘,按照心理学上说,这就是一种性格上的互补,翻译过来,也就是缘分。”

        古兰丹姆笑道:“真的呢,这就是缘分,对了谷教授,圣诞节也快到了,润田哪天回国啊?大家自己人,我安排个车,让文文跟着,一起去机场接一下吧。”

        谷修齐于是说了“儿子诊所刚开张,今年回不来”的那套说辞,古兰丹姆有些失望,但听到未来女婿已经在美国开诊所了,等于步入上流社会了,心中更是满意得不行,心说回头一定得好好告诫女儿,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这么好的男人,别让那些美国小婊砸抢走了。

        谷修齐笑呵呵地加了一句:“要不,等小文出来,让她再给你打个电话还是怎么着?报一下平安。”

        古兰丹姆顿时有些尴尬,赶紧笑道:“哎呀,谷教授您说什么呀,文文跟您在一起,我是最放心的,再说还有李晗,一老一小保护着我们文文,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嘛。”

        两人客气几句,挂上了电话。

        谷修齐长出一口气,仰面躺在床上,抬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

        古兰丹姆嘴上说完全放心,但还是看了一眼女儿手环信息,刚才有段时间心跳剧烈加快,应该是在超市里被老太太扔鸡蛋的缘故,又气又急,现在心跳基本正常了。

        再看gps定位,现在仍然没有信号,不过很正常,进入室内就没信号了嘛。至于轨迹最后出现的地方,正是谷教授家和东方财富广场之间的位置,也很正常。

        古兰丹姆完全放下心来,想到女儿跟谷教授儿子的将来,心情大好,又哼着歌,回到阁楼里继续练功了。

        ……

        谷修齐回到客厅,笑呵呵地坐在文讷旁边,拿起她的手腕,观察着这只手环,笑道:“不错嘛,不是一般的手环,带远程报警的吧?一摘掉就报警?哼哼,真是聪明孩子。”

        他说着抬手捏了捏文讷的脸颊。

        文讷一阵恶寒滚过,屈辱的泪珠又滚落下来,她强撑着转移话题,哽咽道:“谷伯伯,为什么……为什么上次你给我打了一针,我都不能说话了……这次,我还能说话?”

        她知道,此刻必须保持沟通的状态,不然这个老变态对自己分分钟产生兴趣。只有尽可能拖延,才有可能想办法脱身。

        果然,谷修齐笑道:“小丫头求知欲还挺强的,我给你解释一下吧,失能剂也分好多种,有的是对全身肌肉都产生作用,而有的只是对大肌肉产生作用,对小肌肉不产生作用,这次给你用的就是,所以你只是身体动不了,但还能说话,还有你手指也可以动,感觉到了吗?对了,失能剂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也不会作用于膈肌,不然你就没法自主呼吸了,总之来讲非常安全,要不我也不会舍得给你用,明白了吗?”

        文讷抽泣着问道:“那……谷伯伯……”

        谷修齐用食指请按在她的嘴唇上,笑道:“叫老师。”

        “老师……”文讷打了个哆嗦,哽咽道,“老师,你会杀了我吗?”

        谷修齐一挑眉毛,很诧异地笑道:“杀你?为什么?我爱你还来不及,为什么会杀你?”

        文讷哭道:“我……我知道了你那么多的秘密……”

        谷修齐笑道:“没关系,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我们将会一直在一起,让你体会到做一个女人是多么的幸福,我会把当年对文昭的爱,加倍的倾注到你身上。”

        文讷听得既惊恐又恶心,她知道,当年这个男人可是"qiang jian"了文昭的……

        她战战兢兢地问道:“难道,你还有别的……别的地方吗?”

        谷修齐微笑着点点头:“狡兔三窟,这是肯定的。”

        文讷心中一惊,试探着问道:“那,徐晓慧在那边吗?”

        “徐晓慧?”谷修齐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哦,就是卢振宇原来的同事吧?不,她不是我的菜,我说过,今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再没有别的女生跟你争宠了。”

        文讷明白了,他手里已经没有别的女生了,他这时候没必要撒谎,那徐晓慧在哪里?

        不过此刻还顾不上徐晓慧,文讷自身难保,而且心中还有太多的疑问,需要源源不断的问他问题,不能给他时间去想别的什么邪念。

        她盯着谷修齐的眼睛,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问题:“真正的谷教授在哪里?他的妻子和儿子在哪里?还有……老师,您应该只有五十一岁,可您看上去就像真正的谷教授这么老,足有六七十岁,您的脸是真的这么显老呢,还是化装了?”

        谷修齐感慨道:“我坐了太久的牢,坐牢会让人显得更加苍老,而且你说对了,我的确化装了,年纪大的想化年轻不容易,但年轻的想化得老一点,就好办了,这都只是些小手段而已,回头你要是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洗掉化装,你会发现我只是个帅大叔,一点也不比黄宗盛难看哦。”

        文讷紧接着问道:“老师,黄宗盛也是你杀的吧?他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只是你的外围马仔,还是合伙人?”

        谷修齐似乎觉得文讷的问题有点多,按说这种处境下,她不该是这种表现的,不像个受害人,倒像个暗访记者。

        他冷下脸,盯着文讷的面孔,慢慢打量着,然后目光渐渐往下移,落在了她的胸脯上。

        见老师突然盯着自己的胸看,文讷紧张了,颤抖着说道:“老师……老……”

        谷修齐突然伸出手,一个接一个开始解文讷胸前的扣子,文讷全身颤抖着,闭上眼睛,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果不其然,文讷毛衣的胸口位置,别着一只小话筒,一根细线一直连到腰间。

        谷修齐脸色变得很难看,顺着这根线往里摸,很快从文讷的裤子口袋里拽出一只小录音笔。

        他看了一下录音笔上的小屏幕,显示还在录音,他一下把录音笔关上了。

        谷修齐捏着这只录音笔在文讷眼前晃了晃,问道:“这只是普通录音呢,还是……”

        “同步上传。”文讷冷冷地说道。

        谷修齐一愣,他本来怀疑会有人同步收听呢,那很可能就是卢振宇,那就不好办了。现在既然是同步上传……

        他盯着文讷的眼睛,逼问道:“上传到什么地方?”

        文讷咽了口唾沫,说道:“公安厅。”

        “上传到省厅?”

        文讷说道:“上传到刑侦总队长安犁天的邮箱里面,谷修齐,你完了。你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把我们留在这里,然后赶紧跑路。如果你想杀我灭口的话,光杀我一个没用,你还得杀李晗,李晗是警察,她家里在江东警界是什么背景你也知道,那样你将会成为全国警察公敌,公安部头号通缉犯,整个国家机器都会调集最多的资源,优先追捕你,你就算跑到国外,也是红通人员,这种普通的刑事犯罪,你避难人家都不接受,跑到哪儿都能给你引渡回来。”

        谷修齐微微一笑,只是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哦,是吗?”

        然后没说话,拿着录音笔来到书房,从柜子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机,把录音笔插上,熟练地找了个驱动下载装上,然后进入录音笔的软件界面,看里面的上传设置。

        嗯,这丫头果然开了同步上传,不过上传的目标邮箱肯定不是什么安犁天的邮箱,这个邮箱名字叫“”,就是个普通的网易免费邮箱。

        他拼读了一下邮箱名字:“勒吴卢,卢振宇……卢瑟……嗯哼,呵呵呵……”

        又看了下录音笔里存的音频,除了今天录的这段之外,还有一段录音,点开听了,发现就是那天卢振宇在地下工事里和自己周旋的录音!

        谷修齐明白了,这小子当时还想拿五千万,所以全程录音想当作证据的。

        现在很显然,这个录音笔是卢振宇留给文讷的,文讷今天拿来录音,音频自然也是传到了卢振宇的邮箱里。

        他想了一下,回到客厅坐下,对文讷说道:“你知道他的邮箱密码么?”

        “不知道。”

        这个答案也在预料之中,应该也是真的,谷修齐拿起文讷的手机,把她的手指按在上面,指纹解锁之后,打开微信,进入和卢振宇的聊天。

        他打出了一行字:你邮箱密码多少?

        但他没有立刻发出去,只是盯着这行字,有些犹豫,这么一问,卢振宇肯定很好奇,为什么小文突然问他邮箱密码。

        那么,就算这小子愿意告诉小文密码,那再告诉她之前,难保不会先到自己邮箱里检查检查,看有什么不适合让女朋友看到的东西……

        那就完了。

        谷修齐把这行字删掉,又思索了一会儿,打上了三个字:你在哪儿?

        然后他又删掉了,改成了语音模式,把手机放到文讷嘴边,命令道:“说:撒手没,你在哪儿?”

        文讷看到对方是卢振宇,一下警惕起来,盯着谷修齐:“你想干什么?”

        谷修齐笑道:“就是问问他在哪儿。”

        文讷冷冷地盯着他,抿着嘴唇不说话。

        谷修齐笑得很开心,露出白白的两排牙,贴着她的耳边,用"qing ren"般轻柔的语气笑道:“不听话的话,我现在就把你脱光,然后"qiang jian"你。”

        文讷颤抖着闭上眼睛,大口抽泣着,片刻后哭道:“我说……”

        谷修齐按住说话键:“说吧。”

        文讷哽咽着说道:“撒手没……你在哪儿?”

        谷修齐手指向上一划,取消了发送,然后笑道:“不要急,调整一下,别带哭腔,没事,有的是时间。”

        说着,扯了两张抽纸帮她擦擦眼泪,过了一会儿,文讷平静下来了,谷修齐再次按住说话键放在她嘴边。

        文讷平静地说道:“撒手没,你在哪儿?”

        谷修齐一松手,发送出去了。

        ……

        片刻后,卢振宇回了一条语音:“我在安滨呢,怎么啦?”

        谷修齐没再让文讷说语音,一条就够了,他现在放心地开始打文字了:卢大记者,你在安滨做什么?

        安滨也是江东省的一座地级市,距离近江很近,近江在淮江南岸,而安滨就在淮江北岸,和近江的北岸区接壤。

        卢振宇那边看来是正忙着,尽管文讷给他发文字,他还是回语音:“你没看新闻么?特大失窃案啊,昨天夜里,安滨市美术馆丢了一副徐悲鸿的画,据说市价上亿的,你爸派我来抢新闻,下午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晚上刚到,正忙着呢。”

        然后又是一条语音,声音压得很低:“哎,小文我跟你说,我怀疑这还是路老师干的,好久没她的消息了……”

        谷修齐微微一笑,打出一行字:那你采访完能不能过来找我?

        接着又打出一行:我有惊喜给你。

        发出去后,对方半晌没动静了。

        谷修齐也不急,他很清楚卢振宇这种小子的心理,这时候肯定百爪挠心呢,还指不定做出了多少联想呢。

        果然,过了一会儿,卢振宇回复了一条文字:啥惊喜啊?

        还配了个害羞的表情符号。

        谷修齐打了一句:来了你就知道了。

        紧接着又加了一句:别让我爸知道,也别跟别人说。

        过了好半天,估计那边卢振宇正在天人交战,终于,他回复了三个字:好,我去。

        谷修平一下靠在沙发里,长出一口气,露出了心满意足地笑,然后去书房,回来的时候手里赫然拿着一支黝黑的五四式手枪,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消音器。

        他熟练的把消音器旋上枪口,检查了一下弹匣,然后拉了一下套筒,手枪发出一声清脆的子弹上膛声。

        文讷惊恐地望着这一幕,惊恐、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