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七章 卖火柴的小女孩

          战斗毫无悬念,很快打成了一团烂仗,卢振宇被八个人按着打,被抬起来往墙上抡,但只要他们一撒手,卢振宇一个咕噜就能爬起来,而且还是原地满血复活,手边有什么就抓什么当武器,嗷嗷叫着又扑过来了,真如同蜜獾一样长相无害,却凶悍好斗……

  
                就这样死缠烂打了十几分钟,丐帮的人已经躺倒了七个,都是腿断胳膊折的,一片惨叫声,还剩一个最身强力壮的,但也累得体力透支,一只耳朵还被咬掉了,半张脸血糊淋拉的,这伙计捂着脸,血水不断从指缝里流出来,扶着墙,弯腰大口喘气,鼻血和白沫顺着嘴巴滴答下来。

  
              卢振宇也是气喘吁吁的,靠着墙,先吐掉耳朵,然后掏出一根烟来点着,抽了几口,觉得差不多了,把烟一扔,捡起一块砖头走了过去。

  
              那家伙差点让吓死,一声怪叫,踉跄着后退,惊恐地望着卢振宇,仿佛他不是记者,而是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卢振宇二话不说,过去一脚踹倒,然后砖头高高扬起,左右开弓,往皮糙肉厚的地方玩命拍,一时间,废墟之间的黄色光柱中,尘土飞扬,鲜血甩的到处都是,开始还有惨叫和求饶声,后来只剩下“嘭嘭”的击打声,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觉得邪火都发得差不多了,蹲下试了一下那家伙的鼻息,行,还活着。

  
                今天这顿他下手极黑,底线就是别出人命就行,除此之外,能打多狠打多狠,反正这儿没摄像头,也不怕被人看到,这帮人事后报警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这帮人做的事情实在是击穿了卢振宇的忍耐底线,他们代表了这个城市最阴暗、最卑劣、最残忍的角落,在那个角落里,阳光根本照不进来,在那个角落里,他们肆无忌惮地干着放到古代要被凌迟的罪行,和他们相比,那些放高利贷的简直就是天使。

  
              另外有必要让他们知道,有些人是不能惹的,比如正在调查罪恶的记者。

  
              卢振宇站起来,发现那辆长安面包不见了。

  
              他骂了一声,没想到那辆车上还有人,大概是刚才打架的时候,司机看情况不对,扔下同伴开车溜了。

  
              卢振宇想起那少女的父亲还在车上,半天的工夫全白费,气不打一处来,又狠踹了地上那家伙一下。

  
                他蹲在地上,连翻了好几个人的口袋,想找出点线索来,比如他们的老窝在哪里,但一无所获,他又想挑个人拎到车上,逼着他为自己带路,但又一想,这么干性质就严重了,本来的打架斗殴立马升级成劫持绑架了……

  
                后面那辆金杯还停在那里,两道大灯亮着,卢振宇大步过去,检查了一下,车内空无一人,车厢地板上放着个大纸箱子,箱子旁边堆着几个脏兮兮的双肩包,他拉开一个拉链,伸手进去一抓,里面都是零钱。

  
              他明白了,这是这个团伙一天的收成。

  
              突然,大纸箱子里面有动静,卢振宇吓了一跳,把包扔下,用甩棍把纸箱半敞的盖子挑开,往里一看,大吃一惊!

  
              大纸箱子里面,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蜷缩着,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小脸脏的都看不见皮了,只是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盯着自己。

  
              卢振宇愣了,这情况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他突然觉得这小女孩有点眼熟,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在古兰丹姆饭店对面站台上行乞的那个小女孩吗?

  
                卢振宇伸手把小女孩抱了出来,小女孩没挣扎,只是浑身不住的打颤,她体重很轻,像一只小猫一样,双腿被一条脏褥子包裹着,外面用绳子绑着。

  
              卢振宇轻轻把小女孩放在车厢地板上,伸手解开绳子和脏褥子,果然,小女孩的双腿大片的溃烂和冻伤,惨不忍睹。

  
                小女孩坚强的咬着牙,硬是一声不哭,卢振宇心中一颤,几乎要流下泪来,他尽量轻柔地把褥子包回去,脏褥子每碰到她流脓的伤口上,她都剧烈地颤抖一下,卢振宇的心也在跟着疼,似乎那伤口都长在自己身上一样。

  
                他脱下身上的羽绒服,铺在地上,然后慢慢把脏褥子解下来,扔到一边,用相对干净的羽绒服小心地把小女孩的双腿重新包好,又用绳子把羽绒服绑好。

  
              小女孩怯生生地看着卢振宇。

  
              卢振宇尽量温柔地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女孩嗫嚅说道:“我叫……我叫妮儿。”

  
              卢振宇心想,这叫什么名字,又问道:“你大名呢?你大名叫什么?”

  
              小女孩想了想,突然小嘴一撇,“哇”地大哭起来了,卢振宇赶紧哄,说不哭了不哭了,想不起来没关系的……

  
              没想到小女孩越哭越伤心,好容易才止住哭声,大口抽泣着,说道:“我大名叫……叫王雨涵。”

  
                卢振宇挠挠头,雨涵,据说是10后女孩名扎堆榜高居第一的名字,跟过去的“翠花”有一拼,再加上“王”这个中国第一大姓,想查到她父母的信息,估计得费一番功夫。

  
                他突然明白了,“妮儿”应该是她落到丐帮手里之后的称呼,控制她的人只管她叫“妮儿”,从不会叫她“王雨涵”,只有她爸爸妈妈才会叫她“王雨涵”,所以小女孩一想起自己的大名,立刻就想起了爸爸妈妈,所以才突然就哭得这么伤心。

  
              卢振宇又问道:“王雨涵,那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啊?”

  
              王雨涵指了指大纸箱子:“我住这里……”

  
              卢振宇伸头看了一眼大纸箱子,箱子里铺着一些烂棉絮、脏被子烂褥子,气味儿熏人,估计还有跳蚤什么的。

  
              他怒从心头起:这他妈当狗窝都会被人说虐狗的!

  
                卢振宇又反复问她,你爸爸妈妈住在什么地方?你爸爸妈妈是什么单位的?你知道他们联系方式吗……问了一圈,小女孩都是茫然地摇头。

  
                现在可以确定,王雨涵确实是被拐卖的,不是那种爹妈带着出来乞讨的,而且她被拐卖的时候肯定还很小,只记得自己的名字,更多的都不记得了,也就是说,虽然她落在丐帮手里多久不知道,但她离开父母起码得有两三年了。

  
              “王雨涵,”卢振宇小心地说道,“我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好不好?”

  
              王雨涵虽然小,但此刻也看出了卢振宇是好人,又想起了爸爸妈妈,小嘴一撇,眼泪顺着小脸流下来,使劲儿点点头。

  
                卢振宇心中一酸,轻轻地把她抱起来,先抱到了自己的五菱之光上面,突然想到什么,那个纸箱子像是个快递箱子,他又返回金杯面包车上,果然,大纸箱子的封口上,还粘着残缺的快递单。

  
                他从腰包里掏出小手电一照,还好,收货地址还能看清,是江北某个城乡结合部的棚户区,他知道那儿,都是加盖的违建,密密麻麻的,主要租给外来打工人员,里面三教九流,乱得很,倒是这种丐帮栖身的好地方。

  
              卢振宇用手机把快递单拍了下来,回到自己车上,帮王雨涵系上安全带,离开了这里。

  
              ……

  
              卢振宇心中一团乱麻,刚才凭着一腔热血和一时冲动,放翻丐帮一伙人,想救的人没救到,却把这个小女孩捡了回来。

  
                现在他一边开车,一边用后视镜打量后座上的王雨涵,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想把她送派出所,又不知道派出所收不收,更怕自己刚打完架这一身,又是泥又是血的,再抱个孩子,万一解释不清就麻烦了。

  
                思来想去,他决定还是先去医院,自己这一身伤不用操心,但是王雨涵的腿再不治疗,恐怕会落下残疾,于是他一打方向盘,向市立医院驶去,那里的急诊科处理外伤最拿手。

  
              来到医院,直接把王雨涵送进急诊科病房,挂号交钱,看到小女孩被推进治疗室,卢振宇终于松了口气,拿出手机给文讷打电话。

  
                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通后,文讷在电话那头愣了好半天,卢振宇觉得自己要挨训了呢,赶紧说道:“你别生气,我知道我这事儿干得太鲁莽了,就是当时脑子一热……”

  
                “卢兄,你真是好样的!”没想到文讷大为激赏,把他好一通夸,说他办了件大好事,像个爷们儿,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什么的,开始卢振宇心里没底,还想小文是不是说反话的,听了几句之后,才彻底放下心,顿时有了种“天地之间有知己”的感觉。

  
                没错,这还是那个侠骨柔情的小文,夜市上挺身救人、为卖唱老夫妇垫款赠金、仗义搭救程嘉嘉、为救女生以身犯险卧底入虎穴……此生要能有小文为伴,夫复何求!

  
                小文冷静地帮他分析,把小女孩送派出所确实不合适,这个点儿派出所只有值班民警,管事儿的都不在,送去了也只能她在冷板凳上坐一夜,现在小女孩最需要的是处理伤口,洗澡换衣服,吃一顿饱饭。

  
              “伤口正在处理,我今天留下来陪她,明天咱们一起去给王雨涵买衣服吧。”卢振宇说。

  
              “你一个人不行,我马上过去,等我。”文讷匆匆挂了电话。

  
              卢振宇心里热乎乎的,他觉得王雨涵可怜的就像童话里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救下她自己毫不后悔,反而很是自豪。

  
              忽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老妈。

  
                坏了,他看了下时间,这会儿都八点多了,自己没回家吃饭也没打个电话,老妈肯定兴师问罪来了,保不齐还得把怨气都撒在小文头上,今后不准自己和小文来往什么的……

  
              卢振宇叹了口气,懒洋洋地接了电话:“喂,老妈……”

  
              刚听了一句,他就一个激灵坐直了:“什么,你说什么?!”

  
              老妈带着哭腔说道:“卢瑟啊……你爸出事了……刚让120拉医院去了……儿啊,你在哪儿,你赶紧去医院,市立医院急诊科啊。”

  
              外面一阵救护车警报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