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祸及家人

第八章 祸及家人

        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卢振宇跑到急诊科门口,看到医护人员从车上抬下一名伤者,果然是自己的父亲。

  
                中午还谈笑风生的父亲此刻昏迷不醒,衣物沾满泥土,脸上还有血迹,看起来伤势非常严重,紧跟着下来的是母亲,她心急如焚,也没心情问儿子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医院,只是催促他快去办手续,交钱,抢救。

  
                父亲被推进了急诊科,卢振宇匆忙交了钱,陪护着昏迷状态的父亲做了核磁共振和彩超,检查结果很不乐观,肋骨断了六根,腹腔内有出血,大脑内也有出血,在推进手术室前,医生很严肃的问谁是家属,要签一下病危通知单。

  
                老妈此刻已经哭得不行了,哪有精神签字画押,卢振宇突然意识到,在父母的羽翼下成长了二十三年,现在终于要肩负起责任了,而那个养育了自己的男人,就要离开人世了,这种心理冲击是一个年轻人难以承受的,但他作为一个男人,必须坚强起来。

  
              卢振宇在病危通知单上签了字,手有些颤抖。

  
              抢救在进行,有两个热心的邻居此刻也赶到了医院,陪着老妈,他们的头脑还比较清晰,告诉卢振宇刚才发生的一幕。

  
                父母晚饭后在外面遛弯,他们是走在人行道上的,本不应该出事,可是一辆脏兮兮的面包车歪歪斜斜上了路牙石,冲背后撞过来,老爸被车撞到,那车不但不停下救护,反而倒回来又碾压了一次,若不是旁边围观群众大声制止,估计还不罢休,非得把人当成碾死才算完。

  
              这是谋杀!这是报复!卢振宇感到气血上涌,恨得咬牙切齿,他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为啥袭击自己家人。

  
                自己的战术包曾经落在丐帮手里过,里面的证件上有家庭住址,当时对方想说和来着,把包还回来了。今天的报纸和微信一出来,那帮人肯定气急败坏,再加上自己晚上痛殴了丐帮中人,还抢走了他们的一个“摇钱树”,他们肯定恨自己入骨,当晚就安排人上门报复来了。

  
                他拿出手机准备找张洪祥通报一下情况,却就看到屏幕上有好几个文讷的未接来电,估计是刚才太忙没听到,拨过去,就听到小文焦急的声音:“撒手没,出什么事了?”

  
                卢振宇也没瞒她,三言两语告诉了她,文讷听了也大吃一惊,询问伤情,问送到哪个医院的,听说是市立一院后,又说我有朋友在里面当护士,我爸还认识院领导,要不我找人打声招呼吧。

  
              卢振宇说他们不会继续下黑手了,这件事应该主要是冲着我来的,不过你也一定要小心点,你赶紧提醒你爸,让他也多加小心!

  
              文讷一一答应了,说你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我马上过去帮忙,不由分说就挂了电话。

  
                十分钟后,文讷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卢叔叔还在手术室里抢救,她安慰了阿姨一番,把卢振宇叫到旁边叮嘱,千万冷静,不要轻举妄动,报警处理,不要惹祸。

  
              卢振宇明白小文什么意思,她怕自己再去报复对方,自己平时打架就够凶残的了,这次为父报仇,还不闹出几条人命来。

  
              他安慰了小文几句,答应会冷静,警方结果出来之前,自己不会胡来的。

  
                文讷叹口气,去留观室看王雨涵去了。小女孩处理完伤口,护士们顺势还给她擦了身子,换了干净的病号服,现在已经在温暖的床上沉沉睡去,长长的睫毛抖动着,让人看了就心疼。

  
              “我在这儿守着,你去照顾那边。”文讷拉了把椅子在旁边坐下,对卢振宇说。

  
              “警察好像来了,我去一下。”卢振宇看到窗外一辆110警车闪着红蓝爆闪驶入,知道接警的人员到了。

  
                果然是接案警察来了,两个警察进来,把大致情况做了记录,然后说我们已经记录下来了,你们如果再想起什么情况来,就打名片上这个电话。

  
              卢振宇接过名片装好,却发现其中一个年轻巡警不停地打量着自己,似乎想从自己脸上看出什么来。

  
                他现在虽然是“名记者”了,但为了自我保护,也为了方便继续暗访,从没在媒体上露过脸。他明白,肯定是自己刚打完一场狠架,虽然把身上泥土拍干净了,脸上血污擦掉了,但有经验的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卢振宇赶紧把脸转开,生怕被看出什么来。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展开一场无比凶残的报复,这时候在警方这里挂相可不好。

  
              好在最后那名警察啥也没问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张洪祥和石总编也来了,拿着鲜花、提着水果,不过老张满脸通红,一身的酒味儿,看来也是临时从酒桌上撤下来的,肯定是小文告诉他的。

  
              要在平时,见到儿子单位领导,老妈不知道多兴奋,话有多稠密,但是今天却只顾着抹眼泪,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老张表情沉痛,说这是对记者的公然报复,社里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石总编也说,今天这个事情性质很恶劣,社里肯定要给一个说法的,黑社会还讲究“祸不及家人”呢,这个先例不能开,要不然报社的同志们今后还怎么安心工作?你们放心,我们肯定会给警方施加压力,监督他们破案……

  
              ……

  
              与此同时,城乡结合部的一片出租村里,一座大房子里面,烟雾缭绕,几个人正在喝酒,虽然是喝酒,但气氛却是一片沮丧。

  
                坐在上首的是个不起眼的小老头,满头白发,山羊胡,穿个羊皮坎肩,披个军大衣,怀里的蝈蝈不时的叫上一阵。要不是手腕上露出的大金劳和嘴上叼的中华烟,看着简直就像个老民工一样。

  
                他就是江北丐帮赫赫有名的“骆帮主”,江北市区大部分乞讨地盘都在他控制之下,他本人也并不姓骆,只是早年外号人称“骆驼”,后来江湖地位高了,慢慢就被人敬称为“骆帮主”了。

  
                旁边是一条精瘦的黑汉子,也裹着件军大衣,目光阴冷,脸上一条伤疤,怀里搂着一个少女,那少女看年龄才十六七岁,却染着黄毛短发,穿着人造毛小短貂和长筒皮靴,躺在他怀里,低眉顺眼的,一会儿帮他夹菜扒蒜,一会儿为他点烟。

  
              黑汉子瞥了一眼少女,拍拍她的大腿,往旁边一努嘴:“去,再去给你爸加点肉去。”

  
                少女依言起身,端着桌上一盆炖狗肉来到旁边,墙根的泡沫垫子上,靠着那个无腿乞丐,一手夹着烟,另一只手正拿着鸡腿大嚼,面前摆着个饭盆,里面也是有肉有菜,旁边还有一瓶淮江大曲,乞丐啃完鸡腿,把骨头一扔,抄起瓶子喝了一口,然后美美地抽了一口烟。

  
              少女蹲下来,往他饭盆里拨了几大块狗肉,皱眉怒道:“你就不能少喝两口?操,一边吸烟一边喝酒,你也不怕把你自己给点着了?”

  
              无腿乞丐放下酒瓶子,瞪了她一眼,骂道:“小兔崽子,你他妈少管老子!回去坐着!好好陪你叔!”

  
              少女哼了一声,端着狗肉盆坐回桌边。

  
              骆帮主抽着烟,在烟雾中愁眉紧锁,半晌才问道:“老四,你看清了么,这小子是北泰晚报的么?”

  
              “老四”就是那个黑汉子,面色冷峻,点点头:“是这小子,他叫卢振宇,北泰晚报的记者。”

  
                骆帮主有点不大相信一个记者能这么厉害,记者嘛,都是大学生,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才对,前些年一个记者熊心豹子胆,曝光人家好端端的地沟油生意,坏了多少人的财路,还不是被人一棍打死,死了的记者才是好记者嘛。

  
                可是这个姓卢的小子,一个人能打八个,这哪儿是记者啊,他比拳击手还厉害,就算是皱市明来,打完八个人,他也得挂彩受伤啊,哪像姓卢的,没事人一样。

  
              他叹了口气:“难道北泰晚报吃定咱们了?姓张的不讲究,摆我们一道,现在我们还没弄他呢,妈的他先来弄我了。”

  
                骆帮主想起道上的传闻,土地爷的手下偷了一个北泰晚报记者的包,当时就被揍得好几个人进医院,还是骨科,这还不算完,当晚那记者就单枪匹马挨个医院搜过去,愣是把带着一帮弟兄的土地爷吓跑了……

  
                想到这儿,他不禁一阵后怕,老土那小子真不是东西,把那个包交给老子,还把老子当枪使,幸亏老子江湖阅历丰富,要不然这个亏吃大发了。

  
              “能确定是他吗?”骆帮主突然有些怀疑,盯着老四,“你别看错了?”

  
                角落的无腿乞丐突然大吼起来:“就是那小子!卢振宇!妈的扒了皮认识他的骨头!当时就是老四开车的,我也在车上,我们俩都看的真真的!”

  
              他吼完,又仰脖子灌了一大口酒,红着眼睛,喷着酒气咬牙切齿道:“在近江的时候,要不是这小子,我也不会成今天这样!”

  
                说着叹了口气,冲着那个黑汉子老四举了一下酒瓶:“四黑,当初多亏了你,姓蒋的把老子两条腿都卸了,那个臭婊子也跟人跑了,要不是你带我们爷俩跑路来江北,我他妈的早就让灌成水泥块沉淮江了!这个情,我赵大头记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