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诡异的3301

第十九章 诡异的3301

          卢振宇和文讷开车来到锐银广场,这回他们没敢下地下停车场,而是停在地面有人值守的停车场上,锐银广场商住楼分为A、B两座,文讷先带着他来到A座,进入电梯,刷了一下电梯卡,然后迅速按了一遍所有楼层的按钮,然而,没有一个按钮被按亮。

  
              “刷不出来,不是A座。”文讷一秒没耽搁,拉着卢振宇出了电梯,直奔B座。

  
              进了B座电梯,文讷再次刷卡,又迅速按了一遍所有楼层的按钮,这次33层的按钮亮了,电梯开始缓缓上升。

  
              文讷脸色微变,喃喃说道:“和我住同一层。”

  
              卢振宇舔舔嘴唇,没说话,一只手紧紧握住文讷的手,另一只手插进兜里,握住了大剑鱼。

  
              文讷此刻小手冰凉,被卢振宇温暖的手有力握住,感觉很安全,看了一眼卢振宇,两人点点头。

  
              电梯在33楼开门了,两人来到走廊上,这是一个回字型走廊,中间是电梯井和楼梯井,周围是住户。

  
              B座都是大户型,虽然一圈走廊很长,但只有四户住宅,文讷住在3304,因此3304首先被排除在外。

  
              “怎么办?”卢振宇问道,“挨个试还是怎么的?反正只有三户,都试一遍吧。”

  
                文讷沉吟一下,说道:“3301有人住,不过我从来没见过,只是从走廊窗户看到他家阳台窗子里经常挂衣服,应该是小两口,他们可能不常住在这里……3302目前好像没人住,3303是几个女孩子合租的,每天都回来的很晚。”

  
              “3302好像没人住是吧,”卢振宇心中一动,“那就先试试3302,这种空关房子最适合藏个尸体啥的。”

  
              文讷打了个冷战,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看着卢振宇拿钥匙开3302的门,但是根本捅不进去。

  
              不是3302,卢振宇又试了一下3303,捅进去了,但是转不动,也不是的,那就是3301了。

  
              卢振宇拿着钥匙对准3301的防盗门锁眼,突然转过头,小声的说道:“万一人家在家怎么办?我们怎么说?”

  
              文讷眼珠一转,小声说道:“就说你们家钥匙插门上没拔,作为邻居提醒一声。”

  
              “好。”卢振宇点点头,把钥匙捅进去,默念了一声“芝麻开门”,转动了,开了两道保险,一推,防盗门开了。

  
              里面一团漆黑,卢振宇伸手摸到开关,一下打开了灯。

  
              “没人,进来。”卢振宇小声说道,对文讷招招手。

  
              文讷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但还是蹑手蹑脚地跟了进去,转身轻轻带上了防盗门。

  
              ……

  
                两人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准备发现遍地血迹、高度腐败的尸体什么的,但眼前的一切却颇为意外,装修温馨而有品味,充满生活气息,实木地板,布艺沙发,沙发上放着两个大大的毛绒玩具,一个是哈士奇,一个是泰迪熊,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卢振宇弯腰打开鞋柜,里面一共四层,一层是男鞋,三层是女鞋,还有几双拖鞋,文讷轻轻抽出一双看起来很普通的高跟鞋,看了一眼,轻轻咋舌,放回去了,低声道:“这家人真土豪。”

  
              卢振宇问道:“很贵吗?”

  
              文讷点点头:“这牌子,连我妈买的时候都得犹豫一下。”

  
              鞋柜上扔着一包一次性鞋套,卢振宇心说正好,拿出一双递给文讷,两人都套上了鞋套,蹑手蹑脚地向人家屋里探寻。

  
              两人很快的将几个房间都搜寻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卢振宇连床底下都看了,也没有发现尸体什么的。

  
                两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房子应该是租来的,因为按照文讷的眼光,这屋内的装修、家具、家电加起来,充其量不超过二十万,属于比较普通的水平,但是这小两口的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奢侈品级的。

  
              文讷最关兴趣的是衣柜,男主人衣柜的衣服不多,但极有品味,基本以西装、风衣为主,大部分都是杰尼亚、阿玛尼、范思哲的。

  
                至于女主人的衣服,更是令文讷眼花缭乱,普拉达、爱马仕、迪奥,这都不算什么了,大部分女装都没有牌子,但是明显看出裁剪做工非常精良,文讷推断,应该都是在国外手工定制的。至于包更是令人乍舌,简直是爱马仕开会,有几款限量版是有钱都得排好几年队才能买到的。

  
              餐厅里的酒柜里都是高档名酒,洋酒居多,随便哪一瓶都不低于大几千,酒具精美,看得出是高档水晶制品。

  
              文讷低声问道:“卢兄,你说这两口子是干什么的?”

  
              卢振宇说道:“看这品味,某跨国公司的高级白领?”

  
              文讷撇撇嘴:“江北有什么跨国公司,要我说,搞不好是圈内某对明星幽会的地方。”

  
                卢振宇哑然失笑,不过还真不是没这个可能,不过话又说回来,明星好端端的北上广豪宅不住,千里迢迢跑江北来约会个什么,不过他没有反驳文讷。

  
              “你发现了没有?”文讷突然问道。

  
              “发现什么?”

  
                “你看,”文讷指着沙发上、床上,说道,“这家男的挺爱整洁的,衣服、袜子什么的从不到处乱丢,都是熨烫的笔挺,挂在衣柜里,连放内衣的抽屉里,也都是叠得整整齐齐的,相反你在看这家女的,感觉挺邋遢的,睡衣、袜子、发圈头绳什么的到处乱扔,到处都是零食,被子也不叠,洗衣机里也都是塞的她的衣服,估计不塞到塞不下,她是不会洗衣服的。”

  
              卢振宇脑子转得很快,猜道:“也许这家男的不常回家?男的常年在外出差、赚钱,女的在家里宅着,当少奶奶?”

  
                他这么一说,文讷也连连点头,两人都有种感觉,这个家里只有女人的生活气息,丝毫没有男人的味道,虽然衣柜里有男人的衣服,抽屉里也有男人的内裤,但是都很新,明显都没怎么穿过。

  
              一个很明显的证据:洗衣机里堆满了女人的衣服,却没有男人的。

  
              文讷眯起眼睛,慢慢说道:“我知道了……这女的应该是被包养的,男的可能是某个大人物,很少过来,只是把这里当作行宫。”

  
              文讷一句话道破天机,卢振宇连连点头,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卢振宇说道:“那个杀手把这套房子的钥匙放在我手里,明显是想引警察来看。”

  
              文讷低声说道:“卢兄……我们可能卷进什么高层政治斗争里面了。”

  
              卢振宇不寒而栗,说道:“小文……我们还是赶紧撤吧,别在这儿掺和了。”

  
              文讷却很是兴奋,压低声音笑道:“可是,你不想知道这是哪个大人物吗?”

  
              卢振宇无语了,心说这真是好奇害死猫啊,女人的好奇心一旦被撩拨起来,真是太可怕了。

  
              ……

  
                文讷掏出手套戴上,继续翻抽屉,她想找到那种存放重要证件的抽屉,拉开一个床头柜的抽屉,里面只有一个小相框,反扣着,文讷拿起来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她盯着相框上那对男女的面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卢振宇搜索了一圈,没什么发现,又来到卧室,看到文讷蹲在床头柜旁,一副被吓傻的样子,赶紧问道:“怎么了,小文?”

  
              文讷没说话,呆呆地把小相框递给他,卢振宇接过来一看,也是愣在当场。

  
              相框里的照片是一对年轻男女的甜蜜合照,男的是卢振宇,女的是文讷。

  
              “这……这从哪儿来的?”卢振宇瞠目结舌地问道。

  
              文讷愣愣的指了指床头柜抽屉。

  
              卢振宇又拿着相框看了看,挠挠后脑勺:“咱……咱拍过这个吗?”

  
              文讷盯着他:“你说呢?”

  
              “肯定没有啊!”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文讷瞪着他。

  
              卢振宇大呼冤枉:“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文讷眯起眼睛,盯着他道:“你以前在广告公司干过吧?还是画图的?那肯定是用PS的高手了?”

  
                “我靠,”卢振宇感觉跳黄河都洗不清了,痛心疾首道,“小文,就算我会用Potoshop,我想跟你合影,直接说就是了,咱俩谁跟谁啊,都到这一步了……”

  
              文讷顿时一脸羞愤:“你说清楚,到哪一步了?”

  
              卢振宇赶紧摆手:“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房子,咱俩都是第一次进来吧?这张合照肯定不是我拿进来的吧?”

  
                文讷沉吟几秒钟,转到大床的另一侧,拉开另一个床头柜的抽屉,很快从里面找出了两个薄薄的本子,一本是房屋产权证,一本是土地证,打开一看,正是这套房子的,房屋产权所有人赫然写着“卢振宇”三个字。

  
              她眼前一阵发黑,又翻开那本土地证,土地使用权人一项,写的也是卢振宇的名字。

  
              文讷一言不发,把两本证书递给卢振宇。

  
              卢振宇低头一看,揉揉眼睛再看,名字没错,白纸黑字的,确实是卢瑟两个字。

  
              “不是……”卢振宇张口结舌望着文讷,“小文,你听我解释……”但语言此时是如此苍白,连他自己都觉得说啥都白搭了。

  
              文讷再次拉开衣柜,从里面随便拿了件西装递给他:“穿上。”

  
              卢振宇此刻大脑全短路了,机械地脱掉羽绒服,穿上西装——大小长短正合适。

  
              文讷又随便挑了条裤子递给他:“也穿上。”

  
              说完转身出门,从外面带上了卧室门。

  
                卢振宇想喊她的,但转念一想,还是先试试吧……他脱掉自己的裤子,套上这条西裤——正合适,腰围很合适,不用系腰带也能挂的住,裤腰里正好伸进一根手指,臀围、裤腿长短都合适。

  
              他对着衣柜里的镜子照照,活动一下手脚,运动自如,毫无拘束感,这一身高档西装完全妥帖,就像为自己度身定制的一样。

  
              卢振宇打开卧室门走出去,文讷盯着他,打量了几眼,一言不发,默默走进卧室,从里面锁上了门。

  
              “小文!”卢振宇慌了,敲门说道,“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啊,我跟你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啊!”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文讷出来了,冷着脸说道:“不合适。”

  
              卢振宇一愣:“什么不合适?”

  
              “她的衣服,我穿着不合适,”文讷冷冷地说道,“男的衣服你穿着正合适,女的衣服我穿着不合适,有点大,那女的比我个子高。”

  
              她说着走到门口,拉开鞋柜,拿出一双女鞋穿上,然后摇摇头:“鞋也有点大。”

  
              她接连试了几双,都要大一码。

  
              “你过来试试。”文讷吩咐道。

  
              卢振宇不敢违抗,赶紧跑过去,拿了一双男鞋穿在脚上——正合适。

  
              “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文讷冷着脸,头也不回地往屋里走。

  
              卢振宇百口莫辩,跟在后面解释着:“也许……也许这个女的认识我,暗恋我也说不定?那照片是她PS的……”

  
                文讷哭笑不得,转身说道:“她暗恋你,难道也暗恋我吗?为什么要连我一起P进去?还有,房产证上明明是你的名字,难不成她暗恋你,连房子都送给你了?”

  
                想到卢振宇白天追求自己,晚上就在自己家隔壁和另一个女人卿卿我我,可能还要做不可描述的事,文讷顿时一股羞愤充斥胸膛,她一秒钟也不愿在这套房子里呆了,大步走到门口,打开防盗门,想回自己家,把卢振宇这条撒手没关在外面……

  
              一打开防盗门,文讷愣住了,面前站着一个一米八五的壮汉,穿着风衣,带着大口罩,两眼透着凶光,盯着文讷。

  
              文讷吓得花容失色,正想关门,那个人一只脚伸进来别住门,开口说话了,嗓音低沉:“回来了?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文讷面如白纸,干咽了一口唾沫,慢慢往里退,那个男的也一步步靠上来,淡淡地说道:“就你一个人在?他还没回来?”

  
                “没……”文讷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强自镇定狂跳的心,因为她已经认出这个人正是几个小时前在地库绑架并且谋杀卢振宇未遂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