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国际人士莅临指导

第三十二章 国际人士莅临指导

        
半小时后,一行豪车队列开到了江北儿童福利院门口,打头的法拉利488嚣张地按着喇叭,门卫正要打电话通报呢,院长已经在二楼办公室窗户里看到这个奢华阵容了。


        
刚才院办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声称是外籍人士有捐赠的意向,工作人员做了记录并且向院长做了汇报,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且如此的财大气粗。


        “想必就是他们了。”院长扶了扶眼镜,疾步下楼,走路带风。


        
福利院大门敞开,车队缓缓驶入,在院子里停下,先从兰德酷路泽里下来两个黑衣保镖,警惕的眼神四下查看一番,然后对着衣领上的空气话筒说了句什么,那辆最大最长最豪华的劳斯莱斯的司机下来了,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拉开后门。


        院长抑制着激动的心情,低声对工作人员说:“快,去布置一下会议室,组织欢迎活动,再把王娜叫下来。”


        从车里先下来一个异国风情美艳少女,然后又下来一个更加仪态万方的美丽少女,全身上下无一不透着贵气。


        
院长伸出双手迎过去,满脸堆笑:“欢迎欢迎,欢迎国际友人莅临咱们江北儿童福利院视察指导,二位好,我姓陈,是咱们儿童福利院的院长,二位怎么称呼?”


        江依夏拎着笔记本电脑,一本正经向院长介绍道:“Mr.Dean,this-is-
Miss-Jane·Zuckerberg,the……”


        文讷微微皱眉:“Maggie,说中文,这是基本的礼貌。”


        江依夏忍住笑,仍旧一本正经地说道:“院长先生,这位是我们‘福利院女孩联谊会’的创始人之一,简·扎克伯格小姐。”


        
陈院长被这个姓氏震了一下,一时有点懵,不知道是否有什么关系,他正在琢磨呢,文讷淡淡地一笑,矜持地伸出手来,陈院长诚惶诚恐地握了一下。


        “怎么,院长先生,”文讷笑吟吟地道,“不打算请我们进去谈吗?”


        “哦,哦,”陈院长如梦方醒,赶紧做了个手势,“请,请进!”


        
大门两旁,几个保安和保育员津津有味看着西洋景,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豪华的车,“这是啥牌子?得一百多万吧?”一个保安指着劳斯莱斯说。


        “最低一百万,必须的。”另一个保安说。


        黑衣保镖听到他们的对话,忍不住道:“六百八十万。”


        “乖乖。”保安嘴张的老大,“顶院长的朗逸六十辆!”


        ……


        
一楼会客室,装修的很有江北基层政府机关的派头,黑皮面红木扶手沙发,墙上挂着前任江北市长的题词“一切为了儿童,为了儿童一切。”屋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甲醛味,工作人员拎着热水瓶和玻璃杯进来,给客人泡了三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文讷居中,江依夏在旁,陆傲天收敛起纨绔弟子的做派,老老实实坐在一边,但是身上这股豪门阔少的铜臭气是藏不住的,陈院长有些好奇,文讷介绍说这是我们的中国朋友,也是赞助人之一,陆先生。


        “久仰久仰。”陈院长客气了一下。


        
福利院方面的陪同人员鱼贯而入,坐在陈院长旁边的是翻译王娜,她是江北师范英语专业本科生,英语六级,经常去东南亚旅游,英语耍的很溜,福利院的外事项目,她通常担任翻译。


        
此刻王娜翻开笔记本,下意识的打量着对方两位女士,最后目光落在文讷的包上,那是爱马仕的铂金包,欧美时尚圈的标配之一,贝嫂的最爱,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啊,看来欧美的慈善机关和咱们国家的都差不多,这位简小姐怕是美版的郭美美吧。


        
陈院长说话了:“我已经听工作人员说过了,简爱小姐是我们江北福利院走出去的人才,是我们院的骄傲,现在还主持了一个基金会……”


        
文讷忍住笑,心说自己胡扯了个“简”的假名,到院长这里就自动脑补成“简·爱”了,简·爱小时候在孤儿院忍饥挨饿、受尽虐待,看来院长对自己福利院的定位很清醒啊。


        “哦,抱歉,我不是在江北福利院被领养的,另外,我们这个叫做福利院女孩联谊会。”文讷纠正道。


        “对对对,联谊会。”陈院长笑道,“不知道咱们这个联谊会有多少人,注册在哪里?规模怎么样?”


        
文讷早已打好了腹稿,在车上她就上网搜索了一大堆资料,此刻侃侃而谈,说这个联谊会是一个国际组织,由被收养的福利院女孩组成,不光有来自中国的,也有来自缅甸、柬埔寨、东帝汶、斯里兰卡、以及受到战火摧残的阿富汗、叙利亚,还有非洲大陆的女孩子们,她们现在都在欧美家庭生活,组织起来是想回馈社会,保护被遗弃女孩权益,联谊会的注册地址是美国纽约,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难民署的大力协助,以及国际红十字会和很多私人慈善基金的资金支持……说这些的时候,文讷特意使用了许多英文词汇,地道的英语发音让院长深以为然,时不时扶一下眼镜,正襟危坐,做聚精会神状。


        “我们的慈善基金目前有One  hundred  million  dollars。”文讷说。


        陈院长没听明白,王娜终于找到发挥的机会,低声翻译道:“一亿美金。”


        
“很雄厚的实力,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陈院长煞有介事道,心说这一亿美元肯定不会全给我们,我们也不贪心,能要到百十万美元就心满意足。


        
“我么这次来,就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孤儿们尽一份微薄之力。”文讷说,“当然了,也是寻根之旅,对了,陈先生在福利院多久了,我印象中好像没有您。”


        “我刚调来没几年。”陈院长说,“我以前在计生办工作,工作性质差不多,也是和孩子们打交道。”


        “那您一定是个很有爱心的人。”文讷微笑道,“来之前我打过电话的,想调阅一下过往的资料。”


        陈院长说:“没问题,您需要什么,尽管说。”


        “我想要咱们这边外籍人士收养孤儿的全部资料,不知道方不方便……”


        
文讷还想着对方或许会拒绝呢,没想到陈院长一口答应:“可以,我这就安排人去复印,趁这个时间,我建议咱们到处看一下,看看福利院的坏境,还有孩子们是怎么生活和学习的。”


        “好吧,我们就参观一下。”


        
陈院长带着客人们在福利院里逛了一圈,这时候外面已经挂起了横幅“热烈欢迎国际友人莅临指导考察”,参观路线也是打扫过的,路上见到的工作人员和孩子都彬彬有礼,大方得体。食堂整洁卫生,餐具都是不锈钢的,宿舍也是井井有条,不过条件不太好,是大通铺,虽然临时喷了空气清新剂,但气味还是有些不大令人愉快。


        “我们资金有限,能给孩子们做的服务太少。”陈院长沉痛地说。


        
最后,陈院长带领大家来到一个大教室,工作人员组织了一帮孤儿表演文艺节目,看着孩子们穿着演出服,像个小大人一样跳啊唱啊,文讷忽然觉得有些难过,这让她想到宠物店里关在笼子里的猫啊狗啊的,见到顾客上门就批命的吸引注意,希望自己被领养,脱离苦海,如果小雨涵还在福利院的话,恐怕和这些孩子一样吧,以卖力的表演来兜售自己。


        
想到这里,她眼圈红了,江依夏给姐姐递了张纸巾,陈院长瞥见,也有些感慨,到底是福利院出来的女孩啊,见到同类不免触景生情,看那二位不以为然甚至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没吃过苦。


        
看完表演之后,陈院长又带他们去看了残疾儿童,这些小孩更加可怜,连兜售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用木然的眼睛看着参观者,就像动物园里的小动物那样。


        参观完毕,回到会客室,档案室那边资料也整理复印完毕了,厚厚一沓摆在文讷面前,排列顺序是按照时间先后。


        “凡是涉及到涉外收养的,基本上都在这里了。”陈院长说,“希望您能用得上。”


        文讷说声谢谢,开始翻阅,翻到第二个就是王雨涵的资料,照片她能认出来,但名字却不叫王雨涵,而是王媛。


        收养人是一对美国夫妇,分别叫做约翰·凯利和罗丝·凯利,孤儿院留存了他们的护照复印件。


        文讷恍然大悟,王媛的发音和王雨涵的发音极为接近,雨涵说快了就是媛,她将这份资料放到一旁,一边继续翻阅,一边和陈院长闲扯。


        “陈先生,福利院开枝散叶,孩子们分散到世界各地的都有啊,他们会回来寻根么?比如寻找亲生父母什么的?”


        
“当然有这种情况,去年那个小谁不就回来了。”陈院长一时间想不出名字,“就那个兔唇的孩子,到了美国治好了,也上了大学了,现在回来寻根,通过我们的帮助找到了亲生父母,一家人团聚,当时还上了报纸哩。”


        
一个工作人员补充道:“那孩子叫丽莎,现在美国洛杉矶,她老家是南泰农村的,现在爹妈可得计了,有个美国女儿不说,儿子也能跟姐姐到美国念书去了。”


        文讷一阵干呕,这样的父母简直就是人渣,把女儿丢弃的时候多么狠心,现在女儿成了外籍人士,还好意思攀亲戚,占便宜。


        
她动作机械的翻着,忽然又看到了约翰·凯利和罗丝·凯利的名字,这两口子在收养王媛之前,还收养过一个叫周颖的女孩,时间差大概是六年,再往前翻,居然还有一个。


        “谢谢陈先生,这正是我想要的。”文讷说道。


        
陈院长注意到文讷关注的三份资料都是同一对夫妇收养的,感慨道:“凯利先生和凯利太太是真正的慈善家,为儿童福利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我们会永远缅怀他们的。”


        文讷心中巨震,凯利夫妇已经死了?这可怎么继续查下去,可是陈院长接下里的第二句更让她震惊。


        陈院长说:“杀害凯利先生和太太的凶手不知道抓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