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老拐子

第三十三章 老拐子

        
原来凯利夫妇并不是遭遇车祸或者其他意外而身亡,而是被杀害的,这个消息更让文讷方寸大乱,但她努力不表现出惊讶,而是在胸口划了个十字说:“愿上帝保佑他们的在天之灵,阿门。”


        
“去年警察还来我们这里调查过,后来也没了下文,真是太令人惋惜了。”陈院长一脸沉痛道,“凯利先生在世的时候承诺过,每隔几年就会来领养一个孩子,顺便给我们福利院赞助一笔费用,来给孩子们改善生活……”


        
文讷表现出不悦的神色,显然是悲痛的往事刺激到了,江依夏见机行事,说时候不早了,我们还要去近江和慈善机构谈事情,就不打扰了。


        
陈院长发觉自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后悔晚矣,只能尽力挽留,说吃个饭再走吧,当然没能留住贵宾,只是留了个邮箱和美国的电话号码,全院人员排成一列,欢送国际友人离去。


        “能多送几个孩子去美国,我就算对得起老院长了。”陈院长望着豪车远去的影子感慨道。


        ……


        
回去的路上,江依夏美滋滋地说姐姐我还演的还行吧,活脱脱一个高级白领小秘书,陆傲天更是拍着胸脯神气活现地说,如果下回还有需要,一句话的事儿,分分钟拉出一支豪华车队,要车有车,要人有人,不管什么高中低场所一律平蹚,一概碾压。


        文讷没心思搭理他,满脑子都是那些沉甸甸的资料,到了锐银广场楼下,两下分道扬镳,文讷上楼回家,卢振宇和胡萌正在等她。


        “资料来了,这都是福利院这些年来外籍人士收养孩子的档案。”文讷从包里拿出一沓复印纸来,先拣出小雨涵的那一份。


        
这是几张订在一起的复印资料,有各种官方文件和领养手续,显示小雨涵原先的名字叫王媛,是五年前的一个冬夜,有人放在福利院门口的遗弃儿,和其他遗弃儿童不同的是,这个孩子很健康,没有任何残疾,也许遗弃的原因仅仅是女孩而已,当初的襁褓里没有任何物品,毫无线索可言,而且已经丢弃,只有照片留存。


        
福利院收养了这个弃婴,取名王媛,在福利院长到三岁,两年前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也就是凯利夫妇,从护照复印件上的出生年月来看,凯利夫妇岁数并不年轻,标准欧美白人,慈眉善目的一对夫妻。


        文讷让小雨涵辨认护照上的人像,果不其然,小雨涵说这就是daddy和mummy。


        
三人都是一阵欣慰,功夫没有白费,虽然没找到亲生父母,但总算是找到小雨涵的身世线索,既然她是被凯利夫妇收养的,那么也算是美国人的子女了,搞不好她已经有美国护照了,而且也有继承凯利夫妇财产的权利,那么,应该帮她联系到凯利夫妇的亲人才对。


        
“小雨涵可能是在凯利夫妇出事后没人管的空档期走失的,然后被人贩卖到了丐帮。”卢振宇分析道,“既然警察到福利院去调查过,那么说明凯利夫妇死在中国,而不是美国,咱们从近期遇害的美国夫妇查起不就行了,我马上联系李晗。”


        
“还有线索呢。”文讷又拣出两份档案,分别是凯利夫妇在十年前和十五年前收养另外两名弃婴的记录,这两个也是女孩,叫周颖和田丽,当年的照片来看,和小雨涵一样,都是漂亮可爱的娃娃,现在应该一个十四岁,一个十八岁,都是大孩子了。


        
“小雨涵,你见过这两个姐姐么?”文讷把两个姑娘的照片拿给小雨涵看,答复是拨浪鼓一样的摇头,这也难怪,照片是姐姐们小时候,小雨涵比她俩小十几岁,当然不认识,但小雨涵同样不知道自己还有姐姐,也许是两个姐姐都在美国读书吧。


        
那边卢振宇已经和李晗联系上,请她查近期美国人士在中国遭遇杀害的案子,这种涉外凶杀案应该极其罕见,所以李晗有印象,但是具体情况还要问一下刑警总队那边。


        一件大事终于要水落石出,大家都很轻松愉快,文讷想起那个欺负过小雨涵的坏保育员,问胡萌:“那个赵小燕抓到了没有?”


        
胡萌说:“幼儿园报案了,派出所也传讯了,那个年龄大的姓李的被刑拘了,但是赵小燕跑掉了,她是临时工,也没固定住址,抓都抓不到。”


        ……


        
城乡结合部出租村,丐帮总部,自从上次郑四黑遇袭差点挂掉之后,丐帮上下就消停了许多,骆帮主也不再派遣残疾人员堵报社大门,甚至连李杰的命价都不要了,骆帮主明白一件事,有些单位可以敲诈,有些不行,报社属于耍笔杆子的喉舌单位,和他们较劲只有死路一条,报道出来之后,丐帮的收入锐减,都快养不活人了。


        
屋漏又逢连夜雨,这不,又出事了,郑四黑的马子,那个十六七岁的小太妹赵小燕因为虐待人家小孩,现在被派出所传唤哩,去了兴许就得拘留,搞不好送少管所关上二年哩,现在四黑还躺在医院,骆帮主身为老大,总得罩着下面人,他打了几个电话,安排赵小燕跑路,去一个和丐帮有些业务往来的公司上班。


        
临行前,赵小燕和她爹赵大头洒泪而别,爷俩自从欠钱跑路以来,颠沛流离,历经坎坷,本以为掉进了地狱,没想到只是掉进了第一层,下面还有十七层等着他们,赵大头满脸黑泥,头发打结,再没有当年金链秃头卡宴车的大哥气派,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教育女儿:“你爸这辈子该吃的也吃过了,该玩的也玩过了,死了都值,就是亏了你,这么小就跟着我吃苦受罪,这回爸照顾不了你了,单飞以后,学机灵点,该狠的狠,该孬种的时候孬种,记住么?”


        “记住了!”赵小燕用力的点头,转身离去,再不回头,踏上她的江湖不归路。


        
一个中年男人开车将赵小燕接走,来到城郊一处廉价旅社,公司的人临时住在这里,他们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只有一辆大众轿车,三个人,公司的领导是个矮小的中年妇女,穿的很土,貌不惊人,眼神中闪着狡黠的光芒,这种光芒,赵小燕曾经在二姨家保姆眼睛中看到过,这个保姆后来偷了二姨家的存折首饰跑路了,到现在没逮到。


        
领导让赵小燕喊自己雪姨,说一般来说咱们不招外人,都是亲戚老乡一起干,这样人心齐,队伍好带,不过呢,你是骆帮主介绍来的,也算是自己人,现在年轻人都不大愿意干这个,后继无人,满身的技术找不到传人也是个头疼的事儿,现在你来了,雪姨肯定不藏私,本事都传给你。


        “好的,雪姨,我一定好好学。”赵小燕嘴里恭敬,却不大能看得起这些土鳖。


        
“小燕儿,你可别小瞧咱们这一行,那可是纯技术流,要不是国家不让咱参评,不然你雪姨绝对能弄一个非遗文化传人。”唯一的男人三大爷这样说道,“咱们也不拿工资,纯拿提成,干好了年薪十几万算是刚起步。”


        
“那就赶紧学吧,学好了赶紧上岗。”赵小燕摩拳擦掌,信心满满,虽然不知道具体干啥,但骆大爷介绍的工作肯定是捞偏门,而捞偏门正是老赵家的传统。


        “不慌,先跟你花姐实习实习。”雪姨这样安排。


        
花姐是团队中年龄较小的,三十来岁,模样丢到人堆里找不出,穿的也普通,寻常中长款羽绒服,黑色打底裤配靴子,看起来像那种老公当个小公务员,自己在某企业干会计的少妇,她的道具是一辆儿童车,车里没放孩子,而是一个裹着小被子的布娃娃,厚实的帘子放下,遮住外人的目光,赵小燕就跟她实习。


        
实习地点是一处居民区附近的小公园,冬日里难得的阳光明媚,几个老头在下棋,几个老太太在晒太阳闲聊,其中一个老太推着童车,花姐让赵小燕推着童车,自己跟在后面,很自然的过去和老太太们搭讪,聊天。


        
那个老太好像认识花姐,还问她孩子好点了么,花姐说快了,医生让多呼吸新鲜空气,但是还不能感冒,这会儿宝宝睡着了,推着童车的赵小燕一颗心怦怦跳,心说花姐这牛逼,睁眼说瞎话。


        
过了一会儿,老太要回去了,花姐说正好我也回去,于是三个人推着两辆童车一起往回走,路过一家超市,花姐说对了,今天这里面鸡蛋打折,要有老年证还能折上折哩,老太心思动了,又放心不下小孩,花姐说没事,一会儿就买好,让小赵在门口帮看着。


        说着给赵小燕使了个眼色,又瞟瞟马路对面,三大爷开着车正等在那里,此刻正冲她露出焦黄的牙花子一笑。


        
老太和花姐进去买鸡蛋了,赵小燕犹豫着是不是把人家的孩子抱起来就跑,钻进三大爷的车里溜之大吉,正想着呢,一个老头从对面走过来,站在童车旁哄起了孩子,原来是孩子爷爷来了。


        
行动失败,但花姐并没责怪赵小燕,说咱们这一行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一定要万无一失才出手,这家人我盯了一段时间了,老太稀里糊涂的,容易相信人,要换成年轻的爹妈,就不好下手。


        赵小燕说:“我知道了,咱这一行叫老拐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