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特高课在行动

第四十五章 特高课在行动

        
两个多小时后,江航的航班抵达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到了日本这边,就没有那么多的VIP服务了,蔡主任也要亲自拎着包通过海关,不过刚出海关,就有一个穿黑色套裙的日本妹子迎上来鞠躬,用生硬的汉语问他是不是来自中国江东警察厅的蔡总监阁下。


        
蔡沪生矜持的点点头,来之前他让秘书整理了一份关于日本警察制度的资料,日本的警衔比中国的要少很多,从低到高是巡查-巡查长-巡查部长-警部补-警部-警视-警视正-警视监-警视总监这样的序列,秘书认为蔡主任大致和日方的警视正对应,但蔡沪生个人认为,自己是江东省公安厅的三级警监,副厅级官员,对应的应该是仅次于警视总监的警视监才对,现在这个日本妹子开口就是总监阁下,让蔡沪生心头一阵舒爽。


        “欢迎阁下光临日本,我是警视厅的水泽,请多关照。”妹子一个标准的日式鞠躬,很有礼貌的接过了蔡总监的行李箱。


        
其他成员陆续抵达,大家互相见礼,寒暄客套,互递名片,这个日本妹子的名片上印的是东京都警视厅搜查本部特高课的水泽美惠,警衔是警部补,看来还是个高学历的精英人才,蔡主任的助理本来还想着好像日方没安排接机啊,不过看过这么萌的妹子也就自动忽略了。


        水泽警部补还特意和文讷打了个招呼,称赞她勇敢大大的,这种抗日剧里常见的倒装中文引起大家一阵善意的笑声。


        有了当地人的指引,提取行李去停车场的过程就简单多了,水泽是个话痨,嘴就没停过,气氛相当融洽,都对此次日本之行充满了期待。


        
日方很贴心的提供了一辆中国高级干部最喜欢乘坐的碧莲客车和一辆老款皇冠,司机穿黑制服戴白手套的,看起来相当专业,水泽说蔡总监和公安厅随行人员是贵宾,乘坐碧莲,文讷和小孩属于证人,是受保护对象,上皇冠车,由矢村刑事负责保护。


        矢村刑事风衣墨镜打扮,乱蓬蓬的头发,不修边幅,倒是很符合大家心目中日本刑警的形象。


        蔡主任说,客随主便,我们到了东京,就听警视厅的安排了,说着上了客车,李晗虽然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但还是跟着上了碧莲。


        
文讷抱着小雨涵上了皇冠,水泽陪着坐着,还贴心的预备了一个儿童安全座椅,看她耐心细致的帮小雨涵绑上安全带,还拿了块明治巧克力,文讷也感受到了日方的周到。


        
车队出发了,很快来到路面上,成田并不是很冷,天空蔚蓝,阳光灿烂,日本的交通规则是靠左行驶,和国内是反着的,文讷看着车外一尘不染的街道,如编了程一般规规矩矩的悬挂着日本车牌的各式车辆,不禁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两个多小时前,自己还在国内,还在近江,还在熟悉的家乡呢,现在突然就被运到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卷进一堆什么“国际刑警”、“跨国犯罪”事件中了,真有一种恍惚莫名的感觉!


        ……


        
半小时后,全日空的飞机也降落了卢振宇是第一次出国,张洪祥和胡萌虽然不是第一次出国,但也是第一次来日本,三人情绪都很高,在转盘处等着取行李。


        张洪祥说:“小文他们有日本警方接待,和我们也不同路,他们坐汽车,咱坐咱的轨道交通,到东京市区,酒店汇合。”


        
此前卢振宇做过日本旅游攻略的,在日本打出租车是极其奢侈的行为,价格贵到离谱,但是轨道交通也就是日本人所说的电车非常便宜而且四通八达,他们几个当然是要坐电车去东京的。


        张洪祥一声令下出发,胡萌背着双肩包蹦蹦跳跳,卢振宇随便拦住了一个挂着工作牌的妹子:“Excuse-me!”


        
妹子立马“哈伊”了一声,俯首仔细听着卢振宇的三脚猫英语,然后也用同样三脚猫的英语回答,两人连说带比划了半天,最后妹子连连致歉,亲自带着受宠若惊的三个人去乘坐“京成本線”。


        
“京成本線”其实就是成田到东京的机场快线,三人在飞驰的车厢内,饱览着两侧的东瀛风光,就象电影和日剧里一样,远处碧绿的青山,堪比西藏的蓝天,近处是如画的农田,中间点缀着两三层的乡间小房子,不同于中国的砖混别墅,日本多地震,别墅大都是木头和轻质材料建造的,看着干净、精致,别有一番味道。


        
车厢内中国人和日本人泾渭分明,日本人不论男女,不论年纪,大都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黑皮鞋,带着白色大口罩,坐着垂目不言,如老僧入定,像是去参加葬礼,而中国人穿着五颜六色,羽绒服、冲锋衣、鲜红翠绿的阿迪耐克运动鞋,三五成群聊着天,眉飞色舞,兴致高昂。


        
卢振宇、张洪祥摊着笔记本、对着手机地图,低声商量着行程安排,胡萌突然悄悄拉了一下卢振宇的袖子,小声道:“师傅……那个山口组也在车上诶……”


        
卢振宇和张洪祥闻言抬头一看,可不是么,车厢的那一头,飞机上的那个纹身西装男扶着个皮箱,架着二郎腿靠在座位上打瞌睡,大墨镜遮住了半张脸,脖子下的纹身若隐若现。


        “可以啊,这哥们儿还挺狠,”卢振宇小声嘀咕着,“全身纹满了。”


        张洪祥瞪了胡萌一眼:“什么山口组,别瞎说。”


        
乘京成本线到了东京市,下车转乘地铁,日本地铁超复杂,几人又是一番询问,算是没坐错车,来到最繁华的千代田区,找到了文讷订的酒店。


        
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一行人拿着护照进入大堂check-in,卢振宇问前台小姐,有没有一位古小姐的留言,前台小姐的英语很专业,字正腔圆,很抱歉地告诉他,没有啊。


        “也许是直接上去了呢。”张洪祥挥挥手,带领大家坐电梯去房间。


        这家酒店的位置极好,远处是一片郁郁葱葱之处,胡萌兴致很高,看着酒店介绍手册,说那大概就是皇居了,就是日本皇宫。


        
这就是正儿八经的天子脚下了,卢振宇和张洪祥也饶有兴致地凭窗远眺,卢振宇突然发现,对面街上似乎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飞机和京城快线上的那个纹身男,他正在一个自动贩卖机旁边,叼着香烟打电话,不时地朝这边瞅一眼。


        
卢振宇有种莫名的不安,掏出手机连上酒店wifi,给文讷发微信,出国之前,两组人马各租了一个移动wifi,此刻文讷不管在哪儿,都不会收不到的。


        ……


        文讷是第二次来日本了,她抱着小雨涵,一边看着车窗外东京街景,一边耐着性子用很慢的汉语,应付着水泽小姐礼貌性的聊天。


        
不知什么时候,身后那辆碧莲没有了,她扭头寻找着,好像真没有了。仿佛发现了她的疑惑,水泽小姐微笑道:“不用担心,他们在后面。”


        
文讷点点头,本来不担心的,一听她这话,有点担心了,她掏出手机,拨了李晗的电话,他们出国前都开通了国际漫游,虽然很贵,但此刻有必要打一个。


        李晗很快接了,声音很焦急:“小文,你们在哪儿?”


        “怎么回事?”文讷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在哪儿?”


        
“我们也不知道在哪儿!”李晗大声喊道,“这个司机把我们拉到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问他他也说不清楚,他说他是汽车租赁公司的,车和人都是被雇来的!”


        说着,李晗又用英语大吼了一声,还有一个人用磕磕巴巴的日式英语申辩的声音,大概就是司机了。


        文讷一股凉气蹿到头顶,扭头惊恐地看着水泽小姐,她突然发现这个水泽小姐长着一对林青霞般地剑眉,很冷艳,但也很熟悉。


        “你……你是伊芙!”文讷颤声道。


        
“又见面了,简小姐。”伊芙微笑着,伸手拿掉文讷的手机,挂上电话,然后把小雨涵抱到自己腿上来,托起她的小脸,仔细欣赏着:“不错,真不错,真不愧是凯利夫妇的品味。”此刻她不再刻意说生硬的日式汉语,而是一口地道的普通话,但是乡音此时不是温暖而是惊悚。


        
文讷猛地伸手拉车门,但车门早已被锁死打不开,她尖叫一声扑向伊芙,想和她搏斗,但只觉得肋下一阵剧痛,连气也喘不上来,文讷满脸惨白,抱着肚子歪倒在座位上,挣扎不动了。


        伊芙收了拳头,冷笑道:“做生意就要讲诚信,你先不诚信,怪不得我们了。”


        她托起文讷的下巴,玩赏片刻,露出迷人的笑容,用俄语对前座的男人笑道:“她是个顶级货色,一个就抵得上三个艾米。”


        前座的“矢村”哈哈笑着,粗鲁的日语脱口而出:“看是不是处女了,如果是的话,能抵得上十个!”


        伊芙很鄙夷的骂了一声八嘎,用日语说矢村桑真是够的上马鹿野郎这个称谓,文讷是安吉拉的小猫咪,怎么可能还是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