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这么好看一定是男孩子

第七十二章 这么好看一定是男孩子

        
卢振宇正在和文讷吃饭,而且就在张洪祥的湖畔大院,两人之间的感情最近陷入了僵局,毫无进展,原因也很简单,胡萌在报社和卢振宇一起,回家和文讷住一起,全天候二十四小时无死角灯泡,躲都躲不过,好在胡萌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她就是小学徒,从不僭越,一口一个小卢老师,小文老师,乖巧可爱眼头活嘴巴甜,所以卢振宇浑然不觉哪里不对劲。


        
这个饭局还是文讷安排的,并且没让卢振宇来家里接,大家在湖畔大院会合,来了之后,卢振宇还傻乎乎的往文讷身后看呢,还问:“胡萌呢?”


        “人家也是有家的,回家探亲去了,要不我打电话叫她来?”文讷没好气道。


        “哦,回家了啊,把小雨涵也带去了?挺好的。”卢振宇挠挠头,突然意识到没了一大一小两个灯泡,生活会变得略微不一样。


        
湖畔大院是张洪祥的别业,平素总少不了三朋四友,现在已经过了正月,阳春三月,吹面不寒杨柳风,野湖里的大鱼肥美,春韭正绿,老张白天钓了四五条鳊鱼,附近村民送了半扇羊过来,把烤炉支起来,炭火烧的红通通的,穿串切菜,新鲜的羊肉和鱼,青椒酒菜香菜小葱大瓣蒜,调好的麻油耗油香辣酱,白酒洋酒啤酒摆开任选,文讷亲自上阵烤串,卢振宇给她当助手,一帮老家伙坐在那儿闲扯抽烟,看俩小辈忙乎。


        “这女婿不孬。”一个老朋友说道,“老张,啥时候办,提前打招呼,我好预备礼物。”


        “一边去,我闺女才多大啊,我才多大,要办也是我先办啊。”老张咪一口啤酒,眯缝着眼睛说道。


        “怎么,想通了,打算续弦了,哪个单位的小寡妇啊,能入咱张哥的法眼。”另一个老伙计问道。


        “我这辈子没别人,就认孩子她娘,将来肯定是要复婚的。”老张言之凿凿,好像古兰丹姆已经是他的囊中物。


        远在近江古兰丹姆饭店里的文讷母亲,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摸摸身上,感觉冷嗖嗖的,可是今天空调开得很足啊。


        
滨江锦官城,胡国良家,今天难得女儿回来,但是居然带了个“拖油瓶”,搞得楚文迪很不高兴,但胡文博却很开心,因为平时没小朋友陪他玩,虽然两个孩子在幼儿园发生过龃龉,但小孩子不记仇,依然玩到一起,乐不可支。


        
胡国良把女儿叫到书房谈心,这是第一次胡国良与女儿进行平等的谈话,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严父,而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师长,他详细询问了胡萌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暗暗满意,得亏是交给老张带,这才几个月啊,女儿就进步神速,甚至亲身参与了卧底调查,现在的女儿,眼中不再有胆怯和自卑,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自信。


        “实习期结束,你有什么打算?省电视台,省里的报社,我都可以想办法,当然了,尊重你的个人选择。”胡国良说。


        “我选择留在报社。”胡萌早就想好了对应之词。


        胡国良正准备说点什么,胡萌的手机响了,她毫不犹豫的立刻接听,胡国良微微皱眉,然后发现这是报社的公用手机,是爆料热线电话。


        
这个爆料专用手机号本来老张拿着的,后来有了得力徒弟,就交给小卢,双卡双待,随时采访,平时打进来的电话也挺多,但大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就值二十块钱的爆料费,卢振宇嫌烦交给了胡萌,小胡倒是乐得处理这些闲杂事务,她会把来电进行统计整理分类,按照重要性进行处理,有些仅做记录即可,有些需要上门采访的才报给小卢老师。


        电话里传出一个孩子稚嫩的童声:“喂,是平头哥么?”


        
“你好,我是平头哥的助理,请问有什么新闻线索?”胡萌一手拿手机,一手拿出小记录本翻开摊在爸爸的书桌上,伸手去摸笔,胡国良很默契的将自己的万宝龙钢笔递过来。


        
这个电话就很重要,是个孩子打来的,说是发现了通缉犯的踪迹,想让平头哥出马,和他们一起报案,即时直播,还要作证领悬赏奖金什么的。


        
“好的,保持联系,我马上就到!”胡萌记下了地址和联系电话,合上小本就要走,她本可以打电话通知小卢老师,但是鬼使神差的决定亲自去通知。


        胡国良看到了地址,关切的问道:“这个时间不好打车,要不你开家里的车去。”


        
报业集团老总是配车的,一辆奥迪A6,由专职司机驾驶,老胡平时也不开车,家里的车是楚文迪的宝马3系,若在以前,胡萌是不愿意开这辆车的,但是紧急时刻她也豁出去了,点头说好大大方方出门,在门厅拿了车钥匙,嘱咐小雨涵乖乖的,姐姐出去一会。


        楚文迪看到胡萌拿自己的车钥匙,满心不高兴,问了一句:“胡萌啊,你拿驾照之后摸过车么?”


        
“我经常开师父的面包车。”胡萌不动声色顶了回去,拿着车钥匙出门下楼,在电梯里长出一口气,忍不住笑出来,这在以前她是绝对不敢干的,今天竟然毫不犹豫的干了,想到楚文迪吃瘪的样子,她就开心的不行。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勇敢了?胡萌认真回想了一下,起始点就是离家出走的那一天,但是突飞猛进是在卧底任务之后,她真心感激张老师,感激小卢老师,也感激小文老师,但是论起来,她更感激每时每刻传帮带自己的小卢老师……


        
其实胡萌没开过车,卢振宇从不让她碰五菱之光,她就是一个有驾驶证的纯新手,坐在宝马车里茫然无助,不知道怎么开走,于是给同学打电话,才知道踩着刹车挂挡,胡萌很聪明,在驾校的成绩也不差,用了几分钟就掌握了,将这辆车开出了地库,向湖畔大院驶去,心中充满壮志豪情。


        
胡国良一直站在楼上窗口看着自家那辆红色宝马车驶出小区才放心,他知道女儿车技不行,但万事总有开头,有人陪着是练不出来的,刚才楚文迪闹脾气,说胡萌不会开车,万一撞到人怎么办,胡国良就说要不然我去送她?楚文迪哼了一声,上楼练瑜伽去了。


        ……


        
湖畔大院,羊肉串和烤鱼都已经做好了,食物的香味飘出去老远,正当大家斟满酒准备听老张说两句祝酒词的时候,看家护院的狼狗警惕的竖起耳朵,紧跟着一阵引擎轰鸣,老张说又有朋友不请自来,小卢你去开门。


        卢振宇打开门,正看到胡萌从车上下来,一时间无语了,小胡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文讷在他肩膀后面探头看见胡萌,撇撇嘴,没说话。


        胡萌忙不迭的跑过来,说小卢老师有重要事情,通缉犯的下落。


        “哪个通缉犯?”卢振宇的注意力顿时转移。


        “是唐尼,杀手唐尼!”


        “进来说!”


        
胡萌走进大院,大家也暂停手上的醇酒美食,听她介绍了案情,一个个都兴奋起来,要知道唐尼的悬赏价码可是十万元啊,够给湖畔大院再加盖一层了。


        
“是一帮小学生,他们要求平头哥做见证,好拿到悬赏。”胡萌介绍道,“所以具体地点他没说,只说在南湖一带,所以我就赶紧跑来了。”


        文讷暗自腹诽,一个电话一个微信就能解决的事情,非要开车来送信……


        “好,我这就联系他。”卢振宇拿起手机,拨通了爆料小学生的号码,进行了一番通话后,他决定单枪匹马前往。


        
“这个人极其危险,人多会引起他的警惕,我一个人去就行。”卢振宇无比严肃道,同时整理了一下兵器,他的大剑鱼、甩棍和一罐胡椒喷雾。


        “不行!”张洪祥、文讷和胡萌异口同声道。


        
“有什么危险的,就是做个见证而已,具体抓人是警察不是你,咱们爷几个都去,你们留下照看酒菜,别让猫狗吃了。”张洪祥说一不二,点了文讷和胡萌的将,其他老朋友一个不带,这帮老货身手不如年轻人敏捷,去了只能添乱。


        
四人上了文讷的牧马人,这里是郊区,铺装道路不多,更多的是泥泞的乡下土路,正适合越野车撒欢,在卢振宇的指引下,绕了几个弯子,来到一个村庄外,几个穿小学校服的小孩早已等在那里。


        这是一帮六年级的学生,车灯照耀下,离得老远胡萌就看到其中一个女孩长得很秀气,啧啧连声:“那个女孩长得真好看。”


        文讷说:“长得这么好看,一定是男孩子。”


        “不可能。”卢振宇说。


        “不信打赌,赌十块钱。”


        到了跟前,孩子们围拢过来,那个漂亮女孩和他们交涉:“请问谁是平头哥?”


        卢振宇说我是平头哥,你就是爆料人?


        
那孩子说:“对,是我爆料的,我们是滨湖小学六三班的小学生,我是他们的班长,我叫于欣,昨天我们放学的时候,在河边发现一个昏迷的人,就把他救了,后来发现他是通缉犯……”


        
于欣说话条理清晰,简明扼要,他的诉求很简单,报警抓人,拿了悬赏给班级添置硬件,投影仪空调机,还有他们几个核心骨干每人要换一部新手机。


        
不用猜了,看他的眼神,听说话的口气,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孩子,只是长得太俊秀而已,胡萌和卢振宇默默无语的在微信里给文讷转了十块钱红包。


        “我已经把他稳住,现在我们在记者的见证下报警。”于欣拿出了手机,对照着通缉令上的号码,拨了薛警官的手机号。


        
薛老实正在大队值班,手机又响了,自从通缉令发出去之后,他的手机就响个不停,大多数是不实信息,但都要一一确认,大量耗费精力,他不耐烦的接了,听到对方是小学生就更不耐烦了,还胡扯什么已经把嫌疑犯控制住,这不扯么!啥时候小孩都成了赏金猎人了,但是那边忽然变成卢振宇的声音。


        “薛警官,我是卢振宇,我也在这边,应该是真的发现了唐尼,你们赶紧过来吧。”


        “马上到!”薛老实抓起枪就走,同事们问也不问,也都抓起防弹衣和武器跟在后面。


        警笛呼啸,一辆辆警车快速驶出刑警二大队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