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巴黎土特产

第一百零三章 巴黎土特产

        
阎青妤一直在跟踪报道PCS的黑幕,卢振宇和路老师无意中又给她提供猛料级的素材,不过这位记者的能量确实很大,她的系列报道引起了各国政府的高度关注,此前已经退休的前PCS高级管理人员乔治.本特利在亚特兰大的家中被联邦调查局带走协助调查,法国警方也逮捕了数名和PCS有关的人士,怪不得路老师有恃无恐,原来PCS后院着火,顾不得报复灭口了。


        “小卢老师,这个女人好坏。”胡萌忿忿不平道。


        卢振宇没心思管阎青妤,问胡萌:“最近张老师什么情况?”


        “张老师很正常啊,每天基本上都不来上班。”


        
卢振宇放了心,又翻了翻手机,看晚报公众号这些天发的文章,还不错,每篇都有十万以上的点击,不过细看文笔不像是出自文讷之手,更加书卷气一些。


        “这几天是我在负责运行咱们的公众号。”胡萌腼腆的说,渴望被小卢老师夸奖一下。


        “哦,小文老师哪去了?”卢振宇自动过滤了胡萌的的渴求。


        “小文老师最近没出现,听说在近江。”


        卢振宇心头一阵慌,忽然又想到另一件事,随口问道:“小雨涵呢,被哪家领走了?”


        
胡萌露出哀愁的神情:“还在我这儿呢,这两家都不是省油的灯,天天来报社吵吵嚷嚷,从昨天起不来了,听说要打官司,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孩子的归属问题,小卢老师,你希望小雨涵被谁家收养?”


        卢振宇想了想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谁家对小雨涵好,就给谁家,还不同意,轮流着照顾也行啊。”


        
一下午在无聊中度过,快要下班的时候。石总编让卢振宇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果不其然,挨了一顿猛剋,石总编骂完,又苦口婆心的劝说,说年轻人不要走歪路,不要恃才放旷,那样没前途,不是正路,可以向老张学习,但不能学他的缺点,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你好好干,再过三十年,这张桌子说不定就是你的。”说到最后,石总编从苦口婆心变成了语重心长,居然用总编的职位来勉励这位后辈。


        
卢振宇看了看这种老掉牙的松木写字台,看样子已经陪着石总编几十个年头了,他心说再过三十年北泰晚报都不一定存在呢,将来的世界谁知道是什么样子,脑海中出现两幅画面,一副是自己穿着一本正经的衬衫西裤坐在石总编这间屋里加班写稿子,一副是自己穿着防弹背心拿着MP5和路老师枪林弹雨。


        “小卢,我说的话你要放在心里。”石总编敲敲桌子,“又走神了是不?”


        “没有没有。”卢振宇赶紧坐正,“石总编,其实我出去这几天并不是偷懒,而是干正事……”


        
“我知道。”石总编打断他,“你做什么,老张给我说了,老实说,我不是很赞成,一方面是危险,你还有父母需要照顾不是?另一方面,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生活么?到时候想退出可就难了,就这样吧,你回去再好好想想。”


        ……


        卢振宇回到家里,发现二叔和二婶都来了,自己带来的两个大LV旅行箱已经被打开,老妈和二婶拿着一个LV女式包包评头论足。


        
“你这个儿子没白养,知道孝敬老妈了,这个包挺不错的,算是很好的高仿了。”二婶很有经验的看着箱子说道,“我们单位的那个小谁,托人代购的LV包就是这样的,小年轻拿这个老气横秋的,咱这种年纪还差不多。”


        
“瞎买,乱花钱,也就是提着买菜还行。”老妈嘴里嫌弃着,但是看她表情还是蛮得意的,毕竟儿子知道给老妈买礼物了,虽然是不值钱的A货,但也是一片心意。


        
不过这些东西倒不是卢振宇买的,而是路老师在巴黎帮他添置的家当,这个女包也是路老师做主挑选的,另外还给老爸买了根爱马仕腰带,幸亏不是经典款的黄金H头,而是很低调的银色带扣,用路老师的话说,来一趟巴黎怎么能不带点土特产回去呢。


        
“哟,卢瑟回来了,这一趟差出的够久的。”二叔看到侄子回来,亲热打着招呼,卢振宇也像个大人一样和父亲、叔叔坐在一起,煞有介事的谈了谈外面的事情,说广州的天气,黑人泛滥问题。


        
“广州我比较熟,以前经常去出差,小蛮腰知道不,我去过不下十次。”二叔吹了一句牛,岔开话题,“对了,你们单位那个小女孩,就是捡来的那个孤儿,决定给谁家啊?”


        卢振宇意识到二叔可能是带着任务来的,不知道是帮哪家做说客,于是警惕起来:“我不清楚,我刚出差回来。”


        
但二叔并不是当说客,而是纯粹八卦,他笑道:“你们知道么,那孩子是老吴的亲孙女,鉴定报告都拿出来了,这是彻底撕开脸了,徐为民那边倒是怂了,不敢承认是自己的外孙女,为啥,因为吴家的儿子是真死了,徐家的女儿说不定还活着哩,万一哪天回来,还得嫁人不是?”


        
卢振宇一阵无言,他忽然感觉这两家人都不是好东西,争抢小雨涵的抚养权也并不是为了照顾这个孩子,相反,是为了自己将来有人照顾,再加上他们在报社里的种种不文明的表现,他不禁下了定义,这两对夫妇就是四个老狗逼。


        
晚饭的时候,二叔二婶又在关心卢振宇的个人问题,问他是不是挑花眼了。儿子还没说话,老妈刘红梅就嘚瑟开了:“我儿子现在不愁找不到媳妇,他现在忙事业,顾不上结婚,再说了,后面一群女孩子追着呢,想甩都甩不掉。”


        
二婶说:“和我家那小子一样,上个大学没学多少知识,光谈对象了,不过话说回来,早点结婚才好干事业,早结婚早生孩子,趁着双方父母都年轻还能帮着带孩子,不然等你三十岁结婚,再迟两年要孩子,你爸妈可就带不动了,到时候耽误的还是你的事业。”


        就这样叨逼叨的吃了一顿晚饭,临走前老妈非要把一个LV旅行箱送给二婶,说你下个月不是单位组织去欧洲旅游么,拿去用。


        二婶笑道,这个可不敢带,万一在海关让人查了怎么办,不光没收,还得罚款呢,我那有一个新秀丽的箱子还能用,就不拿你这个了。


        二叔两口子走了,老妈气哼哼道:“给我难看呢,高仿怎么了,高仿照样用,我们中国人就喜欢用高仿。”


        卢振宇很想说老妈啊这不是高仿,这就是真的路易威登箱子,贼贵贼贵的赶上您老一年的工资了,但这话没法说,说了麻烦更大。


        不过二婶关于早婚早要孩子的话给了老妈一定触动,她告诉儿子要尽早决定,到底是小古还是小胡。


        “小古这姑娘长得是挺俊,我就担心你压不住,小胡还不错,看起来挺老实的。”老妈这样说。


        卢振宇心说老妈啊你儿子可不是以前的卢瑟了,光手上人命就好几条,干的是震动世界的大事,怎么可能压不住“小古”呢。


        ……


        
文讷终于从近江回来了,卢振宇接了她两人找了个咖啡厅,又把这次经历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卢振宇说的惊心动魄,文讷听的聚精会神,完了抚摸着他的后背心疼地说:“撒手没,睡觉的时候硌的疼么?”


        
“没什么感觉,我还真是皮糙肉厚。”卢振宇说,心道文讷真好,不像路老师那样把自己当成移动保险柜,小文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疼不疼。


        “有机会还是取出来吧。”文讷说,“路老师带你畅游欧洲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呢?”


        卢振宇正色道:“我在想你。”


        
“还算有良心。”文讷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其实她心里明白,路老师对卢振宇没兴趣,看中他只是因为这小伙子一身金钟罩的防弹本领,确实是纵横四海的最佳搭档,但是这不能解释3301的房证问题,那时候卢振宇还没发现自己的特异功能。


        
“我有一点一直不太明白,路老师是除了你爸妈亲戚之外,唯一喊你卢瑟的人。”文讷眉头蹙着,“但是她和你又没有血缘关系,你俩的DNA进行过比对的,这一点也已经证明过了。”


        卢振宇说:“你还记得那幅画么,放在3201的人海孤鸿,当时咱们以为画的是小雨涵,其实不是,那是路老师自己,她是个孤儿。”


        
文讷说:“哦,路老师是孤儿……凯利夫妇长期给PCS供货,那么安吉拉有可能也是他们卖出去的,顺着这条线索查,说不定能查到一些东西。”


        卢振宇说:“恐怕查不到路老师的来历,你想啊,如果能查的到,她自己早就查了。”


        
文讷说:“我并不是想帮她查身世,而是那几宗凶杀案,李杰的死,熊天兵的死,吴浩然的死,再加上凯利夫妇的死,至今还都是未解之谜,难道你不想解开么?”


        卢振宇把头摇得拨浪鼓:“不想,死都死了,死的还是坏人,查真相除了添堵,没任何作用。”


        文讷冷笑:“卢兄,我看你是想保护路老师吧,毕竟人家都给你爸妈带巴黎土特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