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绞刑架下的报告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绞刑架下的报告

        
卢振宇睡觉不喜欢太黑,所以窗帘没拉上,室内光线还算可以,隐约能看到闯进来的这群人虽然蒙着黑头套,但是战术背心上印着大大的SWAT字样,三点式枪带,MP5冲锋枪,这是标准的特警打扮,他心里有了底,警察总比绑匪强。


        包子吓尿了,这也难怪,睡的正香一群黑衣大汉冲进来拿枪顶着你的头,还是在毫无民主法治可言的异国他乡,换谁都得尿。


        
卢振宇是进过看守所的人,两次跟随路老师喋血江湖,心理素质已经相当过硬了,他为了缓解包子的恐惧,还打趣道:“包子,你是汤包啊?漏啦。”


        
包子没回答,一个警察用枪托回答了卢振宇,随即两个人脑袋上被套了个黑色袋子,被勒令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捧着自己的衣服鞋子,押出房间,进电梯,下楼,出门,带上了警车,卢振宇一直默默计算着时间,警车开了十五分钟,他们被投入牢房,这个时间长度说明牢房并不在塔基卡提警察局,也许是别的分局。


        
在牢房里,卢振宇和包子的手铐和头罩都被摘下,这是一间多人囚室,墙角有马桶和水龙头,无窗,三面是水泥墙壁,一面是铁栅栏,室内已经关了十几个人,看肤色服装多是孟加拉巴基斯坦的移民劳工,一个个都躺在地上休息,见来了新人,并不像国内看守所那样欺压一番,反而有人主动借给他们茶缸子,指一指水龙头,意思是可以接水喝。


        
没有人来提审,同囚室的犯人不会说英语,也无法交流获取信息,卢振宇和包子低声交谈,认为是无人机出了问题,其实当无人机被击落的时候就该有所警惕,但他们以为这个国家的治安机构效率低下,未必能从无人机残骸上分析出使用者,更不会有按图索骥找上门来的本事。


        万万没想到,人家还真有这个本事。


        ……


        
凯宾斯基酒店,文讷和胡萌惊魂未定,她俩就住在隔壁,破门的时候是听见的,两人立刻爬起来穿衣服打电话到前台询问,前台说警察在行动,告诫她切勿出门。


        
文讷一直贴着门倾听,听到卢振宇和包子被带走的声音,又过了许久才敢开门观察,隔壁的门敞开着,行李都被警察翻开,电脑相机之类被拿走了,衣服乱糟糟的丢在地上。


        
酒店工作人员姗姗来迟,安慰受到惊吓的客人,文讷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值班经理告诉她,警察突然登门,要求查看住客资料,随即就上楼抓捕了住在你们隔壁的两个男人,但是具体抓捕原因酒店并不知道,他们也很惊讶,因为凯宾斯基是高级酒店,和警方关系很好,以前从没出现过这种深夜上门抓人的情况,这样一搞,以后谁还来敢住这里。


        
文讷明白了,酒店也是受害者,而且值班经理非常善良,并没有告诉警察,住着隔壁的两位女士也是同行者,否则连她俩也会被一并抓走,想到这里,她毛骨悚然,一阵后怕。


        
值班经理是个英国白人,看起来是个绅士,于是文讷向他请教,遇到这种问题应该如何处理,经理说最好的办法是赶快离开,两位女士在这样一个宗教国家不适合抛头露面,尤其是打官司,你们可以寻求使领馆的帮助,不过最好别去试图贿赂,因为这也是犯罪行为,一旦被抓到把柄,你们也会被投入监狱。


        
在文讷的请求下,经理给她俩调换了房间,并且没有登记在前台电脑里,因为住在凯宾斯基还相对安全些,这个时间出外找地方住简直就是寻死,科林的时区是东三区,比北京时间早五个小时,此刻家里还是黎明时分,文讷就没打扰别人,两个女生在房间里先哭了一场发泄了情绪,然后制定营救计划。


        
先打朱小强电话,对方已关机,搞不好也被警察抓了,那么要救人,首先要有律师,要有钱,活动经费是卢振宇在掌握,他的随身物品都被警察搜走了,现在只能靠文讷和胡萌的钱了,两人把身上的银行卡拿出来,信用卡是万事达和VISA的,但是额度有限,加起来不超过一万美元,文讷的借记卡里倒是有十几万人民币,但是62开头的银联卡在科林无法使用。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文讷通知了家里,老张听说是卢振宇被抓女儿没事,一颗心就放下来了,说赶紧通知大使馆,该怎么办怎么办,你们两个女孩也派不上用场,买最近的飞机票回来吧。


        
文讷自然不会照父亲说的做,她决定胡萌一起营救同伴,两人穿着得体的衣装,戴着头巾,前往警察局打探案情,按理说这种事应该带个律师的,但是科林执行的是教法,现代文明的法律在这儿派不上用场,整个国家都没有律师,只有毛拉。


        
两人在警察局坐了一上午的冷板凳,连话都没说上,因为警察们不会说英语,文讷也不会说阿拉伯语,双方交流的非常困难,而且值班的警察都是属于临时工性质的辅警,真正管事的警官们的办公室都是关着的,老爷们不到下午是不会出现的。


        中午,两人急火攻心,连饭都没吃,外面骄阳似火,地表温度足有六十度,汽车里都待不住,还不如留在警察局里等候。


        
下午两点钟,肩膀上有弯刀皇冠的警官们终于来上班了,文讷找了一位看起来年长且面善的加以求助,或许是两张年轻美丽的面孔起了作用,警官大发善心,用他贫乏到一定程度的英语和来客进行了交谈,文讷这才发现攻略里说的都是对的,和阿拉伯人交流实在太困难了,要说很多话才能让他们搞明白你的意图,直到口干舌燥后,警官才囫囵明白了,他打开电脑查了一下,说没有任何关于卢振宇的拘捕记录,你们怕是找错了地方。


        
又是一番艰难的交流,文讷总算是搞明白了,在科林有执法权的不光是警察局,还有宪兵队、宗教警察,以及军方的情报机关,至于到底是谁抓的人,他搞不清楚也没办法去搞清楚,问他另外三个机构的办公地址他也说不清楚,总之是一问三不知。


        
文讷和胡萌只好前往大使馆求助,遭遇自然和上次一样,工作人员告诫他们,一定要遵守当地法律,尊重当地人的风俗习惯,你们的朋友肯定是犯法了,否则不会被抓的,老老实实接受处理就是,来麻烦大使馆干什么。


        ……


        
牢房里,卢振宇和包子一天都没吃饭,就喝了个水饱,孟加拉的狱友们获释了,欢天喜地的出去了,卢振宇试图找警察问话,但警察根本不搭理他。


        
到了晚上,两人终于得到食物,一人一块阿拉伯大饼,吃完之后,卢振宇被提走,来到一间大屋,坐在了被告席上,审判席上是穿着阿拉伯长袍的法官,公诉人念了一遍起诉书,卢振宇一个字都没听懂,他用英语提出抗议,要求至少找个翻译来,这样审判才公平。


        
法庭经过合议,决定尊重被告人的权利,找一个汉语翻译,这样庭审就得延期到明天了,卢振宇被押回牢房,路上他一度想越狱,但是想到包子还在里面,就忍住了这个念头。


        
回到牢房,卢振宇告诉包子不用担心,这边政法机关的效率还是蛮高的,不像国内的警察,抓了人现在看守所里关你几个月,检察院公诉,法院开庭,都是半年以后的事情了,这边头天抓了,次日就上庭,连警方预审都省了,可见阿拉伯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最多是未经许可放飞无人机,罚款了事,就算蹲监狱,也不会超过三个月刑期。”卢振宇安慰包子,“审你的时候,你把责任都推给我就行,咱俩不能都进去。”


        
包子是第一次被抓,而且是被外国警察抓,胆都吓破了,卢振宇对此非常理解,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区别的,有些老实巴交的人第一次被关进看守所,遭遇各种语言暴力,精神会承受不住而死亡,而另一些三进宫的老油条进看守所跟回家一样,在里面如鱼得水不知道多开心,包子就属于前者,不过多关几次习惯了就好。


        “小文一定在想方设法营救我们。”卢振宇说。


        
一夜无眠,次日白天,漫长的等待之后,庭审再次开始,依然是卢振宇一个人受审,这回法庭找了个懂中文的翻译,审判好歹能让人听懂了。


        
法官先确认了卢振宇的身份,然后公诉人出示证据和起诉书,控告卢振宇在科林王国公民所有的船舶上杀人劫财,并且亮出了海上行宫号内部监控拍摄的照片。


        
卢振宇五雷轰顶,他万万没想到是因为这个被抓的,脑子全乱了,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护,昔日口若悬河,笔下洋洋洒洒万言的金牌大记者变成了木鸡。


        科林的法庭效率是高,高到随意的程度,法官看了证据之后就直接宣判了,翻译告诉卢振宇:你的判决是---绞刑。


        “我要上诉。”卢振宇说。


        “很抱歉,这就是终审。”翻译怜悯的看着可怜的异国死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