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雷雨

第二十七章 雷雨

        从金天鹅大酒店出来,天已经黑了,乌云滚滚,一场暴雨迫在眉睫,古兰丹姆走向自己的宝马车,没想到许家豪跟在身后:“兰姨,我的车送去保养了,我坐你车回去。”

        许家豪可不止一辆车,他除了常用的行政版帕拉梅拉之外,还有法拉利和保时捷的跑车,怎么可能沦落到蹭车的地步呢,古兰丹姆反应很快:“我去医院看你爸。”

        “正好,我也去医院,可能要下雨,我来开吧。”许家豪不由分说,把车钥匙要过来,先很绅士的拉开副驾驶一侧的门,请兰姨上车,然后再绕过来开车,他驾驶技术极好,任何车到他手里都会变身为跑车,何况这辆宝马540的性能本来就不赖,长期在中年美妇手里得不到发挥的引擎在许家豪掌控下终于得以释放激情。

        五分钟后宝马车就飙到了医大附院,古兰丹姆抓着把手的右手因为过于用力而失去了血色,这儿子的性情和父亲大相径庭,更加澎拜和直接,就像年轻时的张洪祥。

        想到前夫,古兰丹姆就一阵恼怒,脸色不悦起来,许家豪瞥见继母的神情,放慢车速,稳稳地停好,母子二人下车上楼,进行每天雷打不动的程序,陪伴许庆良两个钟头。

        老许昏迷不醒,家人对他的照料片刻不敢松懈,为此文讷近期都不回江北了,医院这边护工和保姆24小时守护,家人只要有时间就来探望,和医生探讨有没有更好的诊疗方案。

        外面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护工和保姆出去吃饭了,病房里只有母子二人,空气潮热而暧昧,为了缓解尴尬,许家豪问起文讷的行踪,古兰丹姆说小文在搬家,不是说要卖房子么,得把纺织宿舍腾出来才能卖。

        “是我太草率了,其实纺织宿舍的房子可以留着的,毕竟是我从小成长的地方,再说还是学区房,如果我们的孩子留在国内读书的话用得上。”许家豪未雨绸缪,考虑的倒是挺周详,只不过他没说清楚这里的“我们”究竟指的是谁。

        古兰丹姆当然不会联想到自己,她知道家豪惦记的是小文,于是试探道:“家豪快三十岁了吧,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下个月三十岁生日。”许家豪想到自己的而立之年即将到来,抑制不住踌躇满志的心情,没来由的来了一句,“兰姨,我会成功的,我也会照顾好你和小文。”

        母子俩在医院坐了一会儿,等雨小了些,许家豪撑着伞送兰姨回家,两人走在一起极其登对,一个是玉树临风的英俊美男,一个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姐姐,身高比例也恰到好处,一时间回头率大增。

        许家豪把古兰丹姆送回紫竹林别墅便出去应酬了,晚上九点半,文讷回来陪伴母亲,这段时间母女俩都在一个房间睡觉,晚上雨势增大,两人早已入睡,浑然不觉,直到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是谁!”文讷大喊一声。

        “是我。”外面传来许家豪的声音。

        “这么晚了什么事?”文讷翻身起来,披上了睡衣,古兰丹姆也批衣起来,打开台灯,看看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现在是午夜一点钟,这么晚了许家豪敲门,莫非是许庆良苏醒了?

        古兰丹姆打开门,许家豪穿着睡袍站在门外,隐隐露出八块腹肌,他关切道:“你们窗子没关,雨水都进来了,会着凉的。”不由分说就走了进来,这间卧室是整栋别墅最大的主卧,有一个很长的飘窗,窗子果然是打开的,雨水把窗帘都浇湿了,许家豪探身关上窗子,回头笑笑:“可以了。”

        窗外一道惨白的闪电划过,紧跟着是轰隆隆的雷声。

        文讷吓得扑在古兰丹姆身边,一时间许家豪的保护欲爆棚,简直要溢出了,他多么想留在这里,保护母女俩,但是仅存的道德和理智告诉他,不可以,时机还不成熟。

        “没事了别怕,我就在隔壁。”许家豪笑了笑,逼着自己抬腿走人,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只觉得一股火热在丹田位置挥之不去,不行,必须找地方泄泄火,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穿衣服下楼。

        文讷心有余悸,刚才她感觉非常尴尬而危险,继父在的时候,这还是个温暖的家,继父倒下了,这里就变成了魔窟一般的存在,许家豪每个毛孔都渗着攻击性,他明明有好多种方法提醒关窗,却采取最不恰当的一种,这很说明问题。

        “妈妈……我觉得咱们还是别住在这里了。”文讷思虑再三,还是说出这句话来。

        “孩子,不住这儿,又能住在哪儿呢,妈妈这么多年的积蓄,也只够买一个房子的,可是饭店卖了,比房子更重要的是创业,再说这儿就是我们的家啊,为什么要搬走。”

        文讷咬着嘴唇,母亲不领会自己的意思,也没必要说破,她只是叮嘱道以后记得锁门,最好预备一个带电击功能的强光手电,壮壮胆也是好的。

        窗外传来引擎轰鸣声,雪亮的大灯刺破黑暗,文讷走在窗前,看到自家车库里开出一辆奔驰AMG  越野车,这是许家豪的新宠,适合恶劣天气出行,如果是低矮底盘的跑车,在雨天容易进水熄火,二百多万的豪车,他说买就买,这时候倒是不提什么资金链紧张,卖房子发工资之类的了。

        又是一道闪电,照亮奔驰越野车的背影,许家豪深夜出行,究竟有什么紧急事情呢。

        ……

        江北,上午,窗外是淅淅沥沥的中雨,报社办公室里潮湿无比,衣服都能拧出水来,门口的地上被乱七八糟的脚印踩得黑漆漆一片,胡萌拿了拖把,仔细将泥水拖干净,回到办公桌前,将两张票递给卢振宇:“小卢老师,同学送我的票,我没时间去,你和小文老师一起去吧。”

        卢振宇正在心猿意马,被胡萌打断,赶紧说声谢谢,再看票面,是近江大剧院的话剧票,曹禺的名作《雷雨》。

        “太好了,小文就喜欢这个。”卢振宇喜不自禁,胡萌笑了笑,低头黯然神伤,那边包子嘀咕道:“怎么不给我啊,我也喜欢看话剧的。”

        他们的张老师今天没来上班,老张这几天都在忙着融资的事情,他一心想替前妻拿回饭店,但是即便凭他的能量想筹集上亿的资金也不是易事。

        与老张相比,卢振宇的压力就小多了,他需要的是一套近江的房子,虽然文讷没提出这个要求,但卢振宇不能装糊涂,卢家毕竟是那种传统家庭,父母早早就为儿子的婚事未雨绸缪,存了十几年的钱不就是为了这件事么。

        中午卢振宇没像往常那样在单位附近吃饭,而是开车回家,继续和父母商量买房子的事儿。

        这段时间近江的房价节节攀升,已经高到老百姓承受不起的地步,但是每次新楼盘开张,总有无数富人带着全款去买房,你要是说贷款,售楼小姐都不爱搭理你。

        “卢瑟,爸妈支持你在近江买房,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报纸这个行业渐渐没落了,以后还是互联网有发展前途,还是大城市有发展。”卢建斌难得开明一回,他的见识让卢振宇佩服不已,别看老爸年纪大了,一点都不落伍,可是早知道纸媒不行,为什么还托关系把自己弄到报社去。

        接下来的话又让卢振宇哭笑不得,老爸说:“还是想办法调到省里大报社去,调到淮江日报去,不管社会变成什么样,党报总是要存在的,你和古文讷谈朋友,我和你妈妈以前觉得不大合适,门不当户不对的,现在看来是多虑了,你是个优秀的年轻人,配得上金天鹅大股东家的小姐。”

        老妈也说道:“家里存的钱都给你,再贷点款,实在不够就找你姐姐要,亲姐姐哪能不帮弟弟。”

        卢振宇心说路老师可是赚一个花两个的主儿,经常处于赤贫状态,找她借钱,还是省省吧。

        不管怎么说,父母的态度让他感动,不是亲生儿子,胜似亲生儿子啊,今生今世,难报养父母的大恩。

        有了家人的支持,卢振宇信心满满,他准备明天就去近江看房子,有合适的拿下,没合适的也得先租一个,以后在近江的时间不会短,不能总住宾馆。

        胡萌给的话剧票还在包里,据说是人艺的老戏骨专程来表演的经典剧目,不看可惜,卢振宇拿手机拍下来给文讷发过去,预约明晚看话剧。

        ……

        次日,文讷正在医院里给继父调制流食,许庆良昏迷不醒,全靠鼻饲来维持生命,食用的果汁菜汁米汤都是文讷禽兽制作的,忽然手机响了,是许家豪发来的微信,说今晚近江大剧院,人艺版《雷雨》,七点半我来接你。

        作为一个文艺青年,文讷自然是话剧爱好者,尤其是人艺的老前辈们演绎的雷雨,那真是可遇不可求,可是文讷只有一个,她已经答应了卢振宇,怎么可能分身去陪许家豪。

        于是文讷委婉拒绝,说自己另外有约,她不愿意刺激到许家豪,就没提卢振宇这茬。

        傍晚七点二十五,文讷站在近江大剧院外广场旗杆下,这是她和卢振宇约好见面的地方。

        许家豪一身晚礼服,挎着龙沐川从停车场出来,远远就看见了旗杆下的倩影,他心头一动,邪魅的脸上浮起了笑意,这个丫头,终究还是抵不过话剧的诱惑啊。

        “龙儿,我忽然有事,你先进去吧。”许家豪将票递给龙沐川,他打定主意,待会儿再买两张黄牛高价票陪小文一起看,看到快结尾再推说有事提前退场去找龙沐川,这样一拖二天衣无缝,两全其美。

        “哦,那你快点处理,我等你。”龙沐川乖乖走了,许家豪整理一下晚礼服的领子,摸一摸脸上的伤疤,健步走向文讷,昨天夜里他突然驾到藏娇金屋,发现自己包养的毛子串串方启雯居然养了个小白脸,许大少一气之下,大打出手,把那对狗男女打的遍体鳞伤,自己也被砸碎的花瓶碎片划伤了脸,男子汉脸上多一道伤疤不算什么,更添英雄气概而已。

        广场上人很多,许家豪腿长也迈不开大步子,就在他距离旗杆还有二十米的时候,一个可恶的身影从另一个方向跑过来,牵住了文讷的小手,两人手拉手走进剧院去了。

        许家豪七窍生烟,如果有灭霸手套,他恨不得灭掉全天下的人来泄愤。

        大剧院内,话剧上演二十分钟了,舞台上雷声隆隆,曹禺的经典话剧《雷雨》正在表演,看到周朴园家狗屁倒灶的破事,卢振宇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涎水都快滴下来了,旁边的文讷悄悄摩挲一下他的胳膊,把他拉回到周家客厅里。

        忽然卢振宇的手机震动起来,居然是陆刚发来的短信,说有一个大生意交给小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