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罪调局在行动

第四十八章 罪调局在行动

        比起卢振宇和包子,胡萌更加对报社有感情,她小时候放学就到报社来写作业,等爸爸下班一起回家,在她的人生规划中,长大了

        当记者是确定无疑的事情,事实上她也是这样做的,大学读的是新闻专业,大四实习就在晚报社,毕业之后转正,正式成为一名江北报业集团旗下的记者,完成儿时的理想。

        但这一切随着父亲的落马而中止,就算报业集团留人,胡萌也没脸继续在这儿工作下去,家也回不去了,胡国良被双规,不知道关在什么地方,楚文迪也被检察院带走,至今未归,胡文博整天闹着要爸爸妈妈,胡萌也管不住这个年幼的弟弟,好在楚文迪的母亲年纪不大,五十来岁正当年,可以照顾外孙子,现在外婆一家人已经进驻锦官城,把保姆也遣散了,胡萌对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任何留恋。

        一辆蓝色的老款福克斯从被北泰晚报社前经过,三个年轻人不约而同的注视着曾经工作成长过的单位,楼顶的旗杆上,红旗猎猎飘扬,卢振宇在心中默念了一句再见,猛踩油门,福克斯向城外驶去,导航指向高速入口。

        公家的哈弗H9已经归还,五菱之光是老张的私户,还留在近江,他们开着包子的车赶往省城,急着去查吴学峰被害的真相。

        最初的失落之后,取而代之的是天高任鸟飞的愉悦,三个年轻人还没养成对“编制”的依赖心理,突然之间没领导管了,完全自我放飞,想去哪就去哪,想干啥就干啥,光是想想就爽到不行,至于以后怎么吃饭,这么头疼的事儿暂时不考虑。

        高速公路上,卢振宇听着音乐,脑子里却在琢磨着将来要做点什么,如果没有经历过那些海外的厮杀,他现在应该继续谋求一份记者的工作,去门户网站或者电视台,去北上广深,兢兢业业的做起,他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他热爱记者这个行当,但是比起调查罪恶来,他似乎更适合当一名“义务私家侦探”。

        耳畔传来包子和胡萌的对话。

        “萌萌,心情怎么样?看你好像不太开心。”

        “没事,就跟和渣男分手一样,心里痛一下,但是更多的是解脱。”

        “啊?你和渣男谈过对象?”

        “没有没有,我就是打给比方。”

        “你俩别扯了,想想咱们下一步怎么做,以什么名义做。”卢振宇说道。

        包子说:“咱们就做新闻调查组,把你的公众号做大,还愁没饭吃么。”

        胡萌说:“不可以的,私人不能发布新闻,我们只能写写别的文章,美食啊,家装啊,心灵鸡汤啊,当然这不是我们的长项,我们擅长是是调查罪恶……”

        “那我们的公号就叫罪恶调查小组。”卢振宇灵机一动。

        “小组多没气势,要叫局,神盾局那种局,罪恶调查局,你是局长,我们都是副局长。”

        “那张老师呢?”

        “张老师是老局长。”

        ……

        老局长张洪祥已经请了长假,早早赶到近江照顾他的兰儿和小文,老张有慢性病,有医生开的假条,他又是报社的元老,著名的刺头,新来的领导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只能听之任之。

        罪恶调查局正式成军,调查的第一桩案子就是吴学峰被杀,他们是民间自发组织,当然不能和警方抢饭碗,能做的仅仅是配合警方调查,但是警方没立案就谈不上配合了。

        卢振宇找到张湘渝,问这个杀人案调查到什么程度了,张队在电话里说:“哪有杀人案,吴学峰是自杀,已经鉴定了的。”

        “吴学峰不可能自杀,他的精神支柱是女儿,女儿还在医院住着,他不会寻短见的,他还让老婆给他带臭豆腐和啤酒呢!这说明他依然对生活有信心啊!”卢振宇据理力争,但张队说我正开车呢,回头再聊,就把电话挂了,隔半小时再打就打不通了。

        卢振宇又去精神病院找吴思思,希望吴思思作为当事人向警方坦承一切,但医院拒绝一切探视,说你不是警察,又不是家人,按规定不许探视,好说歹说都不行。

        这事儿就透着蹊跷了,卢振宇回去城中村想找李娥,发现他们家附近摆了个炸臭豆腐的摊子,摊主似曾相识,但从记忆库里找不出对应的人,唯一能对标的竟然是张湘渝。

        卢振宇来到摊子前,说给我来一份,摊主一口湖南口音,说我们这是正宗湖南火宫殿臭豆腐,他头发乱蓬蓬,穿着老式87迷彩裤子和塑料拖鞋,怎么看和张湘渝也挂不上钩。

        但卢振宇相信自己的判断,什么都可以化妆,唯独眼神装不了,他故意为了一句:“我有一个姓张的群友,也是卖臭豆腐的,后来他退群了,不知道你认识这个人么。”

        那人说:“好了好了,吃完赶紧走,不收你钱,别耽误我工作。”

        卢振宇乐了,心中大定,警方安排张队便衣保护李娥,同时禁止探视吴思思,说明对这个案子高度重视,一方面是牵扯到命案,另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一桩数额巨大的走私案。

        可是作为罪调局,如何介入案件呢,卢振宇正愁找不到抓手呢,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说话的竟然是吴思思。

        “我跑出来了,现在唯一能相信的人就是你,你要帮我!”吴思思是借的路人电话,她把自己的定位告诉卢振宇就挂了。

        卢振宇立刻驱车前往,在约定地点等了一会儿,吴思思才从藏身处跑出来,上车就嚷道锁门,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别怕,没人能动你。”卢振宇安抚道,他身上带了家伙,就算精神病院那帮一巴掌宽护心毛的护士们追出来也能对付。

        吴思思瑟瑟发抖,咬牙切齿,说我要报仇,我知道是谁杀的我爸爸。

        “不是定邦控股么?”卢振宇有些纳闷。

        “也是,也不是。”吴思思给卢振宇解释道,“定邦控股不会去管这么具体的业务,而且走私的规矩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既然货没到买家手上,那就还属于卖家,因为卖家远在境外,鞭长莫及,所以委托境内合作方帮着追踪下落,也就是蒋大鑫他们,事实上蒋大鑫也多次试着找回钻石,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业务毕竟太小,犯不上杀人,但境外那些走私犯为了追回赃物就什么都干得出来,我爸爸是被他们杀害的。”

        “这是你分析的?”

        “对。”

        “证据呢?”

        “暂时……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有推理。”

        “那计划呢?”

        “我要去马来西亚。”

        “去了又能怎么样?就凭你一个弱女子么?”

        “不,因为我有身份。”吴思思狡黠一笑,拿出红皮的马来西亚护照,“我不是吴思思,我是江祖儿,我还有你这个保镖。”

        “谁说我是你的保镖。”

        “你会去的,你能去日本,能去台湾,能去印尼,能去法国和中东,为什么不能去马来西亚呢?”吴思思奔放狂野的目光让卢振宇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女孩对自己了解的太多了,甚至比爸妈知道的都多。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问。

        “VPN。”吴思思答道,“我一直在试图了解你,你不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你是正义的化身,当代的侠客,你难道会放弃这次机会?”

        卢振宇反问道:“你有详实可行的计划么,你出过国么,你会说马来语么,你想冒充江祖儿,恐怕连海关都过不去吧。”

        吴思思自信满满道:“江祖儿在努力模仿我的生活,但也把她的生活完全呈现给我,我从她那里学会说马来英语,也会一些罗惹式华语,至少过海关没问题,至于到了马来西亚之后,只要我人出现,我相信他们自然会来找我,其实,他们到现在也没完全搞明白,死了的是谁,住在精神病院的又是谁。”

        “然后报警么?”卢振宇以讥讽的语气问道,“你觉得大马的警察和咱们近江的警察一样敬业么。”

        “不是还有你么?”吴思思说,“你会帮我惩罚他们的。”

        “我打架还行,杀人可不行,我可不想在马来西亚的监狱住下半辈子,我劝你还是报案吧。”卢振宇已经有些不耐烦,吴思思这女孩智商是高,但很多时候是纸上谈兵,无法付诸于行动。

        “你往前开一段。”吴思思说,神色黯然,似乎在做什么决定。

        前方是一条郊区的断头路,人迹罕至,吴思思忽然解开了衣服扣子,一对白兔呼之欲出,卢振宇赶紧扭过头去不敢看,一颗心砰砰乱跳。

        “小卢哥,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能给你的只有自己。”吴思思的声音悲怆无比,“江祖儿的贪欲害了她,我的贪欲害了我爸,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可惜不能,唯一值钱的就是这个躯壳了,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什么也不会,但我可以学,我也不粘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不用担心被你女朋友发现……”

        “别,我答应还不行么。”卢振宇果然就吃这一套,依旧扭着头不敢看这边,吴思思慢条斯理的把扣子扣上,愁容中终于有一丝明媚:“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