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岛 - 科幻小说 - 罪恶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决战华山

第五十八章 决战华山

        近江滨江大道,两对人并排站在栏杆旁,欣赏着对岸的霓虹夜景,淮江大桥被无数彩灯装点,辉煌壮观,回望背后,城市高楼林立,堪比陆家嘴。

        年长的一对是卢建斌和刘红梅,年轻的一对自然是卢振宇和文讷了,这是一次难得的家庭旅游,上次全家一起出门还是卢振宇十一岁那年暑假,爸妈带他去北京玩了一星期,看升旗,爬长城,逛颐和园,至今卢振宇江北家里卧室墙上还挂着他在八达岭长城上的留影,自打上了初中就没怎么玩过了。

        选择近江必定不是仅仅为了旅游,也有追忆往事的成分,当年夫妇二人居住的旅馆,早已不复存在,卢建斌指着江畔一片绿地说:“那里以前可不是这样,开发商在那儿建了一批别墅和配套设施,后来政府说这是防洪用地,别墅统统是违建,就都拆了,我们住的旅馆也在江岸边上,也在拆迁范围内。”

        放眼望去,一片葱绿的江岸绿化带,夏季洪峰过境的时候,这里就是抵御洪水的前线,城市发展太快,上个世纪的印迹已经消失无踪,小旅馆拆了,当年的从业者也无从查起,湮灭在茫茫人海。

        “算了,都过去了,人要向前看,日子总要过的。”老爸语重心长的劝说道,他看过报纸上的报道,金天鹅面临被兼并收购的局面,孩子的生父陆刚日子不好过,作为养父,他很大度的建议儿子,能帮就帮,毕竟是亲生父亲。

        “谢谢老爸。”卢振宇用力的点点头。

        关于叶小冬的寻访,到此告一段落,因为继续寻访就会不可避免的和李家叔侄打交道,而他们正是杀害叶小冬的嫌疑人,卢振宇已经默默做了决定,要为从未见过面的母亲报仇雪恨。

        而报仇的序幕拉开之际,就是金天鹅的临时股东大会。

        ……

        金天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临时股东大会将于十一月四日在金天鹅大酒店的华山大厅召开,酒店内有五个会议室,华山大厅是最大的,也是全近江最大的酒店内部会议室,

        会议提前几天就开始布置,集团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忙乎了一星期,“郑涛”在担任总裁高级助理一周后,又兼任了集团办公厅副主任,可谓大权在握,员工们私下称其为大内总管,都说这是接班的前奏,陆刚这是在磨练大儿子呢。

        以往每年的金天鹅股东大会,都是花团锦簇,喜气洋洋,股东大会嘛,就是分红的会议,发财的会议,如果说金天鹅是一个企业帝国的话,那股东大会就是这个帝国的上下院全体会议,是能决定帝国发展战略方向的大会,是决定下一届掌舵人的大会,能参会的都是这个帝国的高层精英,皇亲国戚。

        清晨六点,许家豪就起床了,在仲秋的雾霭中晨跑半小时,紫竹林别墅的环境极好,空气清新湿润,偌大的一片别墅区就住了百十户人家,自打兰姨带着父亲去美国治病以后,许家的别墅就空荡荡的没有了人气,许大少平时都在各处“行宫”过夜,每天翻不同的牌子,只有昨夜才回到这里,因为今天的一切,都必须具有仪式感。

        吃完早餐后,许家豪换上了特地为今天挑选的战袍,一套白色的双排扣西装,姜黄色的布洛克皮鞋,硕大的银色领结,对着镜子欣赏半天,走出别墅大门,三辆车依次排开,开道的是奔驰大G,居中的是帕拉梅拉,断后的是一辆低调的陆巡4500,再往后是几辆奔驰宝马,许大少的班底全都到场了,章榕、潘婷、林小斌,以及他的十余名亲信,此时一起鞠躬:“许总,早安!”

        许家豪点头示意,林小斌拉开帕拉梅拉的车门,手扶着门框,请许总上车,今天所有人都穿着一丝不苟的正装,西装革履,裤线笔直,女士都做了头发,提着最昂贵的包包,许家豪没急着上车,先巡视了一下自己的队伍,和每个人握手,帮部下整理一下领带,检阅完毕,上了战车,直奔金天鹅酒店而去。

        车队浩浩荡荡开出紫竹林别墅,行驶在大路上,行人驻足观看,好奇这是谁家接新娘子的车队,怎么没扎粉气球,花车也没装饰,只是打了双闪,煞有介事的。

        金天鹅大酒店完全没有任何喜庆气氛可言,一派肃杀之气,股东大会召开的时间是九点半,现在尚早,许家豪的车队在酒店大门口停下,朝向酒店的车门齐刷刷打开,林小斌从另一侧颠颠下车,踮起脚尖将一件博柏利的风衣披在家豪总肩头。

        门口的保安和门童向许家豪和他的手下行注目礼,目送这群气场强大的高级商务人士步入酒店,等人全都进了大门,保安才长出一口气道:“唉呀妈呀,这派头也是没谁了。”

        许家豪和他的嫡系人马们浩浩荡荡进电梯,上楼,占据整个走廊,走的虎虎生风,假如有人以仰视的角度拍一段小视频的话,配上合适的音乐那就是一出牛逼的律政剧。

        大家来到华山厅前,“郑涛”和他的办公厅工作人员已经等候在这里,今天开的是股东大会,不是企业年会,所有会有很多陌生面孔出现,为了识别方便,股东佩戴红色胸牌,工作人员佩戴蓝色胸牌,少部分邀请媒体人员佩戴白色胸牌,无关人等,谢绝入场。

        “许总,这是您的胸牌。”郑涛将一个红色胸牌奉上,许家豪挂在脖子上,和郑涛握了握手,一切尽在不言中,如果今天的大会顺利的话,等结束的时候,许家豪就是金天鹅的董事长了,而“郑涛”也会带着丰厚的报酬离开这里。

        许家豪站在华山厅门口,两个工作人员要帮他开门,被他制止,他要亲自打开这扇门。

        黑色的大门推开了,露出空荡荡的会场,许家豪踌躇满志,肩膀一抖,风衣落下,林小斌眼疾手快接住风衣,紧随家豪总步入会场,寻找自己的名牌。

        九点多钟,股东们陆续进场,这些金天鹅的元老们大都是金桥大市场时期的员工,即使有了钱也改变不了土鳖的本质,他们穿着随意,互相叙旧聊天,在禁止抽烟的会场里吞云吐雾,咳嗽吐痰。许家豪放下架子,笑容可掬的上前和叔叔大爷们握手问候,其乐融融。

        九点二十分,董事长陆刚到场,全场起立欢迎,令人震惊的是陆刚头发全白了,面色憔悴疲惫,西装有些邹巴巴的,也没打领带,形单形只,身边没有助理和秘书,以往都是他和许庆良一起入场的,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

        陆刚握了几十只手,终于坐到了主席台上,扫视着台下的老同事们,一张张熟面孔都苍老了许多,他将麦克风放在面前,吹了吹说道:“临时股东大会九点半正式开始,没进场的就算弃权了。”

        此时定邦控股的人还没到,而时钟已经指向九点二十八分,陆刚看着大门,等待着野蛮的敲门人。

        会场角落里,挂着白色媒体胸牌的卢振宇也在盯着大门,果不其然,九点二十九分,随着一阵狂笑,大门开了,李幼军带着一群律师会计和助理闯进来,胸前都没挂牌,以此来彰显他们是旧制度的终结者。

        李幼军和网上搜索的照片有所不同,真实的他更加嚣张跋扈,不可一世,通身黑色,黑西装黑衬衣黑领带,还戴了一副黑墨镜,在室内也不摘,走路摇晃着身体,自带BGM。

        “郑涛”急匆匆从侧面登上主席台,对陆刚附耳说道:“外面都是他们的人,有二百多个。”

        陆刚皱起眉头,难道李幼军还想来硬的不成。

        今天到会的股东并不多,因为很多人都把表决权卖给了定邦控股,他们不好意思和陆刚照面,除了王书记和邓总一伙人,所以会场一大半是空位,定邦控股的人各自找了座位坐下,众星捧月一般将李幼军围在中间,律师们打开电脑,会计师们翻开账本和档案,蓄势待发。

        陆刚镇定的宣布道:“既然人来齐了,按照公司章程,本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正式召开。”

        通常投票有两种规则,一种是直接投票制,每一选举人只有一票,不得将选举权集中给一人使用,而累积投票制可以将选举权集中于一人使用,在这种投票制下,中小股东可以团结起来,将代表自己利益的某人选入董事会,而金天鹅采用的就是累积投票制,这也给了定邦控股可乘之机。

        按照公司章程,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十以上股份的股东,就能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且在召开十日前将临时提案提交董事会,所以对方的战略意图陆刚已经知晓,那就是罢免自己,将金天鹅的创始人驱离董事会。

        会议主持人宣读了临时提案,台下一片死寂,虽然大家早就知道内容,但亲耳听到还是极为震撼,资本的力量太可怕了,几个外来人凭着钱多就能赶走创始人,陆总说的没错,这就是野蛮的敲门人。

        “那就开始表决吧,就第一项提案。”陆刚淡淡地说道。

        忽然许家豪感觉哪里不对劲,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就必须走下去。

        “亮剑吧少年!”许家豪对自己说。